(全本完结)重生豪门仙尊

2020-11-19 06:03

看着高高扬起的巴掌,邵斌脸就疼,只能哭着一张脸点头道:“去,我去还不行嘛。”

顾长清冷哼一声,然后对保镖说道:“你们分头去找,找到之后,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我!”

“是!”

所以保镖点头,马上行动。

而此时沈浪走在街上,正准备坐公交回家,突然听到后面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达声,几辆黑色奔驰停下,一群身穿黑色西服的男子走来,每一个都身手矫捷,气势不凡。

“这不是顾家的保镖吗?”

看见这些人,沈浪眉头一皱,自己都走了,他们还来干什么?

“报告顾先生,发现目标,已经拦截,请速速赶到现场!”

为首的保镖朝对讲机说了一句,然后马上冲到沈浪面前,沉声喝道:“沈先生,我家老爷病情有变,请你立刻回去治疗!”

沈浪闻言,眉头微皱。

把自己赶走,现在又要自己回去,那自己和尿壶有什么区别,不用的时候一脚踢开,要用的时候就拿来?

自己好歹也是一代仙尊,心性是何等的骄傲,怎么可能屈服于这些人?

当即,沈浪一脸冰冷的拒绝道:“我就是一个被医院开除的护工,你家老爷的病我治不了,我看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

保镖面色一沉,“对不起,这是顾先生的命令,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沈浪极为不爽,沉声喝道:“我又不是你们公司的员工,我凭什么遵守他的命令?”

保镖冷哼一声道:“我来只是通告你一声,不是来找你商量,你要是敢违背顾先生的意思,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好啊,我倒要看看你们怎么对我不客气!”

沈浪说完,直接离开,根本就没搭理这些人。

这些保镖自然不肯善罢甘休,纷纷出手上前,一个个气势汹汹,下手狠辣。

要知道这些保镖全都是特种兵出身,每一个都实力不俗,对付一般人,一个打十个都没问题,在他们眼中,对付一个沈浪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殊不知,沈浪乃仙尊之体,虽然重生,但通过神诀修炼,现在已有筑基境两层修为,实力根本不是凡人所能相比。

面对保镖的攻击,只是用手指轻轻一点,强大的劲道释放而出,把这些保镖震得连连后退,拳头止不住的颤抖。

“没想到,还有两下子!”

为首的保镖见状,亲自出马,暴喝一声,携带雷霆之势,气势汹汹的杀向沈浪。

面对如此凶险的情形,沈浪一脸淡然,临危不惧,就这么静静的站在原地。

嘭!

一记重拳,被沈浪用手掌轻而易举的挡住,半天无法前进一步。

“怎么会.”

保镖队长都惊呆了,他这一拳的力量不下于五百斤,可就这么被对方轻而易举的挡住了?

不等他反应过来,沈浪手掌稍微用力,咔嚓一声脆响,整条手臂都被掰断,疼的当场倒地,半天爬不起来。

“就凭你们这些废物也想拦住我?”

解决完后,沈浪冷哼一声,大步离去。

与此同时,又是一阵急促的刹车声响起,收到消息后,顾长清带着邵斌第一时间赶来。

“沈先生,请您留步!”

顾长清有些惊讶的看着倒地的保镖,内心风起云涌。

不用多说,就知道是沈浪的‘杰作’。

这些保镖是他亲自招来的,实力清楚的很,能轻松击败他们,又岂会是等闲之辈?

当即,再不敢小视沈浪,放低姿态道:“沈先生,我没教育好他们,还请沈先生见谅。”

说着,怒视这些保镖道:“我让你们去请沈先生,你们就是这么请的吗?”

“顾先生,我们知道错了.”

“哼,回去以后,扣三个月奖金!沈先生,不知我这么做,您是否满意?”

沈浪淡淡说道:“你怎么做我不管,反正你现在挡住了我的去路。”

顾长清赶紧说道:“沈先生,现在我父亲危在旦夕,随时都有去世的可能,还希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抛去之前的成见,救他一命。”

“是啊沈先生,您就帮帮忙吧!”邵斌也是劝道。

要是顾老死了,他第一个脱不了关系。

沈浪瞥了邵斌一眼,冷声道:“不敢当,您可是医院大主任,还是我之前的领导,有您在就行了,哪还需要我啊?”

说您的时候,还故意抬高音调,臊的邵斌满脸通红。

顾长清瞪了邵斌一眼,让他继续说话,无奈之下,邵斌只好苦笑道:“沈先生,您就别拿我开玩笑了,我那点本事哪能救人啊,您还是快点随我们去吧。”

“你这是在求我了?”沈浪眉头一挑道。

“算是吧。”

“那你还记不记得,你之前说过,你要是来求我,你就是我儿子?”

“记记得。”

这两个字邵斌几乎是哭着说出来来的,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当时自己为什么这么嘴贱啊?

“那还等什么,还不赶紧叫爹!”沈浪手双手抱胸,一副玩味的表情。

“沈浪,你别太过分!”邵斌怒喝。

“邵斌!”

顾长清瞪了一眼,冷声道:“你考虑清楚!”

听到顾长清的威胁,邵斌想到之前被打的惨状,立马就怂了,只能乖乖的说了声,“爹”

声音之小,如同蚊叫。

“大声点,我没听到。”沈浪继续说道。

邵斌深吸一口,闭起眼睛,像是做了某个重大决定,用全身吃奶的力气喊道:“爹!”

这一声几乎是吼出来的,周围路上的人全都听的清清楚楚,满脸诧异的盯着邵斌,半天没缓过神来。

没搞错吧,他竟然管这名年轻人叫爹?

以前他们只听说过,年轻女生找有钱的中年男子当干爹,可眼前这种情况,他们别说见过,连听都没听过。

“草,不要脸!”

“就是,鬼知道他们之间有什么**交易。”

“你看他胸前的工作证,这人还是医院的医生!”

“是啊,职位还是主任呢!”

听到众人的议论,邵斌都快气疯了,这要是传出去,以后自己的脸还往哪搁?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