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爆宠腹黑小萌后

2020-11-19 12:04

舒宸妃本来被前面那通瞎扯弄得略略失神,可听见竹子鸢话锋一转,竟又绕了回来,甚至主动提到了圣上,心里头一下子就又稳了下来。

阴间之说在舒宸妃眼中一向是子虚乌有,唯一有威慑力的便是圣上。竹子鸢三番四次提及王法,却没想过到圣上面前状告自己,而是跑来这儿和自己唇枪舌剑,她越是表现得强势和步步紧逼,越是希望自己开口承认,就越可见她手头的空无一物。

得意之下,舒宸妃终于冒出了最后一句致命的话语:

“认了又如何?你手中并无证据,王法也奈何不了本宫!本宫还是奉劝大人一句,趁本宫还未对你再动杀心,速速离去吧,若等本宫改了主意,只怕你就离不开这辰秀宫了!”

“放肆!”

舒宸妃话音未落,门外却陡然传来一个熟悉而浑厚的声音。平日里这个声音本就不怒自威,如今一发起火来,犹如晴天一声霹雳,一下便将舒宸妃给彻底炸懵了去。

陛……陛下?!

舒宸妃下意识地偏脸看去,正好对上竹子鸢那精致五官勾勒出的一道略显诡异的笑容。头皮一麻,心底登时一片冰凉。

原来到头来,自己才是最天真的那一个,而竹子鸢,从始至终一直牢牢掌控着一切……

“宸妃,你身为贵妃,天子脚下,竟敢谋害大祭司,目无王法,该当何罪?!”

圣上终于彻底站到了舒宸妃面前,身旁还跟着一个面色依旧从容的沈庄妃。他的咆哮声中倒有七分真意,所有人都知道,舒宸妃最后说的那席话,已经成功激起了圣上的怒火。

圣上之所以对大祭司遇刺的事情如此上心,说到底不过是大祭司关系到国家威望,此事也影响了他的君主之威;若是舒宸妃的毒计只为了对付竹子鸢一人,铁证面前,圣上自然不会放过舒宸妃,但多少会顾念旧情,不致定下重罪;然而舒宸妃竟连王法都敢公然枉顾,天子也不放在眼里,那便断断不能轻饶了她!

此刻的舒宸妃,往日里的千娇百媚种种优点,都已消踪匿迹,杀心,在圣上心头悄然盘旋凝聚。

“臣……臣妾该死,陛下恕罪!”

舒宸妃几乎吓瘫,慌忙跪倒在地,心中一片凄风惨雨。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她算是完全明白了今日竹子鸢进她这辰秀宫究竟怀着什么样的目的了。有没有证据并不重要,她竟能让皇帝屈尊在门外站了半天,通过这种方式逼自己“不打自招”,那么从一开始,自己就注定要失败。

现在的竹子鸢在她眼中,根本就是一个天底下最可怖的魔鬼,招惹这样步步为营算无遗策的人,绝对是自己此生犯下最大的错误。舒宸妃甚至已经开始怀疑,这样厉害的人竟会在国祭上轻而易举地被他们算计成功,只怕,一切也不过是她将计就计的一步险棋吧?

其实舒宸妃还是猜错了两件事。她并不知道如今的竹子鸢和国祭上的竹子鸢,是同一个躯壳里承载着两世不同的灵魂;更不知道的是,竹子鸢特地到这里来,逼她招供只是其次,她更希望的是能够借此机会从舒宸妃口中套出凤琴的把柄来。

只可惜既然到现在还没有成功,那就已经失败了,在圣上面前,只要舒宸妃还有脑子,就不会招出凤琴来的。

“臣见过陛下。陛下突然驾到,未曾远迎,请陛下恕罪。”

种种思虑一闪而过,竹子鸢很快便收敛了心神。不论如何,如今的结果也很好了,自己套不出凤琴来,但舒宸妃这枚棋子可以说是彻底废了,谋害大祭司之罪足以让她受尽世间极刑;而加上一个大不敬,便足以让圣上亲手斩断过往爱欲,把她打入十八层地狱不得翻身。

“大祭司大人,本宫有礼了。”

这边,沈庄妃也一蹲身,与竹子鸢各自见礼,便如二人只是头一回见面那般保持安全距离。礼数到位,沈庄妃并不多瞧跪在地上的舒宸妃一眼,只侧了脸轻声问道:

“陛下,不知您打算如何处理此事?”

圣上坐了下来,袖袍一挥,冷声道:

“把那两个奴才给朕带进来!”

下一刻,那两名宫奴就被士兵毫不客气地丢到了圣上的脚下,正好丢在舒宸妃的身边。

看到那两张略有几分熟悉的面孔,舒宸妃心头彻底冻成了冰窖。原来从一开始,自己自以为是的揣测就是错误的,纵然没有这番别有用意的对话,光凭宫奴这桩铁证,也足以让自己荣华不保;更何况自己如今又多了一个大不敬之罪,只怕连活命,都成了奢望了……

“宸妃,这二人你总不会不认得吧?事到如今,你还有何话说?!”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