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林渊王婉秋是什么书 林渊王婉秋免费章节

2020-11-19 15:01

至高战神

推荐指数:10分

最近非常有名的小说至高战神讲述了林渊王婉秋的事情,作者王二狗子细致的描写让读者沉浸在小说人物的喜怒哀乐中。五年前,他遭人陷害,被迫入伍边疆。母亲产业被夺。爱人一家受尽屈辱。如今,他已是万人之上!看他长缨在手,指点江山!

《至高战神》 第三章 你们,安排后事吧! 免费试读

唐家父子此时双脸懵逼。

顶峰文件?

南渊神将?

是那位一日破掉边境战事,让虎视眈眈的外来之敌闻风丧胆,护国周全,保民安生的国之脊柱!?

这...

"你...你们没有搞错吧?这个废物是南渊神将?"唐博面露疑色。

"哈哈哈,这***还找人演戏,你说你装谁不好,非要装南渊神将,你连一条狗都不如,配么?"

唐军更是出言侮辱,仰头大笑。

可当唐军笑完,低下头的时候,眼前出现了四个黑漆漆的洞口,直接对准了他们的脑袋,几名卫兵对单手持枪,怒目而视。

"南渊大人,要不要肃清现场?"女子开口询问,她的一对眼睛如冰球,射出冷冷的光。

"不用,几只蚂蚁而已。"林渊淡淡道,"你接着汇报。"

"这一次只是警告,南渊神将不容任何人侮辱,如果你们再出言不逊,扳机绝对会扣下!"

女子警告完,接着对林渊恭敬道:"另外,世界上已被承认的一百七十个国家,向您发来祝贺,祝您荣登圣位!另附,鉴于南渊神将情况特殊,上任宴会特批在庆市进行!"

林渊眉头紧皱,他知道这册封意味着什么。

神将之首,就等于其他神将的教官,负责培养新一代的神将。

老领导,你这样做就不对了吧?

不是都答应让我功成身退,衣锦昼行,现在给我整这一出?

"南渊神将,老领导还等着您回复呢。"女子笑吟吟,出言道。

林渊此时虽然心中不爽,但是对于如同自己亲爷爷的老领导所下的册封,还是不能拒绝,他平复了一下心情,站起身,面容肃穆。

"南渊,遵命!"

他,是唐宁从小拉扯大的孩子林渊,也是迄今为止,仇人最多,爱戴之人也是最多的南渊神将,林渊!

东南西北,四方对敌!

谁能披肝沥胆,安内攘外,唯我林渊!

现在,荣誉加赋,更是成为神将之首,这下,唐博父子真是闯下了弥天大祸。

然而,林渊坦然自若,并未理会瘫倒在地的唐博,更没有看一旁瑟瑟发抖的唐军,而是缓缓的走到窗前,看着高楼夜色,霓虹闪耀。

他眼含惆怅,喃喃自语。

"庆市,我林渊,回来了。"

病房内的气氛几乎静止,与此同时,病房外的全国,已经是呼声四起,当林渊接受册封的同时,这道消息就通过各种途径,被世人所知,几乎全球同步。

就连林渊他们所在病房的电视里,都在播放这一则轰动全国乃世界的重磅新闻。

"现在插播一条重要新闻,经顶峰商议决定,在今日凌晨二十四时,南渊神将正式成为我国神将之首,封号至高,下面是播报各国发来的贺言..."

唐博表情一阵扭曲,脸色从正常到煞白,从煞白到铁青。

他内心无比震撼,他完全不敢相信,以前的一个废物,如今竟然成为万民拥戴的南渊神将!

而且才仅仅五年的时间!

"我竟然...竟然得罪了...南渊神将!?"

咚----!

唐博终于认清了现实,重重跪倒在地!唐军看见自己父亲做出这种举动,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流下,牙齿打颤,大汗涔涔。

"你们这些蠢货!还站着干嘛,还不向南渊神将跪下谢罪!"唐博对自己儿子和身后的一众保镖怒吼。

咚咚咚--!

跪地声接连响起,唐军也跪倒在地,此时的父子俩,已经没有当初的飞扬跋扈。

"林渊,原谅二舅,二舅真不知道你是南渊神将,之前有冒犯得罪的地方,都是我们的错,你千万别跟我们计较!"

唐博一遍又一遍的磕着头。

"军儿,还不跟你哥哥道歉!"

"渊哥,对不起,我错了,你原谅我,你原谅我..."唐军磕头如捣蒜,脸色惨白,身子抖个不停。

这位年轻人声音颤抖,他想到之前自己所做的一切,心中满是恐惧和害怕。

数遍整个国家,又有谁敢说南渊神将是废物,是狗?!

又有谁,敢剥夺神将母亲所有资产?!

恐怕,也只有唐军了。

"我们真的不是有意的..."唐博的话音中,都带着哭腔。

林渊并没有说话,依旧看着这座让他失去所有的城市。

往事如同潮水涌上心头,他的根在庆市,他成长在庆市,他也曾经坠落在庆市。

良久,他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说道:"唐家,好一个唐家啊...唐博,我给你一个机会,现在马上叫唐家的所有人在家里等着我,我...想见一见。"

"你这..."

唐博脸色大变,身子抖个不停,莫非这位外甥,现在就要开始报复了?

如果这事情不拦下来,唐氏集团绝对会被清扫出庆市,他们的命运,可想而知。

"小妹,二哥不是人,二哥利欲熏心,你劝劝渊儿,饶过我们唐家!"唐博极度慌神,跪着朝唐宁挪近两步。

"唐博,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我的话,不会说第二遍!"

林渊转过身,走到唐宁的病床前坐下,挽起袖子,拿出一个苹果开始削皮。

他的手臂肤色乍看执下异于常人,仔细一看,原来凌乱的异色是一道道大小不一,颜色不同的疤痕,在手臂上起起伏伏,相互交错叠加,看得人触目惊心。

"渊儿,你受苦了..."唐宁伸出手,颤抖着抚过儿子的手臂,眼神中充满了心痛,作为一个母亲,林渊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她的儿子。

"妈,我不苦。"林渊微微一笑,将切成块的苹果喂给唐宁,自己也吃了一块。

这还是只一只手臂上的伤痕,如果林渊脱掉上衣,唐宁怕是吓得会晕厥过去。

五年戎马,杀伐四方,这一道道狰狞可怖的疤痕是勋章,也是见证。

每一道伤痕落下,他就抵御了一次外敌入侵,每一次皮开肉绽,都是为国为家。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都是有人在为你负重前行!

"唐博,在苹果吃完之前,如果你还没有联系好..."林渊顿了顿,转头看向他,剑一般地浓眉,眼光深沉。

"那只有委屈你们父子俩,准备交代后事吧!"

林渊说完,身上散发出凛冽的杀气,整个病房,温度骤降!

杀机四起,如刀似剑!

哒哒哒哒...

林渊用手指轻轻的敲着桌子,每一次敲击声,都像是死神索命的倒计时!

跪在地上的唐军直接小便失禁,吓得晕厥过去!

唐博恐惧的心随着这令人不安的旋律一起颤抖,"给我一晚上的时间,明天...明天一定把他们叫回来!"

林渊站起身,掠过唐博,对女子说道:"地方脏了,帮我母亲换一个病房,留两个人看着,我怕她被打扰。"

"对了,你们记住,谁要是泄露了我的身份,后果是什么,你们应该清楚。"林渊这才冷眼扫过唐博。

"是,你放心,我们绝对不会说..."唐博战战兢兢,"我现在就去联系..."

唐博见林渊没有阻拦,立马手脚并用从地上爬起,招呼那些跪着的保安把唐军抬走。

"妈,我有个问题想问您。"唐博父子走后,林渊开口问道。

"渊儿你说。"唐宁微笑,摸了摸林渊的头。

林渊眼神温柔,似乎是陷入了回忆中。

"婉秋,她还好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