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范进元宝免费小说 范进元宝

2020-11-20 06:00

晚明第一权臣

推荐指数:10分

范进元宝是著名作者老马饭否经典小说中的主角,书中情节起起落落,扣人心弦,是一部非常好看的穿越架空小说。下面看精彩试读!明朝末年,万历三大征掏空了帝国的根基,后金崛起于北方,倭寇再次进犯,张居正呕心沥血却成空,大明国祚仅余数十年......时间往前倒推一点点,暗流涌动的常山县城,一个名叫“范进”的秀才还魂了,而所有的一切暂时都和他无关,他要面临的,是怎么填饱肚子的问题。。。。。。

《晚明第一权臣》 第三章 前世今生 免费试读

原来这个范进,就住在城东边上的街坊里,和小二的家离着倒是不远。

范进今年年方十八,本是前年的新科秀才,只是这个秀才也是考了数年方才考上,平日里就是一个读书读傻了的书呆子,父母在世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知道读死书,见到生人连句完整话都不会说。

范进的一家是从北方迁到这里的,本地没甚亲眷,父亲在世时靠着几亩薄田的租子和一个磨坊生活,前年开春,老两口赶上疫病没多久就没了,范进又是个不能主事的,等到左邻右舍好心的叔伯帮衬着把老两口安葬下地,家里的田地和磨坊已经大半兑了出去。

现如今整个范家就剩下范进带着他的小书童元宝过活,说是书童,其实是范进的父亲有一年冬天下乡收租捡到的婴儿,一家人实际上已经拿他当了自己亲生的孩子在养着。范进父母在世时家境尚算小康,而今剩下这一对主仆没甚持家的本领,剩下的家产陆续当了出去,而今用一贫如洗来形容丝毫不为过。

听完店小二啰里啰嗦的叙述,杂役早就颇为不耐烦,待到店小二第三次抱怨起范进不知何处得来的脏银子出来摆阔,杂役豁的起身,不愿再听店小二缠七缠八的讲下去,唱了个诺,急急的回去向杜掌柜复命去了。

再说范进和小元宝,主仆两人回到家,一进门,范进就拦住了元宝栓门的动作:“别费事了,且去歇着吧,晚上看少爷给你演戏法!”

不明白少爷又在搞什么,小元宝迟疑着看着范进,待到范进等的不耐烦举起手来作势要去掐他的脸蛋儿,小元宝急忙躲开,一溜烟儿的跑向了后面,范进笑吟吟的看着跑远了的小元宝,转过身来时已经满脸冰冷,阴沉着脸又打开门向外张望了一下,随后关上了门,走回了院子里,搬来了椅子仰躺着坐在屋檐下面阴凉处,眯着眼想着心思。

此时已经是初夏,如今范家剩下的只有这处四合院的宅子了,这处宅院正是“三间五架”标准庶民住宅,范进的父亲是个读过些书的,院子虽然不大,却规制的颇为雅致,局促间彰显出主人的格局,只是此时的范进却鉴赏不出,只是遗憾从此以后再无空调WIFI了。

范进是大约一个月前从昏迷不醒的病榻上醒过来的,确切的说,是现代的范进,被推落悬崖后穿越附身到了现在的范进范秀才身上。

“一枕黄粱,梦醒时已是500年前啊!”范进眯着眼,心里还是有些唏嘘和感慨。

那一世自己费尽心血,从一个贫家子逆袭,一手建立起一个庞大的跨国集团,却在功成名就之时,被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副手推落了悬崖,再次醒来,竟然变成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又父母双亡家贫如洗的穷酸秀才,更奇葩的是病倒的原因,竟然是因为当初定好的亲事对方悔婚,自己恼羞成怒准备去前准岳丈家说理,结果出门时被门槛绊了狗吃屎,足足昏了五六天,想来要不是自己穿越过来,这个范秀才多半也是魂归地府的下场,真是窝囊至极。

醒来后范进用了足足半天才搞清楚现实,躺在床上不能见人,能从一个八九岁的小元宝嘴里,结合自己知道的历史知识做出准确的判断,也就是范进,前世里本就善于从纷杂的信息里剥丝抽茧获取信息,这才很快弄清楚了状况。

如今是大明朝嘉靖皇帝在位,正是嘉靖四十五年,算来应该是公元1566年,这位嘉靖皇帝虽说是因为机缘巧合,上一任正德皇帝未能生下皇子,才继承了皇位,却也算是一个合格的帝国统治者,可惜范进的记忆里实在是乏善可陈,他并不是一个合格的历史穿越者,对这一段的历史实在是一知半解,印象最深的就是大礼议和平倭寇了,抗倭英雄戚继光在台州九战九捷,基本平了倭乱。。。。。。

“砍掉的脑袋有这么大呢!”想到元宝绘声绘色的向自己描述倭寇被斩首的情景,范进不禁莞尔,却也感受的到这里的人对倭寇的仇恨,上至花甲老人下至垂髫童子,提起倭寇无人不咬牙切齿。

此地叫常山,范进也是听了元宝的描述,才把此常山和常山赵子龙的彼常山区分开来,这里是属于衢州府、浙江布政使司的常山县,那一世范进记得自己的集团也曾在常山开发过项目。

“可惜没有提前来熟悉熟悉地形啊,否则也不用像现在这样连地图都不熟悉!”范进狭促的想到,当然这只是个玩笑,500年间斗转星移沧海桑田,毕竟有着许许多多的不同了呢。

日头稍稍偏西,温度已经降了下来,院子里一阵阵凉风吹在身上,让人舒服的只想睡去,范进却坐起了身,小元宝已经被他打发着去收拾屋子了,现在正是做事的时候,眼下的风平浪静只是一时,今日夜里,才是自己穿越后面临的第一次真正的考验。

从屋里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牛筋和桑木,和上午在铁匠铺里买的三角铁,范进按照那一世的记忆开始做起简易的弓箭来。本来桑木和牛筋并不是易得之物,范进的本意是用葡萄藤代替牛筋,再寻两棵竹子做弓臂,本就是打算用一次就丢弃,没必要做的太精致,却在收拾父母的遗物时发现了这些东西。

“看来范老先生也是有故事的人呐!”范进看到这些东西,第一时间就觉得这一世已经死掉的便宜老爹,身上肯定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可惜现在都跟着入土了。

做起东西来时间过得很快,待到整副弓箭做好,已经金乌西坠,范进的家在街坊的最外侧,从范进这个角度看过去,家家厨房的方向已经飘起了炊烟,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元宝不过八九岁的年纪,自从范进父母去世,家里的佣人作鸟兽散后,元宝自觉的学会了大部分的家务,反倒是原来的范进依然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少爷做派,不过自从现在的范进穿越后,他可没有使用童工的习惯,情况才得以改观。

看见范进在忙,小元宝自觉地烧好了晚饭,不过是杂和面的胡饼和咸菜稀粥,今日里虽然范进赢了些银钱,可元宝依然是守财奴的做派,只不过把中午带回来的烧鸡和酒热了热,单独盛出来给范进留下。

吃罢晚饭,范进和元宝把烧鸡分着吃掉,酒却没有动,然后把元宝赶去睡觉,古代没有什么夜生活,入了夜早早就睡了,元宝不疑有它,打着哈欠叮嘱自己家少爷别再像之前那样,大半夜不睡去“逛街”,差点惹得巡夜的差役拔出刀来,当做倭寇的探子抓了去,好在千钧一发之际范进却成功溜掉了,却也惹得阖县很是紧张了一阵子,以为倭寇又上了岸。

初夏的夜里并不冷,对比白日里的燥热,反倒是凉风习习颇为舒服,范进依然坐在下午的椅子上,只不过搬到了院子中央,手边上放着下午做好的弓,约莫七八只临时赶出来的箭矢,随意的丢在脚边,却也在范进伸手可及的地方。

夜渐渐深了,范进半眯着眼靠在椅子上,边上的院落里陆陆续续的熄了灯没了声响,路过街坊巡夜的衙役和打更的更夫偶尔的发出一点声响,愈发衬的宁静。

今夜是初八,上半夜月光皎洁,待敲了子时的更鼓,慢慢的月暗了下来,有些露水附在范进的身上,他却似乎丝毫没有察觉,一动不动的像是睡着了。

蓦地,本就没有拴上的大门,门栓处发出“咔嚓”一声轻响,即使在这样静谧的夜里,也听得并不真切,范进却猛地睁开了眼睛,脸上又挂上了熟悉的微笑,流漏出猎人看见猎物上钩时的喜悦。

“来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