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阅读)户外直播间

2020-11-20 06:03

无数只魔鬼般的眼睛,一动不动,死死的盯着我们,在灯光的照耀下反射出银白色妖异的光。

孟琬轻声惊叫,腿一软,整个人向后倒在我怀里,后又觉得不合适,自己扶墙勉强站立。我也被吓得够呛,准备随时拉着孟琬跑出去。

“等等,这些好像……”我壮着胆子又往前迈了两步,“根本不是眼睛啊--”

探射灯完全可以照到墙面,而那些类似眼睛的东西就嵌在墙面上。

“这样,好像是昆虫。”孟琬也从惊吓中恢复理智。

果然,我找了一只离我最近的“眼睛”观察,所谓的眼睛,不过是这些昆虫翅膀上的花纹,没想到还有反光功能。

一般点的昆虫只有指甲盖那么大,六条细腿撑起整个肥胖的身躯。

而且,昆虫的眼睛也大的出奇,混黑的两个小豆豆,不过,一般眼睛越是夸张的动物,视力可能越不理想,这样器官,一般用来恫吓天敌,保护自己。

还有比较特殊的,是它的嘴部有一根极长的口器,平常收在身下,大约和身长齐平。“为什么这地道里会有这么多昆虫呢?它们平常吃什么啊?”孟琬忍不住好奇。

我摇头表示不解。

按说口器又细又长的昆虫一般以采蜜为食,但这荒芜的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连棵草活下来都不容易,又怎么可能有植物愿意开花给它们花蜜吸食呢?

就在我们放松警惕的关头,一只昆虫猛地扇动翅膀,摇摇肥大的尾部,在空中飞了两圈,又落回墙上。

紧接着,满墙的昆虫跟着扑扇翅膀,百十只虫子从墙这一头飞到那一边,每一只都在光线下化身流星,整个隧道一阵骚动。

女孩子天生怕虫,孟琬目睹此景,吓得蹲下身子再不敢抬头。

我也蹲下去,脱下外套给她批上,免得有虫子落到她身上。

忽然,一只体型略大的虫子径直朝我飞来,我下意识挥手去挡,没想到它竟落在我的小臂上,黑溜溜的大眼珠死盯着我。

当它落下来时,整个隧道的飞虫竟一致安静下来。

这只莫非是它们的“虫王”?

我总感觉这些飞虫灵性得很,所以并没打算杀死它,怕招来它同伴的报复,自找麻烦。轻轻地挥挥手,它还全当看不到。

但我越盯着它,就越觉得长相怪异,心里越是发毛。

那只虫子却待得自然,终于,在衣服上爬了几圈,又将脑袋对准我,一对妖异的翅膀“哧啦哧啦”扇动起来,好像随时都在准备朝我的面门飞来!

就在这时,探照灯灭了。

地道内顿时一片黑暗,只能听见虫子拍打翅膀的嘈杂声响。

我心一凉:这破灯!怎么在这时候没电啊!

下一刻,我和孟琬都感到成百上千只昆虫从头顶飞过,想来场面甚是壮观,几秒钟内便听不到声音。

地道内又恢复安静。

良久,孟琬才抬起头:“它们都走光了吗?”

“大概是吧。”但我也不确定。

可马上,孟琬的声音里就又带了哭腔。

“怎么办啊……我们出不去了……”刚开始还只是很小声,接着是轻微地抽泣。

“没事的,没事的,还有机会。”我这话已经彻底没底气了。

现在言语的安慰根本抑制不了她激动的情绪。

“我还不想死……我不能死啊……”孟琬很大声地哭起来,哭声中还夹杂着剧烈的咳嗽。我也很绝望,能走的路都被我们走绝了。

当下左有活尸,右有蠕虫,哪一样我们都对付不了。

虽然只是幼虫,根本谈不上有战斗力,但一旦被咬住就会变活尸的结果谁也承受不起,所以能躲还是躲。

眼下之际,只有等待救援了。

沙尘暴早已过去,没准发现我们失踪,会到祠堂来找我们。

可是……

那些活尸一旦被放出去,势必危及到村民的安全。

我一筹莫展,唯一的办法只有等了。

总不能挖条地道钻出去吧?

我还在沉思,孟琬却不哭了,极力遏制住眼泪,“我们还有别的办法吗?”

“只能等了,”我虽然也很绝望,可为了照顾她的情绪,只能强打精神,故作满不在乎好像能得救的样子,“不过,咱们不能在这里等,咱们去偏室,到那儿把门口再封起来,尽量拖延那些蠕虫。”

孟琬嗯了一声。

“这次我还走前面,等会儿走的时候尽量别挨墙,谁知道那些鬼东西跟到哪儿了,一旦惹上就是个麻烦。”

我边说着,边拿过外套,一圈圈卷在手上,万一碰到虫子们,好歹一拳死一片,还能避免接触。

我们走得很小心,但一路上都听不到任何声响,包括那些突然飞走的昆虫。

直到走出地道,空气豁然开朗,眼前也明亮起来。

“冬臣你看……外面的活尸好像不见了!”孟琬指着偏室的门口道。

果然,门口本来一层叠一层的活尸全都没了踪迹。

莫非已经跑出祠堂了?

“孟琬你在这儿等我,我去看看。”

走之前我还不忘了搬来几件大个儿的破家具,一个个都卡在地道门口,又用破衣服团起来塞在缝隙中。

我没直接走出门,怕这些活尸聪明到会在门外两旁侯着埋伏我们。

但即使离门口还有几步,视野也能很开阔。

那些直立着的活尸,竟然一个个东倒西歪,无一例外地趴在地上!

而且,他们并不是有秩序地一起伏倒,更像是经历过什么骚动,倒得乱七八糟。

孟琬见我愣在原地不说话,她也走过来,“怎么了啊到底?那些活尸呢?”

“都,死了……”我支支吾吾,不知道这么说合不合适,“我出去看看。”

“啊别,万一没死怎么办啊?”孟琬拉住我。

“不用怕,他们只要一倒下就站不起来了。”这次我才算彻底松心。

虽然有些糊涂,但总算得救了。

我没有挪开衣柜,直接翻过去,万一有情况还能再躲回来。

地上满是凌乱的尸体,大多数走到大堂正中央的位置时就倒下来。

我站到一具趴着的尸体身旁,手中的外套还没解下来,一有情况我还能反击,故此又离近了些。

这具尸体脖颈处的虫子不见了,周身竟还长出一层细细的绒毛,银灰色,如果不细看并不显眼。

我用脚尖轻轻拨动他的脖颈,发现下面竟压着一只干瘪的蠕虫,地上还淌着一滴绿色的血液。

这虫子好端端的怎么死了?还有,人尸死了这么久怎么还能发霉呢?

正疑惑时,抬头望向祠堂的高架,从侧边,探出一颗脑袋,满头满脸银灰色的长毛,活脱就是一团毛球。

而那颗头,正对着我,一动不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