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绯色婚恋:总裁,借个婚

2020-11-20 12:04

9章:晕倒

瑞士,郊区。

盛瑾家族的私人别院。

大厅里,柳姨急得团团转,拿着无线电话,反反复复不停拨打着一个号码,但是:关机!!

“不行,现在都晚上九点了,必须给少爷打电话。”说着,柳姨挂了电话,指尖灵活地输入一串号码。

站在一旁的司机,一听这话,都快要跪下了:“柳姨,千万不要给少爷打电话,如果被他知道,少奶奶不见了,我肯定死无葬身之地。”

“但是,少奶奶不见了,倘若出事,谁负责?!”柳姨愤怒得眉毛都竖立起。

早晨顾安心出门的时候,她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寸步不离跟在顾安心身后,确保母子两人的安全。

虽说,顾安心来瑞士三天有余,盛瑾画却是别墅的大门都未踏入,压根就没有前来探望他俩母子的意思,但是,顾安心肚子里怀的,可是盛瑾家族的太子爷啊。

货真价实的龙种啊!

盛瑾画不在乎,但是盛瑾威宝贝啊。

顾安心来瑞士的这几天,别墅里的电话都快要打爆了,一日三餐,盛瑾威都是亲自打电话,吩咐厨房必须准备什么。

天气多少度,空气湿度为多少,穿什么样的衣服适宜,房子里的空调开多好度孕妇身心最为舒坦,他全部亲力亲为。

在盛瑾家工作,三十年有余,柳姨从来没见盛瑾威如此高兴过。

盛瑾画性子向来冷漠,身边不要说女人,就连男人都没几个。

盛瑾画今年二十八岁了,对于传种接代这种家族大事儿,似乎并不上心,盛瑾威可谓是:操碎了心!

但是,大少爷就是油盐不进了。

凡是跟他牵扯上一丁点关系的女人,全部都没有好下场。

这可愁坏了盛瑾威,总觉得:盛瑾家族,要在盛瑾画这里,断子绝孙了。

四年前,好不容易有个叫郭蕴溪的女模特,与大少爷传绯闻,闹得火热,盛瑾威当时也乐坏了,觉得这事终于有谱。

然而,四年过去了,别说孩子,盛瑾威连郭蕴溪长什么模样都不知道。

好不容易顾安心怀上了孩子。

倘若,被盛瑾威知道:顾安心不见了,这火山爆发的威力,恐怕比盛瑾画爆发的毁灭性,小不了多少。

“柳姨,您就可怜可怜我,好吗?!我老婆也怀孕了,这个月月底,孩子马上都要出生了,我不能丢了工作,更不能丢了性命,我现在就开车去找少奶奶,我保证一个小时之内,绝对把少奶奶带回来。”司机哀求道。

柳姨心乱如麻,在她不知应该怎么办时,眼尾余光,忽然瞄到门外的院子里,有人影在晃动,她定神一看。

“少奶奶——!!!”

柳姨惊喜迎了上去,“你回来了?!下午你去哪里了,小钟上厕所回来,说你不见了,可把我急坏了!少奶奶,你是不是不舒服,脸色怎么这样差?!手,怎么这么冰?!外面下这么大的雪,也不知道打电话回来,我让司机去接你啊!!”

柳姨急忙帮顾安心拍掉大衣上的积雪,拿了一条毛毯将顾安心裹住。

“少奶奶,你哭过了?!”柳姨瞧见顾安心的眼睛,又红又肿,顿时戒备地问,“发生什么事了?!有人欺负你?!”

顾安心努力扯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意:“没,外面只是太冷了,冻得眼睛疼。”

柳姨半信半疑,不过顾安心不愿意说,她也不勉强,只是催促着顾安心上楼洗个热水澡,然后休息一会儿,等晚餐准备好了,她再送上去。

顾安心点头,此刻,她脑子昏昏沉沉,身体也忽冷忽热,想要上楼好好睡一觉。

可是,她没走几步,眼前忽然一黑,身体一软,所有的意识随之远去,就那么倒了下去。

“少奶奶——!!!!”柳姨惊呼。

**

英国。

盛瑾集团的分公司。

盛瑾画开完会议,回到办公室时,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三哥,你的手机,今天一直在响。”济源提醒。

盛瑾画听了,英挺的剑眉当即扬了扬。

他摊开手,济源立刻将手机递上。

叮咚。

指纹锁解开的瞬间,十几条未读消息便越入眼底。

翻到最下的一条消息时,盛瑾画手指蓦然一顿,抬起头,看向济源:“今天几号?!”

此刻的济源,正按照盛瑾画平时的习惯和爱好,一丝不苟地煮着咖啡:“1月15号,怎么了?!”

1月15号?!

“该死——!!!!”

一向温文尔雅的盛瑾画,破天荒爆了粗口。

济源还没从这历史性的时刻缓过神来,盛瑾画已经快速拿过外套和车钥匙,大步离开了办公室……

济源一脸蒙圈,完全不能理解盛瑾画那“该死”的两个字,到底蕴藏着怎样的涵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