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凌沐妍言恒小说名 女相师Jassica

2020-02-12 15:03

女相师

推荐指数:10分

女相师中主要人物有凌沐妍言恒,是Jassica编写的玄幻小说,目前正在有书阁连载。全文讲述了凌沐妍不过想变卖传家宝好为娘亲换药钱,谁能想到传家宝里跳出一个清俊男子来,自称是凌家几代供奉的神仙,于是两人借用相术踏上了混吃混喝的美好生活。

《女相师》 第十一章 静候 免费试读

城主听得出凌沐妍是有心救下秋分和白露,脸色也缓和了一些:“嬷嬷,就照凌姑娘的意思去办。”

奶嬷嬷应了,秋分和白露也是她看着长大,府里的家生子,又是她亲自挑的送到城主身边伺候,谁要是没了,自己也是要难过的:“老奴这就去选个机灵又嘴巴严实的,今晚在榻底下老老实实呆一夜。”

她就不信了,有人盯着,贼人还能够得手!

奶嬷嬷匆忙走了,凌沐妍也跟城主告辞,这就要退出去,却被城主叫住了:“冬至一个劲说凌姑娘盯着他不放,可是有什么缘故?”

秋分和白露是因为血光之灾,凌沐妍才会盯得久一些。

但是刚才并没有提及冬至,想到冬至今晚在外头守夜,恐怕才能逃过一劫,凌沐妍又为何盯着他?

“没什么,只是觉得冬至在府里备受城主的喜爱,嬷嬷瞧着也当他是孙子一样对待,冬至的眉宇间却带着几分忧愁,民女便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倒是惹怒了冬至。”

凌沐妍坦言说出来,脸色带着几分无奈,城主见她不像作伪,便笑道:“有冬至在,总是让人笑得合不拢嘴。书房里要是少了他伺候,我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姑娘说他不高兴,或许是嬷嬷怕冬至吃多了糖,又把点心给扣下了。”

奶嬷嬷确实当冬至是亲孙子一样对待,事无巨细都自个盯着。

冬至年纪小,又喜欢甜食,奶嬷嬷平日都给他留了点心。

只是这两天冬至看着有点牙疼的样子,奶嬷嬷就把点心给扣下了。

想到这事,城主忍不住摇头苦笑道:“奶嬷嬷总催着我成亲,赶紧有继承人,她也能帮忙带着。如今孩子还没,她就把心思都放在冬至身上了。”

凌沐妍点点头,看来城主显然也不清楚冬至究竟是怎么回事:“冬至年纪小,难免有时候会想岔,听秋分说,城主身边有两位才华出众的清客,或许给冬至指点两句,就能让他豁然开朗?”

城主听了,摆摆手道:“冬至虽然在书房伺候,认识的大字却不多。两位清客都是大才之人,让他们放下身段去指点冬至。这话我实在是说不出口,凌姑娘就不要再提了。”

“如此听着,城主对两位是大为欣赏?”凌沐妍对这两个清客是越发好奇了,到底有多厉害,才让城主这般倚重?

“这是自然,两位都是我亲自再三去请,才能请到城主府来的。”城主说完,忽然又问道:“怎么,凌姑娘见完了我这一院子伺候的下人,还想见这两位清客?”

“城主大才,一眼就瞧出了小女子这点心思。”凌沐妍大大方方承认下来,府里只要能靠近城主身边的人,她都不打算落下。

“也罢,到底是我先为难姑娘了,这点小事不好拒绝。只是时辰已晚,一个姑娘家见两位清客也不合适。明儿我让人摆上一个屏风,姑娘躲在后头瞧一瞧,如何?”城主想了想,还是允了她。

凌沐妍一听,顿时欢喜地矮身行礼:“多谢城主成全。”

城主摆摆手道:“哪里,姑娘替我办事,我总得给些方便才是。”

凌沐妍再次道谢,这才退了出去。

春花就候在外头,一副低眉顺目的模样。

“回去吧,”凌沐妍叫上她,便往院子走去。

春花让小丫鬟打来热水,给凌沐妍洗脸净手,就要亲自给她铺床,被凌沐妍拦下了:“不必,今晚就不睡了。你让两个丫鬟守夜,两个回去歇着,等三更的时候再换过来。”

“姑娘不睡,哪有丫鬟先去睡的理儿?”春花没应,她是万不敢让丫鬟去睡的,就算真吩咐了,怕是谁都睡不着,倒不如都在院子里守着了。

凌沐妍想了想也明白城主府的规矩怕是不小,她虽然是好心,也可能会害了伺候的四个丫鬟,便妥协道:“也好,两人在外头守着,两人在屋里陪我坐坐,也不至于让我瞌睡了去,好歹能说说话。”

春花自然是先留在屋内的,还有另外一个叫夏画的清秀丫鬟也留下来。

外头是小一点的两个丫鬟,一个叫秋菱,一个叫冬曼。春花怕坐一晚的,夜里凉,半夜里凌沐妍要饿了,就让这两个丫鬟先去厨房要了羹汤,免得晚一些熄了灶火,再让厨娘点起来,就得慢腾腾的了。

送回来的羹汤在屋外的炉子上用小火温着,想吃的时候送一碗进来,喝下后倒也能浑身暖融融的。

知道春花是个妥帖的,没想到如此细心,凌沐妍不由满脸赞许:“多得你照顾,虽说即便只有区区三天,我也得道谢才是。”

“姑娘折煞奴婢了,这本来就是奴婢应该做的,当不得什么谢。”她原本就是丫鬟,伺候谁都一样,哪个都是如此精心,也就凌沐妍会当一回事,还特地来道谢。

随意聊了两句,凌沐妍看得出春花稳重,夏画却要活泼一些。

夏画知道凌沐妍之前去院子里就是为了看下人的面相,好找出贼人来,一直憋着一肚子的好奇,这会儿见凌沐妍温柔亲切,她不由大着胆子问道:“姑娘可否瞧瞧奴婢的面相,以后会是如何?”

外头的秋菱盯着炉子,冬曼却是在门边,听见夏画这话,忍不住竖起耳朵,小脑袋也往门里靠了靠。

凌沐妍闻言,打量了一下夏画的脸。巴掌大的小脸,柳叶眉,丹凤眼,瞧着就是个美人胚子。难得举手投足大大方方的,没一点下人的畏畏缩缩。

春花听了夏画的唐突,不由打断道:“姑娘莫要听她胡说,面相哪能随便看的?”

若非为了找贼人,恐怕凌沐妍也不会把一大院子的下人叫过来一个个看。

看了那么多人,如今她怕是累了,夏画哪能再闹腾添乱?

凌沐妍摇头,她虽说有些倦了,却也不至于连看两眼都不乐意,笑着问道:“夏画想问什么,姻缘吗?”

夏画小脸一红,小心翼翼瞅了春花一眼,这才轻轻点头。若非凌沐妍留心着,都没能看见这点头的。

她不由笑了,果真女大当嫁,夏画小小年纪倒是已经有些春心动了。

冬曼忍不住探出头来,小声说道:“想要求娶夏画姐姐的小厮和管事多着呢,嬷嬷说起码得从二门排到大门去……”

春花忍不住又呵斥道:“胡说八道什么,这些话说出来岂不是污了姑娘的耳?”

凌沐妍倒是觉得有趣,奶嬷嬷居然这般打趣夏画,恐怕还真是求娶的人不少。

夏画的脸色却有些不好,摇头道:“都不是什么正经人,要么家里已经有一房太太,想要接个小妾暖床罢了。就是当小厮的,也就冲着奴婢这张脸来的,一个个说话都没什么分寸,看着就不是什么好人家。”

冬曼嘟嘟嘴,嘀咕道:“难不成夏画姐姐还想嫁个有出息的官人了?丫鬟配小厮,不都是天经地义的?”

夏画还嫌弃上了,这不是把自己高看了吗?

听了这话,夏画眼圈一红,险些要落下泪来,凌沐妍连忙打圆场道:“夏画说得对,这嫁人得看人品,人要是不好,嫁过去怕是要吃苦头的。不管是大官人还是小厮,都得这么来。”

她又看了看夏画的小脸,说道:“你也不必担心,这姻缘不是没有,而是时候还没到。嬷嬷瞧着也是疼惜你的,才会有意打趣,却没把你随意许配给那些人。奶嬷嬷看重你,你也得看重自己才是。”

“多谢姑娘,奴婢记下了。”夏画这才破涕为笑,真是哭笑自如,却是别有一番风韵。

她不算是倾国倾城,五官也算是清秀。但是一颦一笑就带着风韵,叫人有些移不开眼。

没把夏画放在城主身边,奶嬷嬷怕也是担心城主沉迷女色。或许也知道夏画是个好的,不想就此把她弄到后院后,当个没什么身份的通房丫鬟,年轻一过,什么都没能落下。

凌沐妍摸了摸藏在袖子里的黑珠子,其实她把丫鬟叫进来陪着说话,何尝不是因为害怕?

她没表现出来那么淡定,却又不能不神色镇定,免得叫城主心里起疑。

这四个丫鬟是奶嬷嬷弄过来的,只怕是为了盯着凌沐妍。

既然要盯着,她索性大大方方把四个丫鬟放在身边。

不让这些丫鬟为难,凌沐妍也没什么不见得光的。

几人随意聊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凌沐妍有些倦了,打了两个呵欠。

春花泡了一壶浓茶,凌沐妍灌下两杯,眼皮都有些睁不开了,有些昏昏欲睡。

见状,春花担心她在桌前睡着了,怕是要着凉的,犹豫着是叫醒凌沐妍,还是给她在身上加一件披风或是毯子。

没等春花想好,凌沐妍就摇摇晃晃的一脑袋磕在桌上,摸着脑门迷迷糊糊抬头,问道:“春花,可是有哨声响起了?”

“回姑娘,没有哨声。”春花顿了一下,又道:“已经快四更天了,就快天亮,姑娘要不要上榻眯一会眼?”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