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她成了反派的小祖宗

2021-01-06 15:05

石见穿拗不过这个倔强的小丫头,只能把她放到地上。

小丫头没了石见穿的束缚,迈着小短腿噔噔噔的朝萧昀跑过去,又是一个猛虎扑食抱住萧昀大腿。

由于不是第一次被扑,萧昀这次的反应明显淡定了很多,只是他也没有亲自动手把她拎开的意思,就那样面无表情的低头看着她,想看看这个讨人厌的小丫头,到底想干嘛。

他真的不喜欢小孩子。

小胖丫见萧昀没踹开她,一阵小小的激动,几乎是出于本能,她努力的仰起头,鼓着肥肥嫩嫩的腮帮子,对着萧昀的手吹气。

帮他吹吹,吹吹就不痛了。

若有若无的热气顺着指尖钻进萧昀的袖管,酥酥麻麻的,萧昀皱皱眉头,伸出他矜贵的双手,毫不留情的把小胖丫从自己腿上扯下来。

石见穿心都提到嗓子眼,按照萧昀那不可一世的高傲性子,极有可能反手再推她一把。

“重死了。”

萧昀嫌弃的把她放到地上,又拍拍自己被扯皱的衣裳。

说来也怪,被她吹了两下热气,肩上的疼痛虽未减轻,但心底的烦躁到底压下去不少。

可能是小孩子天真无邪,可以净化心灵吧。

石见穿撇撇嘴,悄悄挑了下眉。

“你想办法先把她安置了,这里离她出现的地方山高路远,一时半会找不到她父母,等父亲回来再做定论。”萧昀终于做了一回好人,想了个正常人的办法。

“好嘞!”石见穿开心道。

这么可爱的小娃娃,多在这玩几天,让他过过当爹的瘾才好呢。

小胖丫不情不愿的拍打着石见穿的手,这个傻大个又想把她抱起来。

看到他那一脸憨憨的笑容外加嘴角亮晶晶的口水,她就一阵窒息。

“不要抱,不要你、抱!”胖丫个头虽小,力气却不小。

石见穿不依不饶的追着她跑,竟然也有几分乐趣:“小丫头片子,腿不长跑的还挺快!”

萧昀不耐烦吵闹的声音,没走两步又折了回来:“嚷嚷什么,她既然不傻就问问叫什么名字,别一口一个丫头片子。”

被萧昀责骂,石见穿瞬间熄火,小声问:“哦,那,你叫什么名字啊?”

名字?

她犯了难,她没有名字啊。

小丫头诚实的摇了摇头。

“额……”石见穿挠头。

萧昀有点泄气,他真的讨厌透了同两个傻子打交道。

“你是不说,还是不记得,还是没有?”萧昀阴骘的盯着小丫头,灵魂三连问。

被萧昀盯的一阵冒冷汗,小胖丫握着小拳头在胸前,脑子一团混乱,强行镇定,努力的消化萧昀这三连问的含义。

她好难哦,为什么要问这么深奥的问题,她还只是个娃娃。

见她沉默,萧昀无奈的翻了个白眼,继续往前走。

果然傻子还是傻子,算他走眼,还以为她是个聪明孩子。

萧昀走出去十几米远,小丫头终于隐约明白了他话里的含义,艰难开口,拼凑出音节:“没,没有!”

萧昀停下,无奈的闭了闭眼,一脸不愉快。

原来她不是傻,是慢了好多好多拍。

石见穿赶紧蹲下,诧异的盯着她:“你没名字?”

小丫头忙不迭的点头。

原来如此。

石见穿急忙看向十米外的萧昀:“小爷,你看这……”

寻常人家四岁的孩子怎么会连一个称呼都没有,而且她还出现在那么偏僻的地方。

看来这个孩子的身世,可能没有他们想的那么简单。

“那就随便先取一个叫着。”萧昀不喜欢别人没有称呼,对任何人呼来喝去,既是不尊重人,也是不尊重自己。

石见穿傻了。

可小丫头又吭哧吭哧的跑到萧昀面前,好奇的盯着他。

随便取一个叫着是什么意思啊?

她又陷入人族语言的坑里,久久不能理解。

说人话真的太难了呀。

可她明白的是,眼前这个性格恶劣,暴躁的不可一世的男孩,才是她要抱紧的大腿。

仅仅是出于本能的,直觉。

石见穿依然蹲在原地,摩挲着下巴沉思:“叫个啥名字好呢……”

萧昀睨了石见穿一眼,又低头瞅瞅眼巴巴的脏丫头,随手一指:

“肚兜上既然写着岁岁平安,那就叫岁岁。”

岁岁?

她低头看看自己红肚兜上的四个大字,脑子一团浆糊。

原来她的名字在胸前贴着吗?

不过还是莫名的开心呀。

石见穿双手一拍,彩虹屁说来就来:“嘿,这个名字好!还是小爷神目如电,神思敏捷!”

萧昀十分受用的抬起下颚,自然而然的整理一下衣襟:“少拍马屁,带她去安顿。”

岁岁就这样用崇拜的目光目送萧昀离开,而她也暂时在荆王宫安顿了下来。

三四日的时间一晃而过,荆王宫上上下下都知道宫里多了个女娃娃,但谁也不敢多问这孩子的来历。

因为她是萧昀带回来的。

别看萧昀年纪不大,可威慑力绝不逊于老王爷,就连皇帝也是十分倚重。

只因他是人与灵族的混血,唯一可以自由出入两界的稀有血统。

是姜国抗衡妖族,乃至打退妖族唯一的希望。

所以全姜国上下,就算不清楚萧昀的身世,但也肯定听过他的名字。

岁岁为了在最短时间内说人话,这几日经常与人交谈,她又极敏慧,几天下来人话学了个七七八八。

况且她反应灵敏,经常无师自通的闻着味儿找到萧昀呆着的地方,然后扒在门口露出小脑袋偷看。

今日也是如此,岁岁迈着小短腿,穿着石见穿给她准备的掐花对襟小褂,下着宫里的老奶奶捐赠的绒面牡丹富贵吉祥大裤衩,扎着两只丸子头,整个小人儿喜气洋洋的,凑到萧昀书房门边,蹑手蹑脚的偷看。

岁岁有点委屈,萧昀不允许她进屋,可她又很喜欢这个小男孩,所以也只能每天按时蹲点,多看他两眼,套套近乎。

萧昀右手执竹简,左手托腮,因修为深厚聚精会神之时整个人隐隐发光,颇有钟灵毓秀之感。

偏偏一双寒冽的眼底满是阴鸷和暴躁,与他荆州世子的身份极不相符。

萧昀认真起来把生人勿近的气质拿捏的死死的,他都不用抬头,三米之内已经没人敢靠近了。

岁岁不由得看的呆住,他长的可真好看呀,帅哥哥比石见穿那个傻大个好看太多了。

岁岁小心脏怦怦乱跳,一边对着萧昀流口水,一边尝试着把肥腿攀上高高的门槛。

萧昀默默深呼吸,真是烦躁。

他早就发现她了,只不过不想理会而已。

头疼。

这几天他要被烦死。

警告过她不允许打搅他的生活,可这丫头答应的快忘的也快,转眼又是一条尽职尽责的跟屁虫。

他瞪一眼,她退一步,他不理她,她就偷偷的得寸进尺。

打又怕打死,骂又听不懂,对付这么个突然出现在他生活里的奇葩变数,萧昀简直无计可施。

从小到大,还没有什么人能让他头疼。

“谁让你进来的?”

眼见着岁岁即将翻过门槛滚进室内,萧昀终于忍无可忍,啪的一声放下了竹简。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