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重生娇妻求续约

2021-01-10 21:04

次日清早,元纯刚起床就接到了沈墨尘的电话。

得知他拿到对方泄露公司资料的视频和音频后,由衷的替他高兴,他越强,自己复仇的速度无疑会更快。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处理?”

“走法律程序。”沈墨尘语速不急不缓,元纯难得多看了他两眼,只觉告诉她,眼前这个男人似乎心情不错。

似是想到什么,他散漫的开口问道:“你今天课程多吗?”。

元纯沉吟了几秒后开口:“不忙,需要我过去?”

对方默认,元纯答应的也痛快,她这几日确实没什么重要的专业课,时间方面倒是挺自由。

“这几日你有时间就好,少了一个财务部经理,任务量又要增加不少。”

沈墨尘当日就安排自己的秘书顶替了财务经理的职务,至于秘书这个职位,他所能想到最合适的人选就是元纯了。

虽说现在无法确定她到底是敌是友,但是这个女人全然挑起了自己的兴趣,放在身边反倒更容易观察。

“真是期待。”那双墨色的桃花微微挑起,似笑非笑的盯着手机屏幕,惹得进来送咖啡的助理打了个寒颤。

对方刚想不动声色的原地消失,就被叫住了。

“去人事部通知一下,招聘秘书之事暂缓。”这事处理完之后,紧接着他就联系了律师。

因为手上人证物证搜罗的不少,没花费多长时间就把财务部经理送了进去,顺藤摸瓜还扯出来不少的小喽啰,公司里的风气肃正了不少。

沈墨尘这边顺风顺水风头正起,任梁宇那边却火急火燎,他可不止一次看见元纯和那个姓沈的男人一切出入了。

照这势头发展下去,元家哪还有自己什么事?再加上元茜茜在耳边添油加醋,任梁宇觉得自己绝对不能再忍下去了。

当天中午直接来堵人。

“纯儿,我觉得我们之间需要谈谈,这几天我真的很难过。”

他垂着头,发丝都蔫儿吧唧的垂着,看上去倒真是憔悴了不少,他死死的捏着元纯的手,像是生怕她跑了一样。

元纯侧眸,一双杏眼微眯,见他神色紧张,他低笑一声,漫不经心的开口:“可以啊,就去咖啡厅吧。”

她压低了鸭舌帽,把耳机摘下塞到兜里,挺帅的一动作。

上了二楼,她微微偏头,头发随着她的动作划过眉骨,挑着眉,伸出细白的手指指了指眼前的座位:“这里?”

任梁宇无所谓,直接坐了下来,替她点了一杯咖啡。

元纯清冷的眸子扫过面前的咖啡,最后落在了任梁宇身上:“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被这双清寒孤冷的眼眸盯着,他一时间有些难以开口,但是想到自己的目的,终究还是觍着脸开口了。

“你这几天是不是都和那个沈墨尘在一起?”

上来就是质问的语气,元纯觉得很不舒服,她从兜里摸出一根棒棒糖,慢悠悠的撕开糖纸叼在嘴里。

闲散的瞟了他一眼,侧着的眉眼里满是恣意和不耐。

见她不语,任梁宇也察觉到自己的方才太过激动了,瞬间放柔了声音。

“我也不是生气,但是你知道的我喜欢你,你这样让我很不安,纯儿,你离开他好不好,我发誓我会好好对你。”

“我发誓我会好好对你,这辈子好好守护你。”

一瞬间,元纯以为自己又回到了上一世,眼前的场景和上一世重合,让她的脑仁一震锐痛。

这痛,就连嘴中甜丝丝的味道都难以抑制,干净的眼白瞬间浮现出几道血丝,体内戾气暴动,就在刚刚的一瞬,她竟然有杀了这个人渣的冲动。

“纯儿?你怎么了?”他焦急的叫了两声,元纯终于回神。

“咔擦”

她猛然咬碎了叼在嘴里的棒棒糖:“我没事,只是有些难过,其实你说的我都明白,只是……”

卷曲的睫毛微微颤动,轻叹一声,她透亮的杏眸里带上一丝忧郁。

“我父亲这个人,你也知道,他欺软怕硬,沈墨尘又是轻易不能得罪的人物,哪怕是为了沈家,我……。”

元纯欲言又止,但话里话外的无奈与无助表露无遗。

“现在,他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风头无二,我一个弱女子,除了服从,还能怎么样呢?难不成对他下手?”

任梁宇一愣,这话虽听上去是句废话,实际上实在暗示他。

据他说知,目前沈墨尘手上刚巧有一个项目进行的不那么顺利。

“你的意思是……”还不等他说完,元纯就点了点头:“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元纯很确定,任梁宇绝对不是沈墨尘的对手,如果他当真按自己说的做了,绝对会被整治的很惨。

想到任梁宇的下场,元纯就莫名的开心。

与此同时,本打算去接元纯吃饭的的沈墨尘突然收到助理发来的视频,上面赫然是元纯和任梁宇的对话。

不知道是从什么位置拍的,画面极清晰,而且声音也听得很清楚,可以确定,绝对无法伪造。

“呵,真是好大一个惊喜。”

原本就矜贵冷然的声音,越发凉薄,站在门口的生活小助理瑟瑟发抖,想劝又不敢开口,只能默默的充当背景板。

与此同时,元纯离开咖啡馆之后就直奔公司,如果没猜错,今儿可就是财务部经理被正式收监的日子,她笑的又坏又痞,想着怎么再让沈墨尘钱包大出血一次。

但是随着她逐渐靠近办公室,心中突然出现了不好的预感,站在门口的小助理看着她的眼神也有些复杂。

元纯皱眉,三步并两步走了进去:“出什么事了吗?”

沈墨尘撑着桌面起身,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我突然有些好奇,元小姐到底是什么身份?”

她不是个傻子,瞬间就联想到了原因,但是此时的沈墨尘,虽还是平时那副模样,但她能感受到对方显然很不爽。

“怎么?回答不出来?不然你告诉我,为什么对公司了如指掌也可以。”

他平日都是似笑非笑的状态,让人雾里看花捉摸不透,十足十的神秘。

此时彻底冷下脸来,那双极具个人特色的桃花眼里,戾气劈头盖脸的涌出,锐利的如同割人血肉的刀子,一张俊脸冷若冰霜。

整个办公室都笼罩在了他的低气压之下,明明是炎炎盛夏,却让人觉得阴寒。

这还是元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沈墨尘,顿时有些手足无措。

“呵,连解释都不会?既然元小姐如此没有诚意,我觉得,我们的合作,我还需要再考虑考虑。”

“不行!”元纯猛然看了过去,双手死死的按在桌面上,指节白到发青,杏眸里再也没了漫不经心,只有焦虑,无比焦虑。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