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撩倒机器女友(完整版)盛暮城唐烟暖小说

2020-02-12 21:04

撩倒机器女友

推荐指数:10分

火爆新书《撩倒机器女友》是来自铵释菟籽所编写的科幻风格的小说,文中主角是盛暮城唐烟暖,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阅读轻松。主要讲述死了五年的女友变成了机器人?!管她是人还是机器,先撩到手再说。是不是机器人,试过才知道!比如……让她生个儿子~某女:再怎么折腾我也生不出儿子!某少:女儿也行……唐烟暖以为,自己在人间地狱已淬炼成钢,却不想与盛暮城的重逢,竟将她的伤口再度撕裂。心如钢铁不能再碎,却依旧有熔点。过去的五年,原来他们彼此谁都不曾好过。

《撩倒机器女友》 第四章 莫测的盛少 免费试读

盛暮城醒来,已是次日清晨。

睁开眼睛,唐烟暖那张久违且熟悉的笑脸就那样猝不及防地撞进他的眼睛里,让他恍然觉得过去的五年像是一场梦,还以为她一直在自己身边,从未曾离开过。

但唐烟暖一开口,顿时又让他从柔软的云端跌入了生硬的现实。

“主人醒了?主人昨天都没吃过东西,早晨想吃些什么?”

虽然唐烟暖的笑容很是明媚,但盛暮城却感觉不到温暖,只觉得心底一派潮湿与冰凉。

眼前如此生灵活现的人,怎么会是假的?他不相信。

他不明白唐烟暖为什么要这样。既然没死,为什么这些年不来找他?为什么又要以这样的身份来到他的身边?

唐烟暖见盛暮城直勾勾地盯着她,不由有些不自在,笑容也不免僵硬起来,别扭地说着:“呃,主人刚睡醒,不如先起来洗漱再想想吃什么吧,等主人想好了再告诉我。”

说着,唐烟暖殷勤地跑进洗手间,主动给盛暮城挤好了牙膏,又将杯子里的水也放满了,拿着毛巾如同女仆一样地候在洗手间的门边。

盛暮城慢悠悠地起身,目光不曾离开过唐烟暖。走进洗手间,对整齐摆放在洗手台上的东西竟视若无睹,而是一边盯着手捧毛巾的唐烟暖,一边开始极为优雅地解起了衬衣上的纽扣。

唐烟暖脑中一懵,进退两难,就那样定定地站在门边,看着盛暮城单手一颗颗地解着扣子。

愣了约莫一分钟的样子,唐烟暖迅速反应过来,低头冲到浴缸边放起了热水。又将手中的毛巾搁到一边,“主人慢慢洗,有什么需要再叫我。”

起身准备退出去,却不知盛暮城何时站在了她身后,她这一转身竟不偏不倚地撞在了盛暮城胸口上。

身前的男人衬衣敞开,裸着胸膛,神情冷峻莫测地望着撞入怀中的女子,眉头轻皱,仿佛刚才这一撞,将他胸膛里头的那颗心都撞疼了。

“对不起……对不起主人,我不是故意的……”

唐烟暖慌乱地道歉,却闻盛暮城的淡漠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我的手不方便,帮我下。”

她这才想起盛暮城的左手受了伤,现在还缠着纱布,所以方才他一直在单手解着纽扣。

所以,他的意思是帮他脱衣服?

那接下来呢?

是不是要帮他洗澡啊?

盛少一直都是这般坦然地让人伺候着的么?还是他认为她是个机器人,所以没有那么多的顾忌?

低声应了一声是,唐烟暖小心翼翼地帮助盛暮城把衬衣脱下,又看看他腕上的手表,“这个要摘掉么?”

盛暮城目光落在手表上,淡淡地回了一句:“不用,防水的。”

浴室的射灯让表盘灼灼生辉,似乎在彰显着此物的价值不菲。唐烟暖顿时觉得自己问得有些多余。

很快她这种多余的存在感更是明显,就在她的手搭上盛暮城腰间的皮带扣时,盛暮城生硬地拉开了她的手,“这里不需要你了,你可以出去了。”

唐烟暖抬头看了一眼盛暮城,射灯之下,他俊朗的轮廓显得立体且深邃,轻启的唇齿间,皆是莫测与疏冷。

“是,主人有需要再叫我。”

唐烟暖弯起唇角,报以盛暮城一个灿然的笑,仿佛此刻的盛暮城正温柔和悦地在看着她似的。

然盛暮城却冷冷地转身留给她一个背影,唐烟暖瞬间有些自作多情的无趣感,却仍旧平静而淡定地保持着笑意,带上门退出了洗手间。

门内水声一直在哗哗地响动,唐烟暖的心绪犹如被冲乱的水波,漾动不停。她在想,大约过了一夜,盛暮城终于能够坦然接受她是个机器人的事实了吧。

摊开左手,唐烟暖看着自己的掌心,显得有些茫然与失落,心里不断地说服着自己:这样也好,这样最好,唐烟暖已经死在了五年前,就让一切停留在心碎的昨天吧。

现在她是R530号,她只需要完成自己的任务就好,不需要再掺杂任何感情在这其中。

唐烟暖木然地等候在洗手间门口,然等了许久,里面除了水声却再无任何动静。唐烟暖心里打着小鼓,怀着忐忑轻轻敲了敲门,“主人……”

等了片刻,里头没有任何回应,唐烟暖皱了眉心,隐隐觉得有些不对。

水声继续呼啦啦地响着,唐烟暖兀然觉得脚下有些湿滑,低头一看,发现水竟然直接从洗手间的门缝里面渗了出来!

她心中一惊,立马撞开了洗手间的门冲了进去。

水直接从盛满的浴缸溢出,流淌满地,而泡在浴缸中的男人,整个人平躺着完全沉在浴缸底部,一动不动。

唐烟暖只觉呼吸一滞,面色陡然变得煞白,来不及多想,直接扑了过去,将浸在水中的男人捞出水来。

“主人!主人你醒醒!”

正准备低头对溺水的盛暮城急救之际,盛暮城忽然睁开了眼睛,单手圈住唐烟暖的脖子,一个翻身便将她带入了水中。

唐烟暖有些猝不及防,直接跌入浴缸中,挣扎着正欲起身,双肩却被盛暮城死死按住。

很快浴缸中的水灌入她的口鼻之中,让她不能呼吸。她出于本能地闭了气,忍住眼底的涩痛睁大眼睛,隔着晃荡的水幕,看着水面上眼中尽是痛色的盛暮城。

很快他的声音通过水波传入耳中,震得唐烟暖的耳膜都有些发痛,“暖暖,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这句话,听着好熟悉。

五年前那个暴雨倾盆雷电交加的黑夜,她仿佛也是这样,浑身湿答答地在盛家大宅门外问着:“阿暮,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那时的她,已经分不清面上流淌的究竟是雨水还是泪水。

正如此时,她隔水望见盛暮城这番模样,也不知他湿润的眼睛里头,噙住的是水是泪。

莫名地钝痛在心口漫开,喉中全是哽咽的咸腥,唐烟暖放任自己的情绪在水中释放,让泪水悄无声息地汇入水中。

然在盛暮城的眼中,被他按在水中的女子却无比的平静,几乎都没有挣扎一下,就那样安然地卧在浴缸中,睁着眼睛一直看着他。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