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是反派的白月光秦玉英何荣生-原来我是反派的白月光小说

2020-02-13 06:01

《原来我是反派的白月光》秦玉英何荣生剧情严谨,有看点。原来我是反派的白月光秦玉英何荣生小说精彩节选:拿到了心心念念的五斤猪肉,何荣生忙不迭朝着秦家姐弟离去的方向追上去,惹得张寡妇忍不住发出一阵叹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年轻人啊。

原来我是反派的白月光
推荐指数:★★★★★
>>《原来我是反派的白月光》在线阅读>>

《原来我是反派的白月光》精选:

何荣生凑过去说了几句,成功说服了何友良,让何友坤给他先称了五斤五花肉。

拿到了心心念念的五斤猪肉,何荣生忙不迭朝着秦家姐弟离去的方向追上去,惹得张寡妇忍不住发出一阵叹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年轻人啊。

“那个!喂!秦玉英!”何荣生撒丫子追上去,换了三种称呼才等来秦玉英的回眸。

四目相对那一刻,何荣生的脸再次不争气红了,他忽略掉脸上的热度,低垂着头跑过去,“我能不能借你们家厨房收拾一下这块肉?我准备拿到黑市去卖。”

秦玉英不太理解何荣生的脑回路,她跟何荣生顶天了是刚认识没到一天的陌生人,这人这么自来熟的吗?还有,为什么他要这么大喇喇告诉她,他要拿分到的肉拿去黑市卖?

这么私·密且重要的事情,不该是藏着掖着,不让人知道的吗?还是说这何荣生盲目自大,认为没人能收拾他?

秦元祥出声拒绝:“不行!”

他不喜欢何荣生,尤其是想到何荣生刚刚把他们家当成自己家的样子,心中越发不喜。

秦玉英同样不想答应何荣生的要求,她知道何荣生家的家庭有些复杂,一点也不想惹事上身。

何荣生一眼就看出秦玉英不愿意,他耷拉着脑袋,可怜巴巴说:“我家那些人要是知道我分到了这五斤肉,铁定要把肉给抢走。这可是我用命换来的猪肉,我不想白白给他们吃。你就把厨房借给我用一下,我把肉卖了,回头就给你打柴。”

最终,面皮子薄的秦家姐弟被厚脸皮的何荣生给磨得不得不松口答应。

因着时间赶,这头大野猪没能用滚烫的开水清洗过,肉块上残留着污血和泥土,看着脏兮兮的。

何荣生看着那些猪内脏,自告奋勇说:“我来帮你们清洗猪大肠小肠,这活脏,我给你们做。”

秦玉英是松口让何荣生到家里去处理那块肉,可她没觉得何荣生欠了她,没让他帮忙。

再说了,这大肠小肠脏得很,秦玉英不自己清理,她都觉得不干净。再脏,她都要自己做,吃得才会安心。

经过两年时间的不断训练,只要秦玉英有意控制,她就能把力道控制得很好,不用担心会有把猪骨头搓洗成碎末的“惨剧”发生。

何荣生没理会秦玉英的拒绝,他磨破了嘴皮子才磨得这对姐弟同意,可不得好好表现一二么?不然,下次他还怎么找理由去找她们?

是的,何荣生同志已经想好了下次,下下次,再下下下次!

就算何荣生没真正开窍,可他跟天底下大多数的男人一样,遇到了喜欢的姑娘会变得格外积极主动,变着法子,想法设法靠近对方。

秦家姐弟的家不远处有条河,一行三人便到那条河里去清洗分到的猪肉和猪内脏。

秦玉英很疼爱幼弟,但她不是一味溺爱,而是让秦元祥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养成勤动手的好习惯。

何荣生挺眼馋那些猪内脏的,他在县城混得不错,平日里没少拿着钱去国营饭店吃红烧肉,大块大块肥肉的红烧肉,吃得挺香的。

但一道菜吃得多了,再好吃也打了折扣。

最近这段时间,何荣生迷上了猪内脏的味道,猪肝猪肾猪肠,吸溜~

他没事老让底下的人去肉联厂给他弄猪下水回来,清洗得干干净净,再用配料将炒得香喷喷的当下酒菜。

啧,他光是想着都忍不住要流口水了。

秦元祥发现何荣生老盯着他们家的猪内脏看,目光警惕:“这是我们的!”

何荣生意识到自己的目光过于直白,嘿嘿笑了两声说:“我来帮你们洗。”

尽管秦玉英说不用何荣生帮忙,但是何荣生积极主动,动作麻利,清洗猪大肠小肠的速度很快,她说再多拒绝的话都没用。

秦玉英不是个喜欢纠结的人,她看何荣生帮了这么多忙,寻思着待会儿做好了猪血肠给何荣生分一段,权当是谢礼。这么想着,她就不再劝何荣生休息,任由他帮忙。

何荣生跟着秦家姐弟进了门,他没像之前跟秦元祥进门那样肆无忌惮,而是规规矩矩跟在秦玉英的身后。

秦元祥跟防贼似的防着何荣生,看他这般老实,反而是越发警惕。

在秦玉英的面前,何荣生会不自觉维护自己的形象,打从心底里不愿意被这个小娘们误会和小瞧了。

他是没这小娘们力气大,但他是顶天立地的大老爷们,咋也不能让个小娘们瞧不起。

“你打算怎么收拾你这条猪肉?”秦玉英问道。

“额,我打算,打算弄成腊肉!对,弄成腊肉!”何荣生光顾着打量秦家姐弟的石屋,忘了自己先前找的是什么借口。

“腊肉?”秦玉英的秀眉一蹙,制作腊肉得费不少时间,一天可做不成。

她原以为何荣生是想借她们家厨房,就清掉猪毛,再去除掉上头的血丝血沫,然后带着这条生肉去黑市卖掉。

新鲜的野猪肉卖的价钱不低,更何况何荣生分到的这条足有五斤,肥瘦相间,品相极好,准能卖个好价钱。

何荣生看秦玉英的表情不太对,心中懊恼不已,眼珠子一转,寻到完美的借口,说:“我不做腊肉,我也不会做,我刚刚是想说做熏肉!对,熏肉!你放心不占用你的灶台,你家有烤火的炉子吧?你拿那个炉子给我就成。”

秦玉英深深看了他几眼,转身去杂物间将烤火用的炉子拿出来,给何荣生用。

何荣生麻溜升起火,扛着柴火过来,开始生炉子准备熏肉。

他瞧着秦元祥跟小尾巴似的,跟在秦玉英的身后,眼里不自觉露出了几分笑意,这对姐弟真有意思。

秦玉英没再管何荣生做什么,她进厨房升起火,用火烫掉了所有的猪毛,再一次清洗,随后将分到的那条猪后腿上的肉剔下来,哐哐哐把骨头砍成段,丢入一块生姜倒入少许酒,把骨头丢到锅里煮汤。

秦元祥坐在小板凳上看火,眼巴巴瞅着那盆猪血,猛吞几口口水,期待问道:“姐姐,咱们啥时候做猪血肠?”

秦玉英回答:“家里没糯米,我得去找人换。”

何荣生不知何时站在门口,听到这话,立马插话进来:“要用糯米?我给你们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