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陆锦棠秦云璋全文免费 陆锦棠秦云璋

2021-09-01 09:00

医妃今天休夫了吗

推荐指数:10分

陆锦棠秦云璋是作者九歌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这本小说以巧思支撑的短篇小说,内容很是有趣,简练生动,极富韵味。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爷,请挪挪,你的病我治不了。他戏谑一笑,“不求天长地久,只为曾经拥有,你放心,我死不用你陪葬!”这大概是陆锦棠这一生,听过最真挚的情话……

《医妃今天休夫了吗》 第7章 襄王夜探闺房 免费试读

“你既知自己,做得不对,何至于把事情,弄到如今地步?你这不是,害你爹爹吗?”

这时,跟着出屋的方氏,神色镇定地转移了话题。

“你这不孝女,去请家法来!”陆老爷的怒气再次被挑起来。

陆锦棠一听到家法,身体本能的抖了抖,脑海中浮现出,一根一尺多长带木刺的粗棍子,还有那种清晰的疼痛感,想来,原主之前应是经常被这家法光顾。

“我正是为了爹爹,为了陆家才要退婚的!”陆锦棠立即说道。

“胡扯!”陆老爷怒吼。

“岐王世子亲口说,他是被逼无奈才娶我,他恨极了我,不让我拜堂,甚至让仆妇诬陷我在屋里藏了男人!新婚头一夜,为了陷害我,不惜往自己头上带绿帽子……”

陆锦棠口齿清晰的说道,“他这般恨我,若是我还不赶紧撕了婚书,他必迁怒陆家,到时候,莫说我与姐姐,只怕陆家,都不能完全了!”

“这不可能!一个男人,就算再怎么不喜欢你,也不可能……”陆老爷说完,眼神古怪的看了方氏一眼。

“可是姐姐身边的仆妇,硬是在世子爷面前说,有个男人混进了我的房里。”陆锦棠一脸单纯无辜。

方氏听完陆锦棠的话,迎着陆老爷怀疑的目光,脸上一白。

“拜堂之事,也是由姐姐代劳,姐姐一身大红的嫁衣非常好看,且她已经怀了身孕,想来世子爷,是真心疼爱姐姐的,我撕了婚书,成全世子爷和姐姐,也是为姐姐考虑。”

陆锦棠话一出口,院子里又是一惊。

“你说什么?明月怀孕了?”陆老爷瞪大了眼睛。

未出阁的女子,却怀有身孕,这在大夜国简直是奇耻大辱,是要被浸猪笼的!

“就当我今日,是专程送姐姐入岐王府,给姐姐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一个名分吧。”

陆锦棠垂下头去,遮掩自己眼眸中的潋滟光芒,声音却是不缓不急,“只是,若姐姐早点告诉我,我不会跟她抢的,也不会有今日的几番折腾,女儿也不会险些被人毁了名声,哎,姐姐为何不早告诉女儿呢……”

陆老爷的眼刀子,狠狠向方氏扫来,方氏惊得一抖。

“你且回去休息,此事明日再说。”陆老爷烦闷的摆摆手。

陆锦棠从地上起身,出了院子不远,便听到陆老爷责骂方氏的声音。

“她何时与岐王世子,暗通曲款,珠胎暗结的!”

“是那丫头胡说……老爷不能信她……”

“世子会往自己头上戴绿帽子?仆妇为何说,锦棠屋里进了男人?这不是你母女的安排?”

“定是误会……”

……

陆锦棠轻笑着回了闺房,对着伺候的丫鬟吩咐道:“小葵,你去耳房睡吧。”

她习惯了一个人睡觉,不喜欢旁边有人。

小葵点了点头,退出去替她关了门。

陆锦棠正欲脱下衣衫,却察觉到不对劲。

屋内有人!

“你若现在叫喊,便坐实了你屋里,藏有男人的罪名了。”

有个身影,在黑暗中靠在门框上,戏谑轻笑。

陆锦棠向后退了两步,顺手抄了一只细口葫芦花瓶,背在身后。

黑暗的房间里,她这细小的动作落入男人眼中,男人传来一声轻笑,“一只小花瓶,伤不了本王,但本王很好奇,你如何知道陆明月怀孕?”

他说话间,向她靠近。

“襄王夜探女子闺房,就是为了问这个?”陆锦棠借着窗外月光,看见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不全是,更多的,是好奇。”襄王秦云璋轻笑。

“家姐是否怀孕,与你有什么相干?”陆锦棠眯眼轻嗤。

“与本王无关,却与你的品性有关。若是你信口胡说,在你父亲与家仆面前,诬陷她,败坏自家姐妹的名节,说明你品行不端,令人嫌恶。”秦云璋幽幽道。

“我品行如何,似乎也与襄王,没有关系吧?”陆锦棠不屑的轻嗤一声。

“怎么会无关呢?”秦云璋轻笑着抬脚,一步步走向她。

陆锦棠退无可退,一步步被他逼到,背抵在墙上。

“你我已有肌/肤之亲,你若品行端正,又恰好会医术……我娶你过门,不是正好?”

秦云璋轻笑着,抬手勾起她的下巴,陆锦棠一抖,挥手将花瓶轮向他脑壳。

秦云璋却是闪身避过,“本王喜欢温柔贤淑的。”

“抱歉,我不是王爷喜欢那款!”

陆锦棠冷冷说道,“至于肌/肤之亲,你我都是被人暗算,王爷不提,就当没有此事。”

“你若是怕被本王拖累,本王就求一道圣旨,在本王死后,不叫你陪葬便是。”秦云璋眼神略暗。

陆锦棠抬手握住秦云璋的手腕,在他翻手要抓她的时候,她又立时放手,缩手回去。

“襄王不必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我虽会医术,但襄王的病,我治不了。”

“陆家二小姐突然会医术,还会失传已久的针灸之术,这件事本身,不就很有意思么?即便还是要死,临死前,多些趣味不是更好?”男人微微一僵,忽而轻笑。

陆锦棠暗暗皱眉,她不想招惹襄王,只想完成了任务回到现代。

“明日,本王就来提亲。”秦云璋轻笑道。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