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周青陈菲菲小说叫什么名字 周青陈菲菲

2021-09-04 09:00

都市最强神豪

推荐指数:10分

周青陈菲菲是著名作者二哥v587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这本小说内容特别是前期,绝对是仙草。作者对情节设定非常出色,但把握的力度刚刚好。那么周青陈菲菲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拜金女友,丈母娘,小舅子索要高额彩礼,母亲被逼跳楼!穷小子周青突然一夜暴富,且看他如何打脸众人,打造巅峰人生!

《都市最强神豪》 第5章 免费试读

一楼业务大厅,秦玉莲冷嘲热讽道:“一会儿行长就来了,到时候看你怎么装!”

她闺蜜也阴阳怪气道:“死穷酸,屁本事没有,吹牛逼的本事倒是挺厉害的。”

“玉莲没把女儿嫁给你,真是有先见之明!”

周青也不气恼,一会儿她们就知道,自己错的有多离谱了!

这时,陈行长带着徐敏小跑过来。

王队长说道:“行长来了!”

“行长好!”

陈行长直接无视了他,对着徐敏道:“那位贵宾呢?”

徐敏拿着金卡,走到周青的面前,双手奉上,毕恭毕敬的说道:“先生,您的卡!”

那恭敬的态度,让周围人都傻眼了。

王队长下巴都快惊掉了,就算是贵宾客户过来,徐敏都没有这么恭敬。

而现在,他居然对这个穷鬼这么恭敬,莫非......。他比贵宾客户还要尊贵?

秦玉莲和闺蜜也懵逼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徐敏前后的态度变化这么大。

然而让她们更惊讶的还在后面。

陈行长整理了一下衣服,把双手在自己的衣服上擦了擦,生怕手心会有汗水,让贵宾不高兴。

确定擦拭干净之后,他才小步走到周青面前,身子微躬,伸出手一脸谄媚的说道:“先生,鄙人是这家银行的行长,我代表全体员工,欢迎您的到来!”

哗!

话音落下,众人集体失声。

王队长就算是猪脑袋,也明白了,面前这个年轻人绝对是一个大人物,而且是他惹不起的那种。

“仙凤,是不是我眼花了?”秦玉莲拉了拉闺蜜的手,满脸的不敢相信。

刘仙凤颤声道:“你不是说他只是一个穷搬砖的吗,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秦玉莲心里也是慌的不行,脑袋成了浆糊。

周青看了看时间,“两分五十九秒,算你运气好。”

听到周青的话,陈义暗道一声侥幸,然而下一秒他就高兴不起来了。

“虽然你没有迟到,但是我还是很不高兴,想让我不转户可以,你马上把这个家伙给我开除了。”

陈义看着王队长,虽然还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贵宾说开除,那就开除。

别说他一个保安队长,就是让他开除副行长,他也会跟上面打申请。

这种级别的客户那就是财神爷,他哪里敢不听!

王队长顿时哭丧着脸,“行长,我......”

“没听到这位先生的话吗?马上收拾东西,给我滚蛋!”

陈义毫不留情的说道。

王队长吓坏了,他四十多了,好不容易找到这份旱涝保收的工作,要是走了,哪家单位还敢要他。

‘噗通’一声,王队长跪在了周青的面前,“贵宾,您大人有大量,别跟我计较,我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你行行好,别让行长开除我......”

周青根本不理,道歉有用,还要警察做什么。

“你们几个傻站着做什么,还不快点把他给我拖走。”陈义对着一旁的保安说道。

旋即,那两个保安像拖死狗一样把王队长拖了出去。

秦玉莲跟刘仙凤面面相觑,都能从彼此眼神中看到震惊。

“先生,您满意了吗?”陈义恭敬问道。

“嗯,还可以!”

“还未请教贵宾尊姓大名。”

“周青。”

“周先生,是我培训没到位,怠慢了您,请给我一个改正的机会。”陈义姿态放得极低。

周青瞥了他一眼,“帮我查一下账户余额。”

“是,请您移驾贵宾室。”陈义做了个请的收拾,周青大步走在前面,陈义和徐敏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

等三人离开,周围人才散去,但是议论肯定是难免的。

听到他们的议论,秦玉莲突然觉得自己干了一件很蠢的事情,如果周青真的很有钱,那自己岂不是错过了一个有钱的女婿?

可如果他真的很有钱,为什么不早点显露出来?

这时,她想到了一种可能,“仙凤,你说这张卡是不是他捡到的?”

刘仙凤点点头,“什么捡的,我看应该是他偷来的,要真是他自己的卡,能不知道自己卡里有多少钱吗?”

“对,你说的有道理。”秦玉莲自以为猜到了真相,内心对周青更加不屑,咸鱼怎么可能翻身,“走,我请你去做pa。”

从贵宾室出来之后,周青满面春风,跟在他背后的陈义则是一脸的谄媚讨好的笑。

徐敏更是一脸的敬畏,还好自己刚才没有犯傻,否则真要回老家种地了。

“周总,这是我的私人号码,无论您有什么需求,我都能帮您搞定。”

他双手奉上自己的烫金名片。

周青接过名片,“嗯,再见。”

说完,直接离开。

望着周青的背影,陈义道:“记住了,这位以后就是咱们的财神爷,把他伺候好,咱们就等着高升吧。”

......

天海半山别墅,能在这里买房的非富即贵。

就在刚才,族长约周青在这边见面。

周青惬意的坐在摇椅上,他身边还坐着一个中年男子,叫周镇岳,是周青的亲大伯。

看着周青的坐姿,周镇岳不怒反笑,“几年没见,你还是跟以前一样放诞不羁。”

周青往嘴里塞了几颗葡萄,含糊道:“大伯,叙旧就不必了,直接点,家族资金链断裂,还差多少钱?”

周镇岳有些尴尬,周青在时,家族资金充裕。

周青离开后,情况每况日下,这不是证明自己不如他吗,但是面子哪有家族重要,他干笑一声道:“也没差多少,也就四十个亿吧!”

什么?四十亿?!

靠,当他是印钞机?

“大伯,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周青站起来二话不说就要离开。

“周青!”

周镇岳急了,急忙说道:“我知道这笔钱很多,但是现在也只有你才能拯救家族,难道你忍心看着家族土崩瓦解,看着几百个族人留宿街头吗?”

“大伯,你是不是忘了,我现在已经不是周家的人了。”周青脸上的笑容消失,“当年我买华能国际的股份,伯母说我图谋不轨,企图转移家族资金,家族上下几百人,口伐笔诛,把我们一家赶出家族,族谱除名。那日,你们可曾想到过今天?”(1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