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盛瑾卿蔡云汐小说名字 盛宠计划:凶萌甜妻么么哒章节试读

2021-09-04 18:03

盛宠计划:凶萌甜妻么么哒

推荐指数:10分

盛瑾卿蔡云汐是名称字叫《盛宠计划:凶萌甜妻么么哒》的主角,作者全称叫青黛,这本小说的主要讲述的故事是:蔡云汐二十岁时,在父亲blingbling的目光中步入了礼堂,却发现准新郎和他的干妹妹在拉拉扯扯,人人艳羡的盛大婚礼转眼成笑话。 结婚?结你个大头鬼!谁爱嫁谁嫁!老娘不嫁了!她扯掉头纱,踹掉高跟鞋,朝着狗男女扑了过去就一顿胖揍,但神清气爽的回家后却被赶了出来。本以为从此就要过上凄凄惨惨的流浪生活,却没想被某只神秘腹黑的大款叼回了窝,从此日子变成了这样——被渣男欺负,老公虐。被绿茶陷害,老公灭。被极品缠上,老公打。最后,蔡云汐问:“你把这些都干了,那我呢?”大款:“你,我宠!”

《盛宠计划:凶萌甜妻么么哒》 第1章 免费试读

“云汐,你真是我见过最美的新娘子,新婚快乐哦!”

“好妹妹,祝你们新婚快乐,白头偕老呀!”

围绕在蔡云汐耳边,全是甜蜜的祝福。

经过悉心打扮的她,脸上的优点被完全放大,本就不俗的长相描画的更加精致,活脱脱一盛世美人。

著名设计师设计、顶级绣娘赶了三个月才完工的独一份婚纱上点缀着昂贵的小碎钻,脚上踩着定制款镶钻高跟鞋,行走间,后摆逶迤、钻石闪耀,如同披上了星光璀璨的银河。

听着身边小闺蜜们叽叽喳喳的声音,蔡云汐的红唇勾了一下,但在这微笑的背后,所拥有的并不是对婚后生活的憧憬,而是一种源于对未来的迷茫。

“谢谢,我要修成正果了,你们可要加油啦!”

蔡云汐说完,拖着长长的婚纱站起来,因为她已经听到大礼堂外面那庄众的乐曲声了,伴随着的,还有宾朋们阵阵的掌声。

在伴娘的陪同下,蔡云汐微低着头,缓缓地来到大礼堂,帅气的新郎早已微笑等待。

新郎沧千恒也是一身正装,是全场最耀眼的一颗星,二十七岁的他,年纪轻轻就接管了家族产业,现在更是娶了这么一位大美人,实在让人羡慕。

新娘一出现,礼堂下面的观众们又是一阵欢呼,在靠边的一张桌上,坐着几个穿着礼装礼装的男子也不由羡慕嫉妒。

“我靠,便宜沧千恒那小子了,娶了这么个大美女,盛总,你快看,新娘来了!”

听到同伴的声音,盛瑾卿缓缓抬起头,朝着台上看了一眼。

不过,他的目光也仅在蔡云汐身上扫了一下,苍白的脸色没有丝毫变化,狭长双眸微微眯起,不知在想些什么。

念过了冗长的婚誓词,主婚人笑呵呵地看着新郎沧千恒。

“新郎,请为你心爱的新娘戴上戒指,一戒相连,永世不离!”

沧千恒微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丝绒首饰盒,现场两块巨大的led大屏幕迅速给足了他手部的特写,礼堂边缘的记者们更是咔咔一阵按快门。

A市最大珠宝产业的东家给新娘子准备的戒指,绝对是像鸽子蛋一样大的钻戒吧?或许是某稀有钻戒?

“啪嗒——”

沧千恒打开了盒子,在场人屏息凝神,离得远的嘉宾眼睛不错地盯着大屏幕,打算开开眼。

然而下一秒,所有人都傻眼了。

这扭曲曲的,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有人眼尖,发现那东西竟然是个易拉罐的拉环!

主婚人傻了,蔡云汐呆住了,在场数百名嘉宾更是眼珠掉了一地,议论纷纷。

台下,一身简约民国风长袍的男人眉毛微挑,眯着眼瞅了眼屏幕,也是微微一愣。

“谁开玩笑呢,快把戒指还回来......”沧千恒的笑容比哭还难看,尴尬地吼道。

无人回答。

“谁拿了我的戒指,马上给我送到台上来!”

沧千恒好歹是一家公司的继承人,很快调整好了状态,冷着脸叱问。

议论声瞬间消失,只留一片寂静。

台下靠近礼台的地方,一张椅子刺啦发出一声刺耳的响声。

站起来的,是个满眼通红的女孩,她气愤地咬着嘴唇,用手一抛,璀璨迷人的钻戒飞滚在婚台上。

“千恒哥,你对不起我!”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喊话女孩的身上。

沧千恒眼皮狂跳,快步下了婚台走到她的身边,压低了声音斥责:“雅茹,别胡闹!”

叫雅茹的女孩不管那么多,拉起沧千恒的手就往礼堂外跑。

众目睽睽,新郎竟被一个陌生的女孩抢走了,一场人人艳羡的的婚礼眼看着要变成闹剧。

“站住!”

蔡云汐冷着脸拦住了他们的去路,美眸冷冷地扫向沧千恒。

“狐狸精,你给我让开!”

杨雅茹像炸毛的猫,红着眼怨毒的盯着蔡云汐。

什么?狐狸精?她?!

蔡云汐可不是任人欺负的傻白甜,她一把推开了杨雅茹。

跟这个不知来历的女疯子,她没什么好说的。

“沧千恒,你说,怎么回事?”

面对未婚妻的质问,沧千恒尴尬无比,更不要说周围还有这么多双眼睛盯着,他的脸色青青紫紫,好不精彩。

“云汐,我以后再跟你解释,这是个误会......”

沧千恒也没有想到,昨天晚上跟杨雅茹在床上翻云覆雨时,不小心说漏了今天他要结婚的消息,会引发了这么大的后果。

他准备的大钻戒肯定是昨晚被杨雅茹偷偷换掉的。

人群里,蔡云汐的父亲蔡骏玮急慌慌跑过来,气还没喘匀就劈头盖脸地对着蔡云汐一顿训斥:“小汐,胡闹什么!”

“爸,什么叫我胡闹?我的新郎眼看着就要丢下我这个新娘子跟人私奔了!”

蔡云汐气愤不已。

“云汐,这真的是个误会,我们先把婚礼进行下去,雅茹,你也赶紧回去!不要再胡闹!”沧千恒和稀泥。

“千恒哥!你怎么能这样对我,你忘了你的承诺了吗?你说你会带我一起离开的!你说你会为我放弃一切的,你怎么能食言?!是她对不对?是蔡云汐这个狐狸精迷惑了你对不对?!”杨雅茹噙着泪歇斯底里的质问。

“别胡说!雅茹,我一直都只当你是妹妹。”

“我不要当你妹妹,我只想当你的新娘,千恒哥,你明明答应我的!”

蔡云汐嘴角抽了抽。

杨雅茹,她知道怎么回事了。

这女人就是沧千恒母亲好闺蜜的女儿,那个被沧父沧母当女儿养大的杨雅茹。

呵,沧千恒可是在很多场合表示杨雅茹是他亲妹妹呢。

想不到,在她的婚礼上竟然还能遇到如此狗血的事情,干妹妹变情妹妹,而且听他们的意思,这***也不是一两天了。

真亏自己忍着不甘打算嫁鸡随鸡呢,真是瞎了眼!

她一把扯掉头上的白纱,奋力甩在沧千恒脸上。

“沧千恒你好样的,干妹妹,你玩的很开心吧?渣男贱女天生一对,我祝你们百年好合!”

“这婚,谁爱结谁结!”

蔡云汐气愤难当,既然新郎不要脸,那就别怪她无情。

宾客们爱看就看,记者们爱照就照,爱咋咋地!

她扭头就要出礼堂。

“小汐,你给我站住,千恒不是说了吗,这一切都是误会!”蔡骏玮黑了脸,忙将人呵斥住。

误会?

蔡云汐怒了。

她现在之所以站在这里,充当“破坏”别人感情的第三者,就是因为她的生身父亲苦苦哀求,现在渣男露出了真面目,父亲竟还护着他!

“误会?呵......”

麻溜蹬掉两只高跟鞋,蔡云汐一手一只,朝沧千恒冲了上去。

沧千恒也没有想到,蔡云汐性格如此泼辣,竟然直接对他动手,一愣神的功夫,脑门上挨了一鞋跟,血瞬间就流下来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