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赵绝尘李扶摇是什么小说 开局被陷害,沦为废太子绝尘

2021-09-06 21:00

开局被陷害,沦为废太子

推荐指数:10分

赵绝尘李扶摇是名称字叫《开局被陷害,沦为废太子》里的主角,作者是绝尘,这本小说的主要讲述的故事是:“赵绝尘!你身为帝国太子,私通弟妹,你可知罪!”赵绝尘一觉醒来,看着身边美人面色羞怒,丝被之上红梅点点,在听着周围人的叫骂。心中冷笑。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可惜家国动荡,朝政不稳,废太子亦是太子!大好河山,岂能拱手相让?

《开局被陷害,沦为废太子》 第5章 免费试读

“那瓶子里确实不是什么正经物什,”李扶摇红着脸说道,“我请人查验过,一旦入口,不出片刻便可让人燥热难耐。”

妈的。

终于翻身了!

赵绝尘险些流下眼泪。

自己若是真的跟那女人发生了关系,自己也就认栽了。

谁想到刚一睁眼,太阳都晒屁股了!

穿越的时机不对啊!

眼见赵绝尘没有说话,李扶摇还以为是在责怪自己。

一阵羞愤涌上心头,她拽着赵绝尘就往门口的马车走。

“走,我现在就去宰了赵蒙那个王八蛋,给你报仇!”

“诶诶欸!”

赵绝尘挣扎了好几下,才终于把手挣脱出来。

眼见手上留下的几道红印,他心有余悸。

不愧是大将军李闯的虎女啊,真没给你老爹丢人。

这傻娘们,是真的虎啊。

李扶摇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

“扶摇啊,你看,”赵绝尘耐着性子解释,“咱们现在虽然不是法治社会,但这没有人证没有物证的,你要是把他给弄死了,父皇不得把咱们给砍了啊!”

“哎呀,你怎么这么没脑子啊!你还以为我真要当刺客去不成!”李扶摇一脸嫌弃的说道,“我是想拉你去教坊司!”

“教坊司?去那干嘛?”

赵绝尘有些不解。

“跟你同床那女人,已是被扔到那里去了,想必是被利用完了,”说到此处,李扶摇冷哼一声,“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赵绝尘听到这里,不由得一阵心惊。

本以为自己的下场已经够惨了,没想到还有更惨的。

教坊司那地方他也听过,女人一进去就是让人鞭打着学琴做事。

更有甚者,还会让她们去接待些显贵。

说白了,这辈子不出意外,恐怕再出不了这个门!

“怎么?你同情她?”李扶摇挑眉问道。

“怎么可能?”赵绝尘看着李扶摇眼中翻涌着的某种气息,直接向后退了一步,“陷害我!我跟这女人不共戴天!”

“哼,”李扶摇不屑道,“这样最好。”

在这书苑中赏玩了片刻,赵绝尘便要回去歇息了。

院子里尽是些积雪,李扶摇也看得有些心烦,准备问问李闯接下来的安排。

看着李扶摇远去的身影,赵绝尘一边心里犯着嘀咕,一边在门旁将一匹马的缰绳解开了去。

随机翻身上马,向着都城奔去。

他倒不是怕李扶摇去当什么刺客。

因为按照这女人的性格,怎么说也得是个狂战士!

不过这次进城,他可没打算带上李扶摇。

一方面是为女孩子家家的安全考虑。

另一方面…

嘿嘿。

早就听说教坊司里,有不少大户豪绅家的妻女…

自己还没来得及体验一把皇家生活,但救赎一下良家少女还是可以的吧!

从刚刚李扶摇的话来看,如今这女人似乎倒也是个突破口。

若是如今还能有什么翻盘的机会,全都在这女人身上了!

赵绝尘就这样,一边沉思,一边进了城。

他没有注意到的是,在其身后不远的位置,一个身披银裘的少女同样起码奔来。

赵绝尘,我倒要看看你玩的什么花样。

李扶摇一边跨在马上,一边这样愤愤的想着。

明明自己已经和这臭男人和离,结果偏偏还要跟过来,换作之前,自己躲还来不及。

这家伙,最近好像变的有点意思了。

教坊司坐落在繁华的闹市之中,尤其是如今已经入夜,更是显露出一派华灯初上的景象。

能出入教坊司的,大都是些达官显贵。

为此,赵绝尘还专门拿了些银子,换了一身好衣裳。

虽然内心仍然还是个吊丝,但俗话说人靠衣装,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进教坊司,还真有不少人上来巴结恭维。

“爷,看上哪的姑娘了跟我说,小的帮爷安排!”

一进门,就有人迎了上来。

“你们这,最近可有一个宫里面来的?”

赵绝尘佯装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问道。

“这…是不是十三爷府上那个?”那人面露难色,“那疯婆子自打来了这郁郁寡欢,整天饭也不吃,就差一口气吊着,不然爷还是换一个?”

“不必,”赵绝尘一抬手,“就她了。”

说罢,拿出几锭银子放在那人手中。

见到赵绝尘出手如此阔绰,那人连忙大喜道:“原来爷是好这口,快快跟我来!”

这里的女人,皆是有过富贵的命运,但又沦落到如此的境地。

其中不乏显赫的豪门和望族中女眷。

这种地方,最不缺的就是美女。

所以,不乏有人来到此处,体验一把人上人的快乐。

当然,能进出这里的,身份也必定非比寻常。

若是贪图刺激有了什么闪失,让这里的某位姑娘丢了命,那又是一笔额外的开销。

所以,这里的生意,是绝对的稳赚不赔。

反正这些女人的命,不值钱。

“您请。”

转了几个弯,赵绝尘被带到了一处偏僻的房中。

“这贱丫头平日里疯疯癫癫的,也不接客,客人都打走了好几个,”那人埋怨道,“等会若是有了什么意外,爷在里面喊我便是。”

赵绝尘摆了摆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楼下,一个一袭青衣的少年翩然而至。

也不理会旁人搭理,便直直的向着楼上走去。

“诶诶诶,这位爷,你…”

“找人。”少年甩下冷冷的一句。

和,一小包冷冷的银子。

那人干忙不迭的收了起来,脸上再次赔上笑容,内心里却暗自嘀咕。

今天这什么日子,怎么来的都是些喜欢甩钱的主!

“爷想让哪个房的姑娘赔,跟我说便是,爷!爷!”

眼见着这奇怪的少年不搭理自己,径直上了楼,那人在楼下叫道。

铿。

那少年腰间的佩剑,瞬间出鞘。

“将军府李浩天,出了什么问题我担便是。”

一道寒芒,直直的横在那人的脖颈旁边,似是冒着缕缕的寒光。

“知道了,爷…爷您请。”

铿。

对不起了。

哥。

恐怕等你回来,都城里又多了一个你的传说。

少年伪装下的李扶摇收剑入鞘,心满意足的上了二楼。

不用问,她早就打听好了那女人的位置。

而与此同时,赵绝尘刚一推开房门,便听到了一阵抽泣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