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最新)盛浅李明启小说完整版

2021-09-06 21:01

祁少的特工娇妻

推荐指数:10分

盛浅李明启是作者痴冬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这部作品构思新颖别致、设置悬念、前后照应,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特工娇妻做明星,总裁老公忙追妻!

《祁少的特工娇妻》 第十一章 自找打脸 免费试读

伴随着叶闵修妒恨的目光,盛浅把头靠在祁夜肩膀上,语气轻柔的说道,“老公,我们走吧!”

走出老远,想着刚刚叶闵修的表情,盛浅笑出了声音来。

祁夜莫名的看了她一眼,刚要说话,迎面走来了一个女孩,洁白的短裙映着她更加天真无暇,只可惜她长了张嘴。

“祈哥哥,我们好久没见了,你最近怎么样?”

盛浅在一旁暗地撇嘴,果然,什么地方都不缺一股清新的绿茶味。

“挺好的。”

祁夜漫不经心的点点头,就要带着盛浅继续往前走。

“祈哥哥!”

那女孩往前追了两步,咬着下唇,似是有些倔强,“我刚才听母亲说你结婚了,是谁啊?嫂嫂我见过吗?”

盛浅觉得她有点多余,这姑娘眼神是有多不好,她这么大的人都瞧不见。

“盛浅,我夫人。”

说完,祁夜还暗示性的摸了摸盛浅的肚子,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怀孕了。

这时那女孩仿佛才注意到盛浅,抿着嘴,勉强的笑了笑,“这位姐姐好,我是白茜茜,从小和祈哥哥一起长大的。”

盛浅勾起嘴角,这才知道,这姑娘不但眼神不好,耳朵也不好,记性更不好。

之前还嫂嫂的喊着,现在就变成了姐姐,还暗示她和祁夜一起长大,是青梅竹马的关系。

“原来是白小姐啊。”她扭头,小声的埋怨祁夜,“你怎么不和我提?既然是一起长大的妹妹,你应该多照顾一些!”

看着白茜茜逐渐苍白的脸色,盛浅笑了笑,这种段位的绿茶,恐怕连盛馨柔都比不过。

祁夜看了眼时间,拉着盛浅走了出去,“奶奶说了,让你回去休息,别耽搁时间了。”

盛浅拽了他一下,和白茜茜说道,“你祈哥哥忙,下次有事情,可以找嫂嫂帮忙。”

说完,拍了拍她肩膀,就和祁夜一起出去了。

回到车上,盛浅实在没忍住,问祁夜,“你这么忍心让我欺负她?我看她都快哭了!”

本来她不想搅合这摊浑水,但在白茜茜往这边来的时候,祁夜隐晦的碰了碰她,让她帮忙,身为合作伙伴,她义不容辞。

祁夜疑惑,“有吗?只是她很烦,每次都看着我不说话,耽误时间。”

“噗!”

盛浅笑了,这是媚眼抛给瞎子看,祁夜完全不开窍,也不知道白茜茜怎么坚持了这么多年,还真是辛苦了。

祁夜不知道她为什么发笑,但他还是提醒道,“你现在是我妻子,在外面要尽到妻子的义务,禁止所有莺莺燕燕出现在我身边,必要时打发走他们。”

越说,盛浅的目光就越诡异,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对女人这么避之不及的男人。

“好。”

盛浅答应下来后才忽然想起来,把镯子拿下来,“这个太贵重了,况且我们之间只是合作,你收回去吧。”

祁夜看着镯子半晌,最后摇头,“你先收着,以后去见奶奶,你都戴上。”

盛浅还想说话,但祁夜态度坚定,她只好先收下。

车内安静了下来。

到别墅门口,祁夜才再次张口。

“收拾东西去吧。”

盛浅一愣,这么快?她还没想好要不要搬过去和祁夜一起住呢。

见她不说话,祁夜索性下车,拉着她一起走了进去。

果然,余华就坐在客厅,等待着盛浅回来,她要好好质问,今天祁家的寿宴,为什么没有邀请她们!

在江城有头有脸的人都去了,唯独她们没收到邀请函,让盛家脸面何存?

“你还敢回来,今天……”

话说一半,看见祁夜后,余华就自动销声了。

过了一会儿,余华挂上勉强的效益,“祁少来了?这边坐,我让馨柔给你泡茶。”

“不必了,我是来接我夫人回家住的。”

然后,扭头示意盛浅收拾东西去。

祁夜大长腿一迈,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

盛浅前脚刚上楼,余华就坐不住了,随意找个理由回到楼上,去了盛浅房门口。

“停下!”

盛浅没有理会,还在自顾自的收拾着。

见状,刚刚余华未散的怒气,再次卷土重来,上前抢过盛浅的衣服,“没有我的允许,你坚决不能搬出去!”

盛浅把衣服夺回,塞进了皮箱里,面无表情的看着余华,“现在这么有能耐了?刚刚怎么像个泄了气的皮球,如果不想让我搬走,你可以去求祁夜,看看他答不答应。”

她可算是看明白了,这些人都对祁夜十分忌惮,拿祁夜做幌子,没几个人不怕。

“盛浅,你现在还是这个家的一份子,我是你母亲!”

盛浅嘲讽的笑了笑,“扪心自问,你有把我当过女儿吗?余夫人?还有谢谢你提醒我,既然嫁人了,我会把户口迁走的!”

说完,推着皮箱就出去了,余华在后面跟着磨叨。

“今天祁家的寿宴,为什么没有邀请我和馨柔,你知不知道这样做,盛家会被人耻笑的?”

“还有,你身为叶闵修的未婚妻,嫁给祁夜不觉得羞耻吗?给盛家蒙羞!”

“馨柔有你这个姐姐,真是她的悲哀。”

从楼上磨叽到楼下,盛浅一个个回答她的问题。

“我自己一个人就能代表盛家,我去了,就代表盛家去了。”

“我嫁给祁夜,你要是不满的话,可以亲自和祁夜理论。”

“还有,有盛馨柔这个妹妹,才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败笔。”

说完,盛浅正好站在祁夜面前,把箱子递过去,“都收拾好了,我们走吧。”

祁夜点头。

“等等!”

祁夜停下脚步,扭头看向余华。

余华肢体有些僵硬,她本就是冲动,现在看祁夜停下,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时候盛馨柔从房间出来,扶住余华,柔柔弱弱的说道,“姐夫,如果我姐姐做错了什么,您不要怪罪,体谅她一些,叶哥哥这段时间已经很少和姐姐联系了。”

言下之意,盛浅和叶闵修还是藕断丝连。

盛浅嘲讽十足的看着她,鬼知道盛馨柔听了多久墙角了,还来矫揉造作这一套,可惜不是每个人都吃这一套的。

果然,只见祁夜扭头,“我和盛浅之间的事,与你无关。”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