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方锦百里澜第3章 方锦百里澜大结局

2021-09-07 15:00

嫡女韶华赋

推荐指数:10分

方锦百里澜是作者木槿悠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文中方锦百里澜这个人物写的够好,成功之处在于对这个角色感悟及提升,级别控制很严谨。「七殿下/尊贵的身分,卑微的女子怎能亵渎殿下?」方锦不卑不亢地说,脸上丝毫没有畏惧之色,她知道他心胸宽广,更不用说她以前曾帮助过她,不然现在就该躺在床上养伤呢!

《嫡女韶华赋》 第3章 独入相府 免费试读

连着赶路,两日后,当方锦看到两个金碧辉煌的方家二字牌匾时,心中百感交集,方家!她终于回来了。

当赵嬷嬷看到她活蹦乱跳出现在方家门前,老脸上像是苦瓜一样,疑惑里带着不相信,那目光里在说。

你不是死了吗?病那么重还能活?

方锦淡然一笑,唇角优雅的一勾,“我醒来时没见着你们,也不知出了什么事,后来被一家猎户所救,养好病才出发回来,我听说山里贼人出没,还以为……感/谢上苍,你们都没事……”

赵嬷嬷慌忙点头,“是啊是啊,我们遇到了山贼,大家被冲散了,上哪都找不到你。哎,大小姐,你可算回来了。”

方锦不由得心中冷笑,给个台阶,赵嬷嬷还真会顺着下去,不过赵嬷嬷得活着,不然她怎么亲自手刃她呢?

她记得,前世她初进府时,多少丫鬟老妈子在她背后指指点点,笑话她走路像鸭子,眼神鬼鬼祟祟像耗子,把她当成猴儿来耍,赵嬷嬷尤为刻薄的叱骂她。

方锦深吸了一口气,回忆走马观花的穿过脑海,她收起隐隐悲哀的情绪,扬起优雅的笑容,抬脚迈了进去。

丫鬟和婆子们,早就知道大小姐是个野丫头,他们做好了看笑话的准备,就等大小姐出丑。

可却一路上,大小姐始终平视着,目光不再装饰精美的走廊上停留,步态轻盈的跟着引路丫鬟。

“不是说大小姐时没有教养的野丫头吗?我倒是没有看出来呢。”

“看来传言不可信呀,大小姐的出身,怎么会因为在乡下,就变成野丫头呢?”

小声的议论传进方锦的耳朵里,方锦并不在意,一路走到方府的梅香园的正房,早有丫鬟在门口候着,领着她进去。

才进去,两边设着猩红洋漆小几儿,上放着汝窑美人觚,内插着时鲜花卉,并茗碗痰盒等物,低下面西一溜四张椅上,都搭着银红撒花椅搭,底下四副脚踏。跟在方锦身后的秀霞和芙兰吃惊的伸长了脖子,四处探看。

正座上的老夫人和侧榻上坐着的美妇人正瞧着方锦,似乎很意外方锦没有和丫鬟一样,看也不看这些华丽的家具,而是优雅的行礼,“锦儿见过祖母,二娘,和二位婶娘。”

老夫人眼神犀利,她正是方书泽的生身母亲何氏,也是方府里辈分最高的老太太。这个老太太身子骨不太好,一直不怎么过问府里的大小事情,而是都交给坐在侧榻的大夫人沈氏处理。

屋外很冷,屋内却有暖气,但气氛还是有些冷僵。祖母何氏淡淡点头,挥了挥手,示意方锦起身,方锦还未起来,旁边一位穿着大红袄袍的美丽妇人盈盈上前,扶起她,热切道,“果真是个风流别致的人物儿,被好山好水养的水灵灵的。”说罢,看了一眼坐在侧榻不动的大夫人,缓缓道,“恭贺大嫂再得一位美丽千金。”

大夫人沈氏身体有些僵硬,脸上虽笑,怎么看都有些勉强,她向方锦招了一下手,道,“好锦儿,快让为娘好好看看你。”

方锦内心又是一呕,但还是顺从的迈着碎步,恭敬的颔首,站在大夫人面前,身子微福,“见过母亲。”

沈氏目光和蔼,亲切的拍了拍她的肩膀,笑道,“为娘只记得你出生时的样子,许久不见,都成大姑娘了。”

出生?

哼,这大夫人真会说话,她巴不得弄死自己,还记得她出生时的模样?方锦眼底划过冷意,面上却柔和的笑着,“锦儿感/谢母亲,若非母亲,锦儿也不能长得这样好。”

这话说的很动听,也很让大夫人沈氏满意,而在场的人越发觉得方锦是个知书达理的人,并非那种忍不了委屈的小心眼儿姑娘。

沈氏很高兴道,“回来就好,等老爷和他们姊妹从香叶山还愿回来,你要多和姊妹们到处走动一下,熟悉下方府,想要什么,直接派人到房里去说。”

“是,锦儿记得了。”方锦乖乖的点头。

她,一定会和姐妹们“好好相处”的。

沈氏瞥了一眼方锦,道,“就给你派了一个丫头?”

方锦嗯了一声,沈氏继续道,“太不像话了,赵嬷嬷怎么办事儿的?先把我的丫头给大小姐使唤着,月梅,你就跟着大小姐,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不许怠慢了大小姐,听见没?”

月梅唯唯诺诺答了声是,方锦却暗自冷笑,这么快就迫不及待的往她身边安插人么?掩下情绪,方锦仍旧微笑。

三房见大夫人安排一切,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有二房隐隐露出个不屑的笑容,而祖母何氏也是自始至终没有说过话,只是淡然的看着面前的一切。

外面这时走来一个老婆子禀报道,“大夫人,今日府中账目还没有审核,您看是否该…….”

“我就来。”大夫人沈氏摆摆手,示意那婆子下去,转而满脸歉意的对众人道,“老夫人,各位,锦儿,我还有要事,办完了再带你逛逛园子。”

“是,母亲先忙,是锦儿叨扰了。”方锦巴不得大夫人早走,连忙笑着回道。

老夫人何氏微微点头,大夫人略笑了一下,转身离开,这时,二房三房都跟着站了起来,在场的人本以为能看到女儿状告母亲的好戏,结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尤其是二房,满脸失望的离开了,一走跟着走,整间房忽然空空荡荡了起来。

只有方锦站在原地,沉默着,不说话。

许久后,老夫人何氏叹着气摇摇头,道,“真是难为了你。”

方锦不知怎的,猛地眼眶红了,鼻子酸酸的,她深深的看了一眼老夫人何氏,恭敬的行了一个大礼。

不知是动作过大,还是本来方锦身上的衣服比较短,方锦抬起手时,袖边缝补无数次的痕迹,纤细的满是伤痕的手腕,落入了何氏的眼里。

小中大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