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阅读)赵千秋易璟烁全文免费 赵千秋易璟烁

2021-09-07 21:00

万古千秋

推荐指数:10分

赵千秋易璟烁是作者一树春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这部小说文笔有保证,基本不会给读者喂毒,是作者很有代表性的一部现代言情小说。下面看精彩试读!上辈子被自己的妹妹和丈夫一起背叛,在死的时候才知道那默默陪伴她的男人。赵千秋发誓下辈子她会和易璟烁相伴到老。易璟烁勾了勾唇角,眸间满是宠溺,“我的小姑娘。”

《万古千秋》 第1章 免费试读

亥时,宁国公府,缪琼苑。

今夜本是雨雪天,殿内火盆烧的火热,竟察觉不出一丝寒意。

红鸾帐内女人娇嗔中带着媚意,“夫君,今日妹妹头七未过,妹妹会生气的......”

“生气?”男人嗤笑一声,“她赵千秋如今不过一缕幽魂,能奈本世子何?”

女人往他怀中缩了缩身子,尽显可怜姿态,含羞带怯地对上男人的眸子,“可妹妹牌位就在桌上,千月心中不安。”

宁怀安保护欲得到满足,抄起一旁的绣花枕头猛地扔向不远处的木桌。

木桌骤然粉碎,牌位却是完好无损地摔落在地,赵千月得意勾唇,眸中得逞之色一闪而过。

赵千秋浮在空中,看着面前这一幕,心中钝痛,比那日被困在火场还要痛。。

她猛地想要冲向二人,身子却被禁锢在原地,赵千秋红了眼,歇斯底里地嘶嚎起来。

她死的那日,宁怀安听了赵千月的提议,请了大师做法,美曰其名替她超度,实则是赵千月和大师勾结,将她灵魂锁起来,此生不得轮回。

赵千秋墨发披散,一身白衣上尽染灰烬,看向红鸾帐的双目通红,决眦欲裂,恨不得撕碎那一对狗男女。

“夫君,你说我们设计千秋的事,万一败露可怎么是好?”完事后,赵千月趴在宁怀安怀中,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在他胸膛画着圈。

宁怀安轻笑一声,将她的酥手握住,眸中阴狠之色毕露,“败露?知道这事的人,本世子早就下令处死了,千月尽管放心。”

“千月相信夫君,只是待那人回来,定会彻查千秋的死因,可万万不能让他知道是我们放火将千秋害死的......”赵千月说着,面上有一丝嘲讽,赵千秋那个傻子,谁说好话就信谁。

是他们做的?赵千秋瞪大了眸子,一时呼吸微滞。

“好......”宁怀安方启齿,门便被人一脚踹开,他猛地抬头看去,一人着白袍而来,面上如覆寒霜。

他肩上还残着些许雨雪,风雪从门口灌入,殿内几盆火盆带起的温度,倏然褪去,赵千月赤着身子,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你说,她怎么死的?”易璟烁寒声质问,语气竟比殿内的温度还要冷,他步步上前,眼底是肆虐的风雪。

见他,赵千秋鼻尖微红,挣扎着想要走到他面前去。

赵千月本能的畏惧他的气场,缩在床脚,不敢吭声,宁怀安已经穿戴整齐,从床上站了起来,“越王这是做什么?”

易璟烁不言,提剑指向宁怀安,剑尖直逼咽喉。

“越王深夜造访宁国公府,是要杀了本世子?”宁怀安瞳孔微缩,强打起胆子,“你可知这会影响两国议和?”

易璟烁冷眼瞧着,余光看到赵千月要偷偷逃跑的动作,冷笑一声,反手将长剑一掷。

赵千秋还未回过神,便听赵千月一声惨叫,再无动响,那一剑径直贯穿了她的脖子。

宁怀安就是个娇惯大的世子,哪里见过这样的场景,当即腿脚发软跪坐地上,血腥味中夹杂着一股骚味,在空气中弥散开来。

“本王尚且不舍得抢她分毫,你竟要了她性命,死有余辜!”易璟烁眸中愈冷,抬脚踹向宁怀安胸口,后者飞身出去,狠狠撞在墙上,发出一声闷响后,坠在地上不再动弹。

看他眉峰紧锁,赵千秋想要替他抚平眉头,可她没法动弹。

易璟烁似有所感,视线触及地上的牌位,目光柔和,走上前,弯腰将它拾起,收在怀间。

温热的气息瞬间将她包裹,她死后再也没有感觉过冷暖,赵千秋突然发现,自己不再被拘在原地了。

她讶异地走了几步,那大师下的咒,果真是解了,赵千秋心中暖流涌动。

她伸手想要碰碰他,手却从他身体中穿过,赵千秋失落地收手,愣愣地看着易璟烁。

若当时她选择嫁给他,如今她的生活应当安乐美满才是,可那时,她分明对易璟烁动了心,却被奸人挑唆,不愿随他远嫁,甚至对他恨入骨髓。

可她死后,才从赵千月和宁怀安的言语中得知,当年的事,都是他们一手策划。

赵千秋心尖钝痛,殿门处传来动响,几人从外走来,似乎是易璟烁的手下。

“把这里烧了吧。”易璟烁依旧将牌位揽在怀中,冷声下令。

黑衣人摇头制止,“王爷,不可,赵姑娘的魂魄被拘泥于此,若是烧毁,赵姑娘可就没办法转世了。”

易璟烁闻言,着了急,一把抓住那人肩膀,“此话当真?本王要怎么做?”

黑衣人抬手指向一个角落,“王爷你看那里。”

赵千秋心道不好,大声叫喊着想要阻止易璟烁走过去,但她说什么做什么,他都看不到。

黑衣人面带嘲讽,嘴角噙笑,将手中捏着的粉末洒出,趁易璟烁回身躲避,一把抽剑刺去。

他一手捂着口鼻,一手紧紧抱着牌位,赵千秋急得大叫,想让他放下牌位,可男人倔强不肯松手,那剑便直直没入他的胸口。

赵千秋瞳孔猛缩,看他倒下想要扶住他,手却再一次穿过。

“王爷,这些年多谢您的栽培,也多亏了您因为赵千秋的死,下令将安排在她身边的枫卓处死,否则我怎么能有机会杀了你呢?”黑衣人说完放肆笑出声,走到一边将烛台踢翻。

火焰窜到窗纱上,肆意地燃烧,黑衣人不疾不徐地走到门口道,“我这就听您的话,将这烧了,下次再见,就是您的葬礼,在下一定风光出席。”

火光愈演愈烈,将缪琼苑吞噬,赵千秋眼见着易璟烁的生机一点点流逝,嘴角却慢慢爬上一个满足的笑。

“千秋,你别走太快,我来追你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