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吸血鬼传林麟趾张婕(已完结)

2021-09-08 06:03

吸血鬼传

推荐指数:10分

吸血鬼传中主要人物有林麟趾张婕,是作者逸足最新为大家著作,正在网络火热连载中。全文讲述了好似困在沙漠里的旅人,终于喝到甘甜的清水,林麟趾躺在床上,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突然间,没有任何预兆,他的脸发生了剧烈变化。它翻身趴在床上,把头伸到床边,使劲地干呕。

《吸血鬼传》 第1章 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 免费试读

"麟趾?还没有?”外面的女人又把门敲了起来。

那熟悉的声音,让林麟趾勉强回首。

就在这时,他几乎失去了知觉,若非被张姐的声音给惊醒,怕是此刻满脑子剩下的只会是肉体的本能,他不敢想像如果会发生什么事。

在外面敲门的就是他所干活的酒馆老板张婕,林麟趾叫他张姐。

大林麟趾三岁,两年前大学毕业,在家人的资助下,在找工作不顺后,在家人的资助下开了一家酒馆,当了老板。

"张姐,我在!"林麟趾把舌尖咬得死死的,集中精神。

啊,今天我们家包饺子,知道您喜欢吃,就把您带来过来!”张婕在门外说。

林麟趾打开房门,顿时一股恶光窜进来,他像蛇蝎一样迅速地在一旁闪现。

张婕说:“白天的大白天还开着灯,也不拉窗帘!”张婕说,放下手中的饭盒,就要去拉窗帘。

"张姐,不要!"林麟趾怎么敢让她拉上窗帘,连忙将她拦住,“张姐,可以先关上门吗?”

张婕的身形和林麟趾差不多,她发觉他有点苍白,关心地问:“你的脸色怎么这么白,是病了还是…?”

"擦!可不可以先把这该死的门给我关上!”林麟趾突然怒火中烧,怒火中烧,怒火中烧。

张婕被吓了一跳,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噢!“她把门轻轻关上,然后带着奇怪的目光望着林麟趾。

这个多月来,在她的印象里,林麟趾是个非常内向、谦和的人,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样粗鲁。

似乎是人,都有不为人知的一面。

张婕的嗓音很小,很小,你怎么啦?

没有阳光,心情就平静了很多,林麟趾摇着头说:“对不起,张姐,刚才…”

张婕说,“没事,饿了,来吃饺子吧!”张婕说着打开饭盒,把飘着香味的饺子递给他。

说起饥饿,林麟趾的确是真的饿了,但是他饿得并不能让饺子吃饱。

林麟趾的目光不由自主地朝张婕的脖子望去,他下意识地咽着口水。

张婕抓住了他的眼睛,秀气的脸上生出一丝粉霞,妒忌道:“瞧,快吃饺子吧。”

林麟趾一愣,低头使劲揉着眉心,强忍着对血的渴望。

张雯心里想着自己的小九九,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异样。

"你不要误会,今天真的是我们家做的饺子,我想还有它,不如…"张婕欲盖弥彰地似乎要掩饰什么。

任何人都看得出来,他对林麟趾有些好感。

这位平日内向沉默寡言、固执而傲慢的男人,在这一个多月的相处中,的确已有微微触动她心底的那份柔情。在她大学的时候,张婕就曾经戏称她的愿望是毕业后赚钱开一家酒馆,然后养条狗,养个男人。

既然狗还没有,倒不如先养一个人。

林麟趾压抑着自己本能的冲动,他因强烈的克制而使全身不断地颤抖。

张婕也终于发觉自己不对劲,把饺子放下,将他扶到床边坐下,然后蹲下抬头看着他,焦急地问:“麟趾,你到底怎么了?”身体怎么都在颤抖,身体不舒服?用不着去医院看看?”

林麟趾坐在床边,低头一眼看见她仰着的脖子。

"吼叫!

林麟趾闷闷不乐,低头一张嘴就要咬张婕。

张婕被他突然的动作吓坏了,一声大叫,以为他要去吻一下。

那一声惊叫,好似当头棒喝,让混沌的林麟趾顿时清醒过来,他猛地将张婕推开,然后狠狠地一巴掌打在自己脸上。

林麟趾将脸埋在掌中,嘟囔着:“对不起,对不起

张婕呆呆地望着他,站起身来,揉着被撞得有些疼的臀部,说:“没有…没事的!凤指头,真的不用去医院看看?”

林麟趾摇头。

张婕又想说些什么,却被林麟趾打断。

"张姐,我感觉不舒服,你可不可以先去,我要安静地休息一下!"他这是逐客令。

张婕皱着眉头,点了点头,说:“那我先去吧,你好好休息一下,晚上不想来上班,发个短信好,不扣你薪水!

她很担心林麟趾,但毕竟以现在两人的关系,还不够熟到她可以留下照顾他。

等张婕走出房间,把门轻轻关上的那一刻,林麟趾如虚脱一般,瘫软在床上。

它全身好像有无数个蚂蚁在撕咬,饥渴的灵魂似乎要把**吃掉。

无论获得什么,都要付出同等的代价。

吸血鬼有永生之力。

而吸血鬼又怕烈焰和黎明,只能喝血,吃尘土,永远如死一般。

林麟趾的意识开始模糊不清,他脑子里浮现出一个满是花的黑影,迷惑了他。

"这世上,强者为尊,弱者为奴。这是一个社会,到处都是人吃人,你只是用一种更直接的方式。

万事万物,都是刍狗。

您可以吃猪,您可以吃牛,您可以吃羊,您可以吃狗,为什么不能吃人?

也许以前,你仍然可以因为是兔死狐悲物伤其类,但是现在你已经是吸血鬼,不再是人类了。尽管相貌相似,但人类只不过是一个个储存和保存着美好血液的容器。

你们所要做的就是抓住它们,然后用牙齿打开器皿,然后饱饮血液,感受生命在齿间的跳动。”

恶魔的教唆,渐渐地让林麟趾的眼睛变得红润了,他也不自觉地发出?人们笑了,他已经等不及夜幕降临了,于是就开始尽情地猎杀。

"砰!"

那房间的门又响了起来。

林麟趾血红的眼睛里闪着一丝残酷的笑意,他身子一动,立刻走到门前。连躲避烈日的烈日也顾不上了,打开门伸手便抓起那名敲门者。但是他捞了一个空,因为外面根本没有人。

太阳照在林麟趾的身上,犹如被硫酸泼过,他的身体立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腐烂。心灵深处的恐惧和痛楚使乱如麻的林麟趾醒了过来,没人再去探查刚才是谁在敲门,他闪入阴影准备关门。

哎呀?”

打烊时,他瞥了一眼地上有什么东西。

左探出受阳光侵蚀的左手把它一把抓住了,然后把门使劲一甩。

短短的十秒钟,阳光已经对他造成了相当大的伤害,双臂都可以看见白骨露出来。

就在林麟趾把注意力从自己的伤口转到左手抓进来的时候,林麟趾突然愣了一下,然后是难以置信的狂喜。

他手里拿着两个透明的、巴掌大的袋子,里面装着红色液体。就在包包中间,印着一个大大的英文单词——BLOOD。

虽然林麟趾的英文可谓烂到了极点,却也知道blood是血的意思。

没来得及多想,咬开袋子,把两袋血灌到喉咙里,林麟趾舒畅地呼气。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