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花妍花柔 药香田园:神医娇妻有空间花妍花柔

2021-09-08 09:00

药香田园:神医娇妻有空间

推荐指数:10分

精品好书《药香田园:神医娇妻有空间》是来自作者月亮鱼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花妍花柔,书中主要塑造的女主形象也深得人心,全文主要讲述21世纪女军医花妍意外穿越成农家孤女,上有一堆极品亲戚天天作妖,下有一对病弱弟妹嗷嗷待哺。为了筹钱给妹妹治病,花妍被迫当了冲喜新娘。谁知新婚之夜夫君醒了,第一件事就是要休了她,娶花妍那虚伪无耻的恶毒堂姐!众人欺她,辱她,毁她、害她!她就左手毒药,右手银针,把各路渣男贱女虐的瑟瑟发抖!只是当她蒸蒸日上,把休书丢给杀伐果断、高冷无情的夫君之时。狗男人却反手将她拽进怀里,红了眼:娘子,命给你,你别走!

《药香田园:神医娇妻有空间》 第5章 免费试读

花妍刚惊讶了下,四周景物倏然变化了。

本来花妍是在济民医馆后院的角落里,身边是陈旧的砖石围墙。

眨眼就变成了一片荒地,离她不远的空地上放着几十个,每个都足有一米多高的粗木条大箱子。

视线所及,花妍只能看到几十平米大的一块地方。

再远处就变得混混沌沌的,光线虽然明亮,却看不到天空,也没有太阳。

“这是?”花妍愣了下,立马就想到了:难道这是另外一个世界,随身空间一类的?

她霎时欣喜若狂,立马奔向那几十个大箱子。潜意识里觉得:能藏在空间里的一定是宝藏!她不敢奢求太多,只要能找到价值五六百两的东西,够給妹妹买雪参即可。

结果,花妍卯足了劲掀开一只大箱子,竟然看见里面的东西闪着乌亮亮的光。

分明是一堆乌黑的,不知道是用什么金属打造成的铠甲。

古代社会,铠甲这种玩意,普通人绝对不能随便拿出去换钱,否则后患无穷。

花妍有些泄气,赶紧关上箱子打开下一只,结果,还是铠甲!

一连打开了二十几只箱子,全是铠甲,累的胳膊都酸了。她揉了揉,咬牙继续开下去。就不信了,难道箱子里就只有铠甲?

又打开了几只箱子,铠甲没有了,但出现了刀枪剑戟,盾牌......

所有的兵器刃口都是雪亮的,没有丝毫的锈迹,像是被人精心保养后才放进来。花妍随意取出一柄长剑试了试,吹毛断发,锋利无比。

“这特么的就是个兵器库啊!”

直到打开了最后一只箱子,发现里面满满的都是弩弓,花妍彻底失望了。

所有的铠甲和兵器上都有精美的狻猊图腾样的花纹,很可能它们曾经属于一支以狻猊图腾为标识的军队。这标识太过鲜明独特,不晓得来历如何?花妍暂时想取支箭出去卖卖都不敢。

万一被人认出来,有什么麻烦的背景故事,她就是活的嫌命长了。

先放着,找机会打听打听吧。

疲累的坐在箱子边上,花妍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些确实都是宝藏,但她现在缺的是钱啊!

到底是什么人?曾经拥有空间却不存金银珠宝,存一堆兵器啊!

太过分了!

怕耽误太久外面人会找她,花妍赶紧起身想离开。

忽的脚下一滑摔了一跤,摔得她整个人都向前扑去,按了一手的稀泥。

这才发现有半尺长宽的一块地不是干燥的,潮湿松软,中间全是烂泥,似乎有水源存在。

稀泥坑边上,还露出一角已经大半埋进土里的,刻着字的石片。

花妍赶紧把石片刨了出来,擦干净仔细看了看。认出石片正面刻的是:灵草茂、灵泉涌、混沌开、天地明,阴阳济、万物生。

十八个古拙的篆字。

翻过去,背面写的是:草枯、泉竭,界崩,尘归土,不复存。

花妍很快看明白了。

这个空间原来还能升级:只要有灵草,让灵泉涌现,这片空间就会扩大。

变得天地明朗,滋生万物,成为一个真正的小世界。

而一旦灵草枯萎,灵泉彻底枯竭了。这片世界就会崩塌,再不会存在。

灵泉枯竭?这里就会崩塌?

看着烂泥中间的一点点水迹,花妍简直想哭。

特么的她才拥有一个空间,这空间就要崩塌了?

虽然她对几十箱的兵器没啥兴趣,可是属于自己的独立神奇的空间是多么珍贵的存在?

怎么能让它崩?她怎么舍得让它崩?

况且是灵泉哎,能滋生万物的灵泉,简直堪比菩萨净瓶里的琼浆玉露。

等灵泉涌出来后,一定大有作用。

但什么是灵草啊?

花妍赶紧继续查看石板,发现了两行细小的字:凡草汲天地精华,寿百年不死,可谓灵草。寿千年不死,可谓灵根。十株百年草,一株灵根,可助泉涌一尺。

我去——

草本植物大多一两年就死了,能活百年及以上的,全都是草药册上罕见难采的珍稀药草。千年的,那得草本之王千年人参才符合了。

想要升级空间,她就得去采集珍稀药草弄人参,不然就得看着它崩塌?

珍稀药草要是容易采到,她就不会在这里发愁去哪里弄银子买雪参了。

花妍眼下是有心无力,一对幼小的弟妹正需要照顾,根本不能把他们丢下跑深山老林里采药。

倒是突然想起了随身的小竹篓里还装着那株用不上的凤凰珠,这种药草百年才开始结果。

能结两个果子,说明它起码一百多岁了。

就先凑合凑合吧!

花妍把已经蔫吧的凤凰珠拿出来,随便载在了稀泥坑里。

而后她擦擦手,在心里试探着念了一句:我要出去。

竟真的眼前一花,回到了济民医馆的后院。手里沉甸甸的,金印重新出现在她手心。

花峤正在找花妍,刚刚他明明已经寻了一遍,没看见姐姐的身影。

结果一转身,姐姐就站在墙角。惊得花峤连忙跑过去拉住她问:“姐姐,你方才去哪了?”

花妍深深的吸了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

她没想到自己只是想弄点钱而已,竟然从山洞男人身上抢了个宝贝。

这空间是滴血认主的,他肯定不知道。

但不管怎么样,金印绝对不是凡物,说不准他会找来。

已经成了她的东西,花妍当然不会还回去。

空间什么的太玄妙了,必须只能她一个人知道。

迅速收起金印,她回应弟弟:“没有去哪,就是累的蹲下歇了歇。峤峤,你先留在医馆照顾妹妹,姐姐想办法去弄钱。”

花峤听得点点头,哭着回:“姐姐要去哪里弄钱?奶他们肯定不会给的。”

“不给,我就抢。”花妍打定主意:“就算生拆了他们的骨头,我也要榨出钱来救妹妹的命。”

“姐姐你小心点,拿上这个。”花峤把先前从家里带来的柴刀递给了花妍。

呃——

“你放心,姐姐不会有事的。”

摸了摸弟弟的脑袋,想着就花家那破落样子,把全家都卖了也凑不够五百两银子。

花妍临走之前,又去问严蓟。

“严公子,我医术还不错。你能不能帮我介绍几个家里有钱但是很难治的病患,我治疑难杂症还挺拿手的。”

严蓟知道她想赚钱,还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咱们云丰镇是个小地方,有钱人不多,他们生病惯常都去更大的保顺医馆。日常光顾我们济民医馆的,都是没什么钱的普通人。抱歉,我实在不认识那样的病患。”

“严公子,我弟弟和妹妹暂且托付给你了。有任何事情,麻烦您派人去云岭村找我......”

严蓟的衣服上还打着补丁呢,瞧他的日子也过得寒酸。花妍叹口气,只能先离开了医馆。

回到云岭村,花家院子里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

花妍拿着柴刀缓缓走进去,正想着要怎么样逼花家人拿钱?

忽然堂屋里面,传来堂姐花翠翠的一声尖叫:“我不嫁,他们就是再有钱,我也不要嫁給一个快死的人冲喜。”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