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高冷男神暖宠小娇妻 陆初夏唐墨阳小说

2021-09-09 12:00

高冷男神暖宠小娇妻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角色名是陆初夏唐墨阳的小说叫做《高冷男神暖宠小娇妻》,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六月十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类小说,小说文笔极佳,良心作品。下面看精彩段落试读:想起这里,陆初夏又觉得自己似乎想得太多了。戴立文和张雅丽对视了一眼,最后还是张雅丽开口了。席,爸爸妈妈今天来了,是要和你谈一件事。戴太太,叫我小陆吧。鲁初夏现在能肯定对方确实有事情要做,而且对她来说可能是个坏消息。

《高冷男神暖宠小娇妻》 第2章 苦茶 免费试读

在戴家书房里,戴立文翻阅着手中的薄纸,沉默不语。

张雅丽坐在书房偏厅的茶桌前,看似悠然地泡茶,脸上的表情却并不轻松。

最后,戴立文把资料扔到桌子上,文件摔在桌面上的声音打破了一间寂静。

”“从这些信息上看,跟席席说得不一样。戴立文皱着眉头说:“即使一些我们没查到的事,她也不能说得这么详细,即使是朋友也不应该这么详细。

张雅丽叹了口气,她知道戴立文已经开始相信陆初夏了,相信现在住在自己家里的,的确不是戴席席。

「我问过小唐,这两年他从没见过席跟陆初夏有接触,他觉得两个人以前就认识。」

「会是网友吗?」

「算是有网友,能互相了解到这一点,当然是不可能的事,而且她们同城,为何不见面?」

戴立文没说什么。无论从哪方面猜测,这件事都有诡异之处,但要他去真正接受女儿的身体是住在他人灵魂的,他的理智又不能完全接受。

那到底是什么?借尸还魂?或者是幽灵上身?

「现在最大的问题其实已经不是席席上的人到底是谁,而是那件事。」张雅丽倒倒了戴立文的冷茶,动作优雅的用热水洗杯,加茶。

"你觉得怎么样?

张雅丽把茶放在戴立文面前,沉默了一会儿才说。这几年我们都欠席席,她出了事故,我们其实也很难找.”

「那你是要反对吗?」

「我不想再做席席不想做的事…」

现在她大概不是席席了。戴立文冷淡地插了一句。「她要是不是席座,就是个陌生人。此外,这件事只有席席才能得逞,席席会同意。”

张雅丽一时没说什么,半晌后才再次开口说。"不管她是谁,她现在的身体就是席座。要是哪天这些座位又回来了?如果她知道我们擅自做主让她下半生决定了她,她会恨我们的。”

"那时候,你嫁给我时,你是心甘情愿的吗?戴立文反问,他和张雅丽的婚姻是政治上最标准的结合,而这里面,从来没有想过,只有合乎。

张雅丽脸色一变,手里拿着茶壶猛烈地抖动着。「是因为我当初不愿意,所以才不愿让席跟我一样。起码,我希望她能得到她想要的。”

戴立文很冷淡地哼着,他是个十足的政客,胜过张雅丽。"我们把最好的送给她。内定的昭阳公主太子妃,她的丈夫仍然是最有希望继承家业的人。世界上有多少沈氏工业?这个Y国家又有多少人靠沈氏生活?这样的情况,别说Y国了,全世界都找不到。”

"最重要的是,"戴立文在桌子上弯起了手指。”这份婚约关系不仅仅是席席,更关系到以后的我们。那一年,你遵照父亲的吩咐,嫁给了我这个无名之辈,不也是为了那个吗?”

指尖朝上指了指,“你现在放弃,自然会有人替你送女儿出去,但是,你肯吗?”

张雅丽使劲闭上眼睛,然后猛地拿起放在戴立文面前的茶水,仰头喝干。

戴立文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那杯茶泡得太久了。

戴立文露出满意的微笑。

”“是的。因此,再苦也要自己喝下去。”

这时,陆初夏还不知道自己的命运会再次发生转变,她甚至要把灵魂互换的事都抛到脑后,她现在心中只有一个沈越。

她对与沈越的第一次见面记忆犹新。

那时候,她因为工作时被广告牌砸到左手骨折,留院观察的那一晚,在医院的小花园里第一次见到他。

这是她生命中最痛苦的时刻。

受了伤,身边没有人可以依靠,也没有人可以倾诉安慰,她还在电话里笑着说自己很好什么都没来瞒不知情的陆院长。

边笑边流着眼泪,挂上电话后,忍不住蹲坐在原地哀嚎。

本来以为晚上只有她一个人,结果沈越尴尬的从花园香樟树后面出来,问她怎么了。

那时候她也不知道哪一条是错的,竟然哭着对沈越说,你能抱抱我吗?

本来以为即使对方没有骂她神经病,也会迅速走开不搭理她,结果沈越只沉默了一会儿,轻声说,可以啊。

那晚她趴在沈越怀里哭了好长时间,她不知道她的泪腺是这么发达的,明明不管再糟糕的事情,她都能自己撑下去。

可能是因为,那天的沈越,实在是太温柔了。

可到医院里再遇那一次,简直就是那晚的判若两人。而他的状态也很差劲,忧伤的眼神中隐藏着无尽的怒火,仿佛下一秒就要崩溃了。

她含糊其辞地说:“你这是怎么回事…”她含糊不清。

自己一个人坐在花园里,静静地想着沈越,直到六娘过来问她要不要吃蛋糕时,她才转过头来。

搬到戴家别墅已有一周多了,戴席席不愧是戴家精心培养的小公主,除了父母不在身边,没什么事是不如意、不顺心的。即使是十五岁后的她都不愿再上学,戴夫人还专门请了家教上门,只是为了迁就她。

还住在戴席席的房间她才知道,原来戴席席的人今年刚刚满20,比她还小几岁,让她莫名有一种占人家天大便宜的感觉。

"小姐,今天的小吃有芒果千层和草莓卷,您喜欢哪个?是到花园去呢,还是回里屋?”

「芒果千层」,陆初夏漫不经心地说。

六姨笑着说,“我还以为小姐想吃草莓卷呢。”女士以前总说芒果吃起来软趴趴很怪。”

"六娘,我就在花园里。"陆初夏不敢多说,只好急忙转移话题。

除戴氏夫妇外,其他包括孙秘书都不知道眼前的《戴席》已经更换了内芯,一直只以为自己因车祸失忆。

而且作为从小照顾她的六姨来说,戴席和她自己的孩子一样,戴席出事,她其实比张雅丽还要着急。可她毕竟只是个保姆,很多时候很多话都轮不到她说,她也没有资格说。

而且除六娘外,偌大的别墅里也只有司机王叔和管事齐叔。整座房子都空着,一到晚上就更安静了。

这里不是家,它更像一个华丽的牢笼。

陆初夏非常喜欢这位姑姑,她是唯一一个在这个富丽堂皇的笼子里给陆初夏温暖的感觉。

六娘一边把蛋糕切好,一边悄悄地跟她抱怨戴芸芸。

""小姐,您对芸芸小姐也是如此。当天她说太太给你买的是限量包,她也要一只,要不就被管家拦住,说不定又跑到医院和你闹。女士这回可别答应她了,从小到大你有什么她都要。”

六姨微弯下腰,低声说:“她昨天就飞欧洲了,听说太太答应了,还答应她负担所有的费用,不知是不是她又闹出来了。为了自己是先生亲弟弟的遗腹子,先生可怜她,觉得总归是自己亲侄女一直养在家里,可是她从小到大给小姐添了多少麻烦,给小姐你添了多少麻烦,他可怜她。

"六娘",陆初夏温柔地望着这位全神贯注的人,"谢谢你。"

六娘很不好意思,连忙摆手,“小姐你突然说这是干什么的。”

二人正热热闹闹地谈着,见了几天不见的戴立文和张雅丽跟管家齐叔一起向花园走来。

六娘急忙为戴立文和张雅丽准备好茶点后,便识趣地跟着齐叔走,张雅丽笑着拉着陆初夏的手,神情亲热地让她坐下。

陆初夏有些莫名,但又知道什么叫无事不登三宝殿,所以她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地等着对方开口。

「席席,这些天住的还习惯吗?」张雅丽笑着开口,还主动为陆初夏添了点茶。

”“当然,这没什么麻烦。六娘对我照顾得很好。”陆初夏谨慎的回答,她凭直觉觉得今天来的人很差。

可是,即使她不是戴席席,好歹现在身体也是戴席席吧?另一个人也不能对她做什么。

想起这里,陆初夏又觉得自己似乎想得太多了。

戴立文和张雅丽对视了一眼,最后还是张雅丽开口了。

"席,爸爸妈妈今天来了,是要和你谈一件事。

"戴太太,叫我小陆吧。"鲁初夏现在能肯定对方确实有事情要做,而且对她来说可能是个坏消息。

面对如此驳脸,张雅丽也不生气,表情连变都没变,还是笑着说,“好的,小陆,今天我们来,是想告诉你,席上的她其实是有婚约在身的,表情甚至没有改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