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麻衣弃婿王初雪李小欢全文阅读(完整版)

2021-09-09 21:00

麻衣弃婿

推荐指数:10分

精选热书《麻衣弃婿》由著名作者愤怒的佬烟最新创作的都市风格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王初雪李小欢,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当我16岁的时候,爷爷告诉我,王家已经成了济水的大家族,等我过了20岁,就可以去王家,和王初雪结婚,做家里的女婿,这是早已定好的事。但我并不太在意这些,我只是喜欢王初雪,十年来,从最初的孩子,王初雪已经长成了一个美丽动人的女孩。

《麻衣弃婿》 第3章 王家有事 免费试读

看着王家的车消失在路口,我心中充满了愤怒,想不到爷爷刚刚下葬,王家居然就要解除婚约,更让我愤怒的是王初雪对我的态度,她居然说只把我当做哥哥。

我重新跪在爷爷的坟头,眼泪止不住的流着,爷爷死了,王家的婚约也不算数了,现在我感觉自己已经被这个世界给抛弃了。

那天我在爷爷的坟头跪了很久,直到天都黑了我才回去。

刚刚走到门口我就闻到一股香味,那是炖肉的味道。

我心里奇怪,这么多年都是我和爷爷两个人住在一起,现在爷爷死了,家里除了我已经没有人了,那是谁在给我做饭?

难道是王初雪,她留下来了?

想到这我心里忍不住激动,一把推开门走了进去,来到厨房,我顿时愣住了。

厨房里有个女人,正坐在灶台烧火,锅里冒着热气,飘出一股香味,里面炖着一只鸡。

我原本以为那个女人会是王初雪,可是并不是,而是一个我从没见过的女人,她穿着一身淡黄色的衣服,一头黑亮的长发,看模样跟我差不多大,很漂亮。

女人看到我,站起来对我微微的笑着。

我皱了下眉头,这个女人我从来没有见过,所以根本就不认识她,可是她为什么会给我做饭?

“你等一会,饭马上就好了。”女人笑着对我说,声音温柔,就像是一个贤惠的小媳妇在对面对自己回家的丈夫一样。

看着她,我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因为这个女人虽然很漂亮,可是在她身上我还是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骚味。

而且地上有她的影子,不过那影子并不是人的,而是像只猫一样,不停的晃啊晃,身后还有一只尾巴扫来扫去。

我知道她并不是人,而是那只黄皮子!

我想起了自己小时候被黄皮子骗着拜堂成亲,而且还吃了死老鼠,心里顿时大怒,转身在房间里面拿出爷爷的七星宝剑,对着她大声的吼道:“孽畜,还敢来迷惑我!”

爷爷说过,当年我之所以大病了一场,就是因为被这畜生给骗去拜堂,让她影响了我的命理,没想到爷爷刚死,这畜生居然又来迷惑我。

虽然它有点道行,不过这么多年来爷爷的本事我都学的差不多了,所以根本不怕她,只是爷爷说过,我的命理跟她的相通,对付起来有点麻烦。

听到我的话,她一脸的委屈,眼睛里面泛起了泪花,看着楚楚可怜,对我说道:“你就那么无情吗,当年咱们可是拜了天地的。”

我冷笑一声,当年拜堂是她骗的我,而且害得我大病一场,这些事情我都记得。

不过爷爷也说过,这只黄皮子并没有做过什么坏事,要不然他早就用七星宝剑砍了她了,而且我当年毕竟是跟她拜过堂的,命理有了纠缠,所以不好动她。

“当年的事情我可以不在乎,奉劝你以后好好修行别再出来烦我,要不然我真的会一剑砍了你的。”我说着口中默念咒语:“睛如雷电,彻见表里,无物不伏!”

这是爷爷教我的镇妖决,源自《玄黄经》,在我十六岁那一年已经能够背下来整本了,只不过今天是我第一次出手。

咒语念出,手里的七星剑不停的抖动,我怒目圆睁,望着她,身上气势凌人。

现在爷爷刚死,这黄皮子又出来迷惑我,肯定是觉得我对付不了她,所以我一定要让她见识下自己的厉害,这样我以后才能清净。

她望着我,眼神中满是惊恐,似乎没有想到我居然会有这种手段,片刻之后她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不停的磕头,说小先生我错了,求您饶了我。

我冷哼一声,跪在地上的女人马上变成了一只黄皮子,跟小狗一样大小,浑身的毛都微微的发白了,正是当年迷惑我的那只。

我看了一眼它的尾巴,尾巴尖断了,是爷爷当年砍下来的,那一截尾巴尖爷爷给我做成了吊坠,让我从小到大都带着,说是如果真的碰到什么危险了,可以烧掉这截尾巴尖,让这只黄皮子帮忙挡灾,这是它当年迷惑我拜堂应该付出的代价。

黄皮子跪在地上不停的磕头,我并没有对它出手,因为爷爷说过,这么多年他一直在盯着这个畜生,并没有见它造过什么孽,这也是爷爷留着它的原因。

所以我并不打算把它怎么样,只是教训一下就行,让它知道我不好惹,以后少来烦我。

“走吧。”我对它说道。

黄皮子又对我磕了一个头,一张毛脸笑了起来,说道:“想不到小先生已经得到了李三爷的真传,以后一定可以大有作为,咱们可是拜过堂的,以后我也跟着沾光了。”

一听它说这事我就有些恼火,对着它瞪了一下眼睛,那黄皮子眼珠转了一转,然后嗖的一声就窜了出去。

我朝锅里望了一眼,里面确实是炖着一只鸡,不过那只鸡根本没有开膛破肚,也没有拔毛,就那么直接丢进去的,那些本来的香味也变的臭气熏天。

我叹了一口气,走了出来,知道今天这顿饭是吃不成了,那个黄皮子虽然有了道行,可是毕竟是只畜生,不会做饭,它根本不能化作人形,道行还不够,至于我看到的人,只不过是它的幻术而已,黄皮子这种东西最擅长的就是用幻术来迷惑人。

我来到堂屋,感觉到处都是空荡荡的,爷爷走了,王初雪跟我退亲了,我就像是被这个世界给抛弃了,感到特别的孤独。

想起王初雪在爷爷坟头对我说的话,我的心里就忍不住的隐隐作痛,原来这么多年,她只把我当做哥哥啊。

我一个人愣愣的坐了很久,想着跟王初雪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感觉自己的心就像是在滴血一样,我不敢相信,她对我真的没有感情。

“不对,有问题。”

我想起在爷爷坟前,王初雪跟我说话时的表情,她望向我的眼神里面隐隐的有泪光闪过,那就证明她心里是有我的,可是她为什么会对我说那种话?

从小到大王初雪每年都到我家来几次,我很了解她是什么样的人,她不会这么绝情,在坟头上刚听到她要解除婚约,我一时生气,没有细想,现在看来,她似乎碰到了什么事情。

还有王成海转身的时候,我明显的看到他的眉头上闪过了一道黑气,这是有灾祸的表现,难道王家碰到什么事情了?

在坟头王成海问我有没有学到爷爷的本事,听到我说没有,他表现的很失望,他原本的意思似乎要找我办什么事,可是听到我不会术法然后就放弃了。

想到这一点我再也忍不住,拿出爷爷留给我的三颗铜钱,开始卜挂,铜钱落在桌上,我不由的瞪大了眼睛,卦象水雷屯,乃是大凶之卦,王家果然碰到事情了!

紧接着我喷出一口鲜血,我还不到二十岁,冒然起卦已经受到了反噬,胸口如同被锤击一样。

可是我并不在意,只是想着王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王初雪有没有危险!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