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阅读)豆豆王月华小说 豆豆王月华

2021-09-10 09:01

豆豆的重生日子

推荐指数:10分

豆豆王月华是著名作者中国结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这本小说文笔情丝顺着、笔尖流淌,酣畅淋漓,感觉身在其中。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一回到家,豆豆就想知道如何在这么大的场地里卖钱。要知道,在农村,平日里乡亲们都下地干活去了,这样相聚一度的闲暇时光是很难得的。豆豆于是趁娇娥睡着的时候,偷偷进入空间。

《豆豆的重生日子》 第1章 发财计划 免费试读

豆豆又进了几次,她发现,在这个空间里,所有的东西她都可以使用。然而,唯一的缺憾是太空中所有的东西都不能被带走。

这样,豆豆把空间中的东西拿出来卖掉的想法也就不复存在了。

豆豆呆呆地撑着头,坐在床边,眼睛一闭,有点困。

脑中满是空的东西,一个又一个地萦绕在她的脑海里,使她不安。

为何老天给了她一个好的空间,却不能让她用来发财致富呢!

实在太遗憾了!

你好!"

不知道何时,娇娥已经从床上爬起来,晨光静静地泻进这狭窄的小木屋。

娇娥穿着一件淡绿色的毛衣,低领的毛衣,只有一层薄,里面还有些发黄的秋衣。

”“想些什么?那么沉迷?起床很早呀!我们今天要去学校,你愿意和我一起走吗?”

小豆豆回来了,对咯,娇娥还要去上学哦!

应该是初二的时候了,对于初二的学生来说,读书就不那么受重视了,娇娥作为一个女孩,能够有这个机会读初中,就是一种不幸。

豆豆睁大了眼睛,猛地摆了摆头。

”“什么?您不想陪我看书吗?”娇娥原本激动的脸上顿时现出愁云。

哦,不,不,我,我只是在睡醒前才睡着,要让自己清醒一点!

噢,是这样的!”娇娥笑着点点头。

事实上豆豆昨夜一直从那个空间进来又出去,弄了好半天,就是想知道空间里的东西是否可以拿出来。

尽管时空中的时间是静止的,但豆豆得出结论后失眠,所以精神并不很好。

不管怎样,豆豆还是跟着娇娥到学校上学。

这几年读书很便宜,都是***政策好,读书只要几毛钱就可以搞定。

因此,对于这位学生多了豆豆,班上同学也不少见。

"大家好!"

"老师好!

一位中年人模样的老师走了进来,他穿着浅咖色的中山装,下摆上几处打了补丁。

颧骨突出,一副圆圆的金属镜框在瘦长的鼻梁上,典型的是当时的知识分子形象。

现在,我们开始讲一元一次等式,这是一个开篇,如果学好了,对你们将来的学习会很有帮助。

它停住了,用舌头舔着干嘴唇,在班上扫视了一下同学,然后说:“所以,我希望大家都能认认真真地听我讲课,尽管大家下午都要各自回家去放牛,但希望你们回去利用空余时间,我希望大家都能认认真真地听我讲课。知足,能为师也!你们都知道了吗?”

"找到了!"班里同学异口同声地回答,每个人都端端正正地坐着,双手放在背后,一个个都表现出专心专心听讲的样子。

豆豆对这样的学习热情还是有些吃惊的。

上大学的时候,看惯了那些同学懒散而不听课的样子,每次老师在上面讲课,都会有许多人在下面做小动作。

有些人用手撑着头假装在听,其实是耳朵里塞了个MP3,听着流行音乐。

有些人手里拿着ipad,低着头,注视着抽屉,手指在上面快速滑动,或者玩游戏或者观看精彩的电影。

总而言之,老师们似乎总是提不起自己的兴趣,只有自己去玩的东西才是最重要的。

依然是那个年代的学生纯朴啊!尽管许多人听不懂老师所说的那一元一次方程,但,他们的眼睛却始终没有离开过老师。

那种对知识的渴求、求知的光芒,也许是这一代教师坚持下去的不竭动力吧!

要知道,在这个年代,老师们都叫他臭老九,地位很低,说错一句话还会经常被拿去骂,肯当老师的人不多。

听完一节课,豆豆只觉得全身僵直,都有点不动。

就是这种学习气氛给闹的,每个人都这么认真,她虽然经常想瞌睡,但还是觉得很不好意思,每次都打起精神来,把眼皮打得起,以及黑板上那密密麻麻的数字。

"豆豆,豆豆,老师正在叫你呢

突然间,娇娥用指头使命从旁边戳了戳她的小蛮腰:“快,快起来,回答问题啊!”

大豆警觉的擦着嘴边流着口水,拉了拉衣角,站了起来。

"老师,怎么了?

”“您问我什么?您是来听课的学生吗?”

这位教师当然是第一次遇到一个如此粗鲁的学生,以前从来没有一个学生敢问过他。

他把金属框的眼镜往上推了推,眼睛瞪得很大,一脸凶恶地望着面前这个瘦弱的小姑娘。

快,你上来,把这道题做出来,如果解不出来,今天中午不要再去吃晚饭了!

教师把粉笔灰弄得发白的手指伸出来,食指和拇指紧紧握住一只粉笔头,准备递给豆豆。

豆豆从容地走上讲台,接过那小小的粉笔头,在黑板上飞快地书写着解决问题的步骤。

教师一脸怒火中烧,这个学生上课注意力不集中,他一直盯着她好一会儿。

似乎是她太优秀了,早学了这一章的知识,才听得这么不认真。

"我完成了,老师!"

"写完后回到你的座位上!你们学到了知识这很好,可是下次还得给老师点面子嘛!

后句他几乎是在耳语来着,本该只有豆豆能听见。

豆豆听话点着头说好,然后走回自己的座位坐下来。

娇娥向她竖起大拇指:“豆豆,你真是太好了,我听得这么认真,都不知道该如何下笔来做那道题!

班里立刻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此时的学风就是好的,谁要是在某个方面做了一点小成绩,别的人马上就会拍手表示赞赏。

看着全班同学笑了笑,看来要与他们相处融洽也不难啊!

午后,豆豆和娇娥在山上放了一阵子牛,这是南方常见的一种大水牛,在这个季节,田地都荒芜了。

为使下一年家里还能继续养一头水牛帮忙耕田,所以家里凡是有小孩的人一般都会被派去放牛。

乡村中学的教师们也很赞同这一点,毕竟没有了庄稼,他们也就没有赖以生存的粮食,肚子吃不饱,还教什么书呢!

娇娥扯了一根牛草,拨弄着地上的一只大黑蚂蚁,不时抬起头来看那头大水牛。

”“豆豆,你说,我们以后还会这样活下去吗?家里养的牛没完没了,在家养孩子。”

豆豆正在那儿够到一片很奇怪的树叶子,一听到这些,她就停下脚步,回过神来,回答说:“不,将来啊!住在宽敞明亮的房子里,有一台娱乐设备,一台电脑,一台冰箱,一台彩色电视机,一台洗衣机,每个家庭都有这些电器,所以许多事情都可以用机器来做,只要赚钱就行了。”

「真的是吗?」豆豆望着远处低矮的农田,望着田里枯黄的桔梗和衰败的野草,仿佛觉得豆豆所说的日子与她相去甚远。

突然间,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男孩,把一个东西放在娇娥的头发上。

大虫子啊,大虫子啊,大虫子…”小男孩大声喊叫着,手指指着娇娥的头顶,装得很吃惊。

柔娥马上就像踩了弹簧,跳了起来。

”“虫子在哪儿?快点,快点帮我拿下来…

娇娥在那儿直跺脚,急切的泪水要流出来了。

一只手指着娇娥,一手抱着肚子的小男孩笑着说:“哈哈哈……哈哈哈…”

”“这是什么虫子?“是你自己吓唬自己!”小男孩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接着又认真地咳了几声。

"你坏了,你坏了,看我不收拾你…"说着,娇娥就要到地上去找刚才那只蚂蚁,要放在男孩头上。

”“好吧,你们俩去看电影怎么样?这是刚出来的刘三姐,听说可以好看,刘三姐的嗓音很美,人也是长得一等一的标致!

"刘三姐?豆豆记起前世的时候,总是不喜欢看那些唱戏的东西,可是妈妈就特别喜欢,尤其是刘三姐之类的老电影,她是百看不厌。

原本对妈妈来说,这些电影是她儿时美好的回忆啊!那么一定要去看看,在那个年代看电影会怎么样?

”“好,我们现在就走,哪儿?快带我们走吧,二蛋,听到没?”

很明显,娇娥是个电影迷,一听到电影就会感到很兴奋。

你们的牛呢?”二蛋反问,笑着反问。

如果你不管它,那就去管它,我现在就把它赶走,我们马上出发!

”“好吧!二蛋也顺道回来带点好吃的在路上吃吧!」二蛋一溜烟就顺着小道跑了。

三个人,翻山越岭,几次翻山越岭,豆豆都累得抽筋了。

以前她从来没有走过这么远的路,若要走那么远,一般也是坐着车去,哪有这样,就用两条腿,腿又不是马达,真是,豆豆开始后悔陪他们一起走了。

步行时,天便渐渐暗了下来,绕过一条小路,眼前豁然开朗,又是一处村庄,看上去还挺整洁。

村门口有棵老槐树,槐树下是广场。

说是广场,不如说是一片空地,即一片没有长草的泥坪地。

也许是因为要开拍电影,村口已经聚集了很多看热闹的人。许多人从自己家里搬来小凳子,端正地坐在广场上,一个接一个,还挺有序的。

最后,一个年轻人扛着投影仪,把投影仪放在一张已准备好的四边形木桌上,双手转动投影仪上的手柄。

灯光打在对面的白墙上,他不停地转动那根手柄,慢慢地出现在墙上的黑影。

偶尔还会有人冒出一个人,把自己扔到墙上,引来一片哄笑。

「出发,出发,不要挤我,不要挤我

二蛋与豆豆和娇娥早就选好了高座,他们三个趴在一堵高墙上,从它们身上正好可以完整地完整地看到墙上播放的电影。

唱起歌来,伴随着那水声,不时还引起大家一阵欢笑。

豆豆对刘三姐的故事已经很熟悉了,不过这样看电影还是头一回,虽然看的是黑白电影,但是比在家看电视电影更刺激。

所以她也跟着认真看了一眼,觉得这个年代刘三姐的样子真是挺好的,唱得还不错!只是她还是比较喜欢以前听的那些慢节奏的流行音乐,多了点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