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诱爱入局 江澜灯楚驿北在线

2021-09-14 06:01

诱爱入局

推荐指数:10分

诱爱入局主人公叫江澜灯楚驿北,由仙人掌所著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目前正在快看连载。全文讲述了传闻,大名鼎鼎的楚大少,被一个女人给耍了!听说,那个女人进过监狱,毁过容!还有人说,那个女人不仅骗了楚大少的财,渣了他的心,还带走了人家的孩子!第99次求婚时,楚大少义正言辞:你要对我负责!

《诱爱入局》 第5章 免费试读

乔胥当然没有阻拦,她对于这个结果是乐见其成的。

她侧头去看楚驿北,见他的眼神胶在江澜灯身上,恨不得立刻就把江澜灯赶走。

没有乔胥想要的结果,接下来的事情出乎她的意料。

男人端坐在意大利真皮沙发上,脸庞俊美而邪肆,大手拉开旁边的柜子,从里面拿出了一包烟和打火机,点上。

他倒是要看看这个女人是如何反击的。

很有意思,呵呵。

充满冷意的唇角叼着一支烟,袅袅轻烟淡淡的萦绕着他。

这一动作给男人那俊美的面容,增添了几分朦胧感。

见了这一幕的江澜灯忍住满腔的怒意,这男人,真是贼不要脸了!她们两个女人在战斗,当事人竟然在一旁看热闹?what?

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转,好,既然你想看戏,那本姑娘就一次性的让你看个够!

乔胥分明看见了她眼底的那一抹笑意,眉头微蹙,江澜灯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不等她开口再度赶人,江澜灯便踩着昂贵的地毯上,一步步的走向那眸色深邃的男人。

楚驿北一手夹着烟,另一只手撑在沙发靠背上,姿态随意又优雅,修长的手指掸了掸烟灰,黑眸危险的眯起。

穿着浴袍的她,性感的锁骨,不盈一握的纤腰,就这样站立在他面前。

“江小姐,你是不是走错了地方,门口在那里!”乔胥指着门,指尖用力的绷直,声音也因为愤怒而带了微颤,可脸上依旧还是微笑,只是这笑阴测测的。

“我想楚家没有半夜把一个穿着浴袍的女人赶出门的习惯吧?”

话是说给乔胥听的,但江澜灯是面对着楚驿北的。

忽然,一个倾身,她拿走了沙发上的那套换洗衣服,这是楚驿北安排的仆人拿过来的,她洗完澡本来就打算穿的。

这还不算,这女人竟然当着乔胥和自己的面,背对着换衣服!

男人眼底暗芒微闪,抽烟的动作更加用,眼眸一转,乔胥压根没有要走的念头,他便只能忍耐。

乔胥指着江澜灯骂到,“你这个不守妇道的女人,跑到驿北的家里来勾引他,你是何居心?你以为你这个二手货驿北真的会看得起吗?”

她的言辞激烈,一再指责她不守妇道。

江澜灯心里冷笑,面容上微笑更深,“乔小姐说什么我听不懂。”

也不是只有乔胥一个人会装无辜,她也会!

她这时已经穿好了衣服,蓝白相间的一字肩的条纹衬衫把她的锁骨衬得更加应该,墨色的长发柔顺的挂落在肩膀两侧,还有一绺头发俏皮的黏在了唇上,格外性感魅惑。

乔胥已经等不及了,走到她面前咬牙切齿道,“收拾好了吗?可以走了吗?”

又从包里抽出几张钞票,随意扔在她怀里,“这是给你的车费,省得你没钱回去!”

钞票还是崭新的,江澜灯镇定自若的把钱收进口袋,嘴里边说着,“不急......我还没有和楚总打招呼呢,总要跟主人家打个招呼再走不是吗?”

她笑容不变,可这话里是带着隐晦的讽刺。

她说这话本来没错,可乔胥是谁,她既不是楚驿北的女朋友,也不是未婚妻妻子,更加不是这别墅的女主人。

要赶人,还轮不到她!

乔胥气急了要抓她的手臂,手中一空,人已经走到沙发面前了。

暧昧的从男人手里捻起香烟,放在嘴里吸了两口,缓缓在他的脸上吐出来,灰色的烟雾隔了一些距离喷在他脸上,竟然升起了一阵莫名的火。

江澜灯这是在故意的!

烟雾进入她的嘴里,被缓缓吞进去,江澜灯差点没有呛到,她只好强忍着咳嗽,不能破功了!

看见桌上放着一瓶酒和几个高脚杯,江澜灯自顾自倒了半杯,要递给男人。

“楚总,这杯酒就算是今天你帮了我,我对你的谢意了。”

高脚杯在离男人还有几厘米时,歪歪的倒下去,红色的液体不偏不倚的落在男人身上。

“哎呀,对不起对不起楚总,我刚刚手滑了。”

江澜灯眼底的狡黠没有逃出他的眼睛,***的手指捏着几张纸巾在他的裤子上擦拭着。

楚驿北没有阻止,依旧带着冷笑看着她的动作。

“***。”

乔胥破口大骂,先前的那些风范早已消失不见了,眼睛里藏着一把刀,恨不得把人千刀万剐了。

她用力拽着江澜灯的手腕,想要往后一带,但刚抓到,江澜灯就已经用力的挣开了。

江澜灯满意的笑了笑,目的已经达到了,她也该走了。

“乔小姐,你怎么生气了?作为女人,我很有必要提醒一下你,发火太多可是会长皱纹的哦。”

她要走,乔胥偏偏就不让她走了。

正当她扭头离开时,乔胥怒火冲天力气突然大了许多,用力将人拽了回来。

“江澜灯你给我说清楚,你到底什么意思?勾引别人的男人,你还有理了是吗?”

闻言,江澜灯也有几分恼怒了,什么叫做她勾引了,她有亲眼见到吗?

她瞪了一眼沙发上的男人,烟雾缭绕在他的脸周围,她看不见他的表情。

扭头欲走,一只手又抓了过来,江澜灯用力的甩开,可不到三秒钟她就听到“咚”的倒地一声。

乔胥的脑袋磕到了桌子角,地上流出了许多殷红的血,她看到自己手上的血迹,脑袋倒地,晕了过去。

江澜灯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怔愣了一瞬,立刻转身就走。

“去哪儿?乔胥受伤了,你没看见吗?”楚驿北同样没有想到,可他更没有想到的是江澜灯竟然不想负责,他对她的语气也硬了几分。

江澜灯虽然有气,此时也没有跟他计较,头也不回走到放着电话的桌子前。

“打电话,你可以冲我发火,但现在最重要是要把人送医院不是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