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整版)李云琴胤禛小说

2021-09-23 18:00

福晋不好哄,得宠!

推荐指数:10分

李云琴胤禛是著名作者夜泠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这本小说以巧思支撑的短篇小说,内容很是有趣,简练生动,极富韵味。咱们接着往下看都说妾室难为,李云琴轻哼一-声,心想做一个宠妾还不简单。四爷觉得自己新纳的这个格格像只小白兔似的,胆子小,力气小,又娇又嫩,但是又喜欢在他的底线附近兴风作浪,偏偏凶不得骂不得,-掉金豆子四爷就心疼的不行。小白兔?李云琴冷笑一声,灵泉灵芝灵兽在手,再说一遍谁是小白兔?

《福晋不好哄,得宠!》 第4章 免费试读

玉瑶显然也在担心这个,但男主人的命令不可不听,她只能给李云琴一个担忧的眼神,将一叠的软布毛巾放在椅子上,转身随着一众奴才离开,当真是悄无声息。

“还杵着干嘛?”张开双臂等着人伺候自己的四爷久久不见有动静,眉头皱了起来。

“是!”李云琴小步子挪到他面前,一边心里暗骂万恶的封建统治阶级,一边开始为四爷解衣服上的盘扣。

好一会儿,李云琴才将他身上的外衫脱下,接着是里衣,她突然觉得自己脸上热辣辣的。

不过是个初中生,身材没什么看头,你是害羞什么?她一边唾弃自己,一边快速将四爷的中衣褪下。

见眼前女人始终闭着眼睛,四爷低低笑了声,恶趣味升起,自己坐到了浴桶里:“你闭着眼怎的给爷擦背?”

“哦”,李云琴应了声,缓缓将眼睛睁开一条缝,见四爷已经到了浴桶里面,她心里踏实了许多,上前拿了帕子浸水给四爷擦拭起身子来。

因四爷背对着她,倒是没有瞧见她神情已经渐渐冷静下来,现代泳池里多的是只穿泳裤的男人,她方才羞涩是因为男女有别,想到沐浴后的场景,她有些调整不好心态,这会儿功夫她已经想开了,只当是找了个免费的床伴儿好了,还能怎么样呢?

四爷似乎逗弄够了她,是以刚擦了背,他就唤了苏培盛进来,李云琴绕过屏风时候稍稍吐了口气。

她去了另一个房间,让玉瑶二人服侍她沐浴更衣,玉瑶拿着香露要来给她涂抹时候,李云琴制止了她的行为,这香露的味道着实有些太重了,若是出了汗,和汗味儿混合起来,恐怕味道会不好闻,还是免了吧,她好怀念现代的身体乳。

玉瑶愣一下,倒是很快释然:“方才奴才就发现主子身上带着淡淡的香味,这香露不涂也罢。”

李云琴瞬间满脸问号,有吗?这原主还有香妃的功能?

她不知道,这是她用空间里的灵泉水后完成了初步的洗精伐髓,才引起这样的效果,这香味儿也是因人而异的。

重新梳洗后,将头发用一根簪子松松盘起的李云琴再度走进暖阁,只着了中衣的四爷坐在床边正在小口品茶,瞧见她进来,抬眼,眼睛亮了,道:“这样装扮倒是清爽许多。”

“奴才谢爷夸赞!”

“过来!”四爷将茶盏随意放在手边,冲她招招手,一瞬间,李云琴觉得自己好像是被唤的小狗,她心里猛地有些不舒服。

然而她还是不得不走过去,四爷伸手一拽,李云琴就跌坐在他怀里。

少年郎身上,男子气息尚且不十分明显,四爷的身子瞧着还有一丝瘦弱单薄,然而不可否认,男人的骨架还是和女人相差很大的。

玉瑶等人见这架势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立刻退到了外间。

四爷摸着女人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莫怕,爷疼你。”说着,他的唇就移到到了李云琴耳垂处。

李云琴心底忍不住一颤,心理上她对这一幕并不陌生,但是无奈原主可是没有接触过除了家人之外的男子啊,更不用说以这样一种亲密的姿势。

想到原主的年纪,她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小声道:“爷请怜惜奴才。”

四爷低低应了声。

心里明白侍寝是无法逃脱的,李云琴索性也不让自己想那么多,眼下最应该做的是尽快让这具身体适应,她才能少受些苦。

事后,李云琴觉得自己简直是惨不忍睹,四爷喊人叫水时候,她知道按照规矩自己要起来服侍这位爷,但是她真心觉得难受,丝毫不想动身。

懒懒地翻个身,她决定矫情一下,也试探一下眼前这位所谓的主子。

四爷睨了她一眼,想到这女人是初次侍候自己,又想想比起宋氏而言,她还是更合乎自己心意的,因而,他也就大度地没有计较李云琴的失礼,道:“好生服侍你们主子。”

李云琴眼神闪烁了下,甜甜一笑,“多谢爷体恤奴才。”

玉树和玉瑶应了一声,小心上前,想要掀开被子,李云琴看屋内的小苏哈们已经伺候四爷去了一旁屋子,松口气,这才任由两位丫鬟将被褥拉开,服侍她穿上中衣。

脚刚一下地,她脸上表情就变了,这厮就是个畜生!她收回刚才的话,那点儿体恤算什么!

清朝不是有司寝丫鬟吗?这怎么......

想到历史上记载,宋氏应该就是那个司寝丫头啊,不对,自己也是!

她忍不住有些头疼,觉得自己路途艰辛。

玉树看着主子身上的青紫痕迹,心疼地道:“格格且忍忍,呆会儿奴才给您上药。”

玉瑶也有些不忍心,压低了声音道:“主子爷也太不懂怜香惜玉了。”她叹口气:“好在敬事房早就给各宫伺候的人送了药。”

伺候的人?药?李云琴觉得自己脑子不太够用,什么药?避子汤?也不对啊,皇家不讲究什么嫡福晋进门前不能有庶子的规矩。

等玉树两人给她涂药膏时候,她才恍然大悟,原来是那种宫廷秘药啊。

李云琴再度回屋时候,四爷已经离开了,她撇撇嘴,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说四爷渣男吧,他是因为政事离开,说他不渣吧,这穿上衣服就不认人了,这也太......

当真符合封建社会大猪蹄子属性!

许是见李云琴脸色不大好,玉瑶宽慰道:“格格莫要多想,主子爷还是心疼您的,走之前特意嘱咐了严公公,让给您送补汤来,宋格格那儿可没有这个待遇!”

那是,宋氏可比自己大三岁呢,算是娉婷少女了,能有自己这么惨?用得着要补汤吗?

呸,她身子骨也没有那么差吧,用喝补汤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