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风阳胡利小说》

2021-09-24 15:02

驭龙

推荐指数:10分

风阳胡利是作者风疯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书中剧情紧凑精彩,没有勾心斗角,轻虐深恋,完美的恰到好处。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这是一个与你们想象中不同的世界,人类在这个世界处于世界的底端,是高高在上的龙族的奴隶,千百万年从未更改。可是,当一个奴隶领导另外的奴隶站起来的时候,一场关于自由的战争便轰然爆发!风阳看着苍茫的大地,双手捏紧,仿佛掐住了那高高在上的神灵!

《驭龙》 第二章 宰了你! 免费试读

这样的场景很是怪异,没有任何东西在那块黑色宝石下面托着,那石头就那么静静地悬浮在半空。

风阳小心翼翼地向前走了一步,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并没有别的变化产生,于是就放下心来朝着那块诡异的黑色宝石而去。

黑色宝石上倒映出风阳那张清秀的脸,冷冽的黑光像是要将风阳的整个灵魂都吸入进去,另得风阳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去触摸那黑色的宝石。

“叮……”当风阳的手指刚刚和那黑色宝石挨着的时候,一声轻响突然传了出来,惊醒了风阳。

“这是什么鬼东西!”风阳惊慌地后退着,刚刚他的身体竟然不受自己的控制地摸到了那块黑色宝石。

地面上的花纹隐隐散发着血光,更有着一股子浓郁的腥气从那血红色池子里散发出来,搞得风阳几乎呕吐了。

“竟然是真的血!”风阳狼狈地向后退去,心里更是想不通为什么在这地底下还有着这么一个诡异的地方。

当那股浓郁的血腥味出现之后,黑色宝石像是寻找到了猎物一般,猛地冲进了血池之中,卷起了漩涡,只是瞬间,那血池就像蒸发了一样消失,甚至连那浓郁的血腥味都没了。

“怪事!莫非这石头还能吸血不成?”风阳朝那血池底下看去,竟然就只剩下了那块黑色的宝石了。

经过了一系列思想斗争,风阳深吸口气,伸手将那黑色的宝石捡了起来,仔细观察了起来。

“感觉上,这黑色宝石并没有什么变化啊。咦,这里怎么出现了一点红的?”风阳看到在黑色宝石尖端的位置,竟然出现了一滴水大小的红色斑点。

“难道是刚刚血水的残留?”风阳奇怪地想到。

忽然间,一股子剧痛从风阳的手掌中传来,风阳惊恐地想要甩掉宝石,但是宝石似乎像是黏着在他的手上一样,根本扔不掉!

风阳眼睁睁看着那宝石扎进了自己的手心里,红色斑点慢慢变浅,一种莫名的力量开始在风阳体内穿梭着。

“这感觉,比挨一次打还难受!”风阳瞪大了眼睛,感受着一股热流在他体内冲撞着,经脉都被灼烧得刺痛。

风阳此刻倒是想要疼晕过去,但是疼痛越是剧烈,他的精神便越好,甚至感觉也要更加清晰。

“这是要活活折腾死我吗?”风阳也被激起了一股子狠劲,紧咬着牙根,感受着那股热流的移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风阳感觉体内的热流似乎消减了些,但却一直循环作用着,慢慢地也平静下来。

“好像折磨结束了?”风阳倒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全身没有一丝的力气。

风阳细细地感受着自己的身体状况,随即发出了错愕的惊呼:“这,这竟然是血脉的力量!我竟然已经成为了一阶初期的战士了!”

由于胡利经常在奴隶窟里展示自己的力量,给奴隶们一点警告,特别是像风阳这种刺头就老是被修理,他打的烦了便让别人来打。

“我的血脉!我的血脉怎么会这么强的!”风阳欣喜地一遍遍感受着自己的血脉力量。

“可是,”风阳自嘲地笑了笑,“没有运行血脉的法门,也没法动用这力量。”

“哪怕是那些平民能够享受的最低级的法门,给我一本也好啊。”眼看着能够提升自己实力的机会就这么眼睁睁要溜走,风阳心里满是不甘。

风阳手里传来一丝冰凉的触感,倒是把他从郁闷中带了出来,“这黑色宝石还真是宝贝,看来是将刚刚那些血液都浓缩成了血脉力量直接灌注进我的身体……”

等下!风阳的脑袋里忽然灵光一闪,刚刚那股热流在他体内运转的路线是不是就是一种运行血脉的法门?

“管他那么多,反正死不了人!试试!”风阳闭上眼,慢慢地尝试调动自己的血脉力量缓缓沿着之前的路线走……

待到运行了几圈之后,风阳睁开了双眼,此刻那里面充斥的是狂喜:“还真的可以!这真的是一种运行血脉的法门,就是不知道是一品到九品的哪一种!”

运行了这么几圈之后,风阳感觉到自己的力气都恢复了,这让他更加清楚地了解到自己真的变强了。

“哈!”风阳猛地一发力,将拳头砸向地面,只见地面上也有着一个浅浅的拳印。

凤阳疼得呲牙咧嘴的,嘴里还嘟囔道:“这溶血石,干嘛不把我变得更强些!”溶血石,是风阳对黑色宝石的新称呼。

“咔嚓……”风阳这一个浅浅的拳印刚好是砸断了地上的一条花纹,一旁的石壁竟然开始裂开来,露出一条通道!

“看来我已经开始转运了!”风阳揣好溶血石,背着手,跟着通道走了出去。

在一片不知名的丛林里,两只小鸟在树上自顾自地秀着恩爱,忽然一阵说话声将它们惊起,两只小鸟惊奇地围着这棵树叽叽喳喳地叫着。

“我呸!出口居然这么小!”一个头从这棵树底下的树洞钻了出来,然后又是身子,看这郁闷的神情,正是风阳。

“这里好像是奴隶窟旁边的那片林子,前年冬天和燕几道那小子一起过来帮那老狐狸打过野物。”风阳整理了一下自己本来就破烂的衣服,自言自语道。

“燕几道那小子多半还以为我死了吧,”想起燕几道,风阳的嘴角勾起了一丝弧度,“这次回去我好好修炼,刚好带他装逼带他飞,实力超过胡利之后,我们兄弟也能过上好日子了!”

“不过我现在还不能回去,”风阳想了想,从怀里掏出那块溶血石,“我还不知道这溶血石具体的功效是什么呢,刚好这片丛林能给我做做实验。”

风阳的眼里闪过一丝光芒,选了一个方向,便一头栽进了丛林里。

……

而此刻,在奴隶窟的一间石屋里,燕几道正被绑好了挨着鞭打。

“燕几道,你可想好了?是不是风阳偷盗了那些脉石逃出了奴隶窟?”胡利手中执着一根长鞭,询问着被打的血肉模糊的燕几道。

燕几道睁开双眼,声音低沉地道:“胡大管事,这真的是不可能的!风阳是我兄弟,我明白他那个人,前几天看到的脉石应该就是全部了,他肯定还在矿洞下面!还请管事派人救救他吧!”

胡利是又气又急,这燕几道怎么脑子拐不过来弯呢?平日里不是挺上道的吗?当然胡利所认为的上道只不过是燕几道碰到他时的恭敬而已。

“燕几道,你可想清楚了!”胡利声色俱厉地威吓着,一条鞭子用力地抽打在地上。

“很清楚。”燕几道眼里带着一丝怀念,仍旧固执地道。

“哼!既然你不乖乖听话,那你就是风阳那小混球的同党!你身为奴隶却偷取贵重的脉石,当诛!”胡利扔下长鞭,喝道。

“不!我没有偷!明明最后看到脉石的就是你和我……”燕几道还欲争辩几句,像他这样的老实人,也没有那么多花花肠子,想到什么,顺口就说出来了。

但是这句话却让胡利一惊,身后一条狐狸尾巴伸了出来,绞上了燕几道的脖子让他张大嘴巴喘不过气来。

胡利冰冷的声音响起:“本来想放你一马,但是你的嘴巴,一点也不牢靠!待会儿就当着所有的奴隶处决你!”

想了想,胡利又露出阴毒的笑容,道:“为了避免你到时候乱说乱看,所以……”

在燕几道惊恐的眼神里,胡利的手变成了一只狐爪,离他的脸越来越近!

……

“呼。”风阳刚刚吸收了一丝血溶石提取出来的提升血脉的力量,长呼了一口气。

“这血溶石的功能我已经弄得差不多了,”风阳把血溶石拿出来细细地打量着,“首先是提取血脉力量,越强的野物能够提取越多,但是完全达不到我上次使用的那种程度,可见数量质量都是重点。”

“其次是这吸血的功效,血溶石可以快速抽取血液,不知怎么对我无效,但是一旦有敌人无法摆脱这吸血功效,那就是一大杀招,可惜对比我强太多的人无效。”

风阳收回血溶石,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整个身体传来一种极负力量的感觉,这就是这几天研究的成果,刚刚进步到了一阶中期。

“接下来就是回到奴隶窟了,”风阳朝着奴隶窟走去,一边想,“燕几道恐怕都觉得我死了吧,回去吓吓他!”

风阳别的爱好没有,唯独特别喜欢捉弄燕几道,偏偏燕几道几乎不生气,反而老是憨厚地笑,对风阳的小把戏不放在心上。

“风阳?”风阳这边刚刚踏入奴隶窟,一个平时和他一起上工的奴隶惊讶地看着他,紧接着转身就跑。

“恩?搞什么?”风阳撇了撇嘴,难得打一次招呼,转身就走什么意思,不过他却没有在意,这是看到一个死掉的人的该有的反应吧。

“燕几道!燕几道!”风阳跑着去了燕几道的石屋,却发现一个人都没有。

“你知道燕几道在哪儿吗?”风阳随便进了一个石屋,询问道。

这屋子里住的是个老头,与燕几道也算邻居,他复杂地看了风阳一眼,颤颤巍巍地道:“想要找燕几道,去第六号矿洞吧。”

“去那儿?”风阳愣了一下,那儿不是燕几道分配到的矿洞啊,而且现在还要上工吗?可惜的是老头什么都不肯说,一个劲的唉声叹气。

风阳无奈地去了第六号矿洞,凭着他的视力,隔着老远便看见一根高高的木桩。

“处罚奴隶的木桩?今天怎么竖在了这儿?”风阳有种不好的预感,加快了脚步。

“燕几道!”风阳呆了,他万万没有想到被处刑的就是燕几道!

还是那张胖胖的脸,只是原本小小的眼睛成了两个大大的血洞,黑色的血迹溢满整张脸,舌头也被硬生生拔去,嘴巴无力地张开着,身上多处鞭伤,颤抖着身子。

风阳的眼睛都红了,疯狂地跑了过去,却被一个人伸出手来拦下,正是准备当着所有奴隶的面杀死燕几道的胡利。

风阳双眼通红地盯着胡利,拳头紧紧地攥住,冷声问道:“他犯了什么错?”

“跟你一起偷盗脉石,当诛!”胡利没有想到风阳没死,现在只能一起干掉了!

胡利挥了挥手,眼神示意了一下shen后的狗腿子把其他人都带走,以免待会儿风阳死前反咬一口,闹得人尽皆知。

事实上,风阳也根本没想过要闹起来,胡利的那群手下走了反而是给了他一些便利,如果对上他们所有人,那就没什么机会了!

“呵呵,大家都是明白人!你想要杀我兄弟?那我也要宰了你!”风阳猛地转过身来,眼中尽是森然杀意。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