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岑欢薄晏的小说 穿成首富他前妻小说

2021-09-27 15:00

穿成首富他前妻

推荐指数:10分

精品好书《穿成首富他前妻》是来自山河醉我最新写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岑欢薄晏,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岑欢穿成了首富他前妻,原主不光对首富各种羞辱,还绿了首富……还好岑欢穿的早,阻止了绿油油的事情上演!但为什么——原主的前男友男闺蜜白月光还是找上了她?……岑欢看着微信里的缠绵消息,一度陷入了沉默。说好了是个女配!怎么还是海后的配制!岑欢望着面色阴沉的金主爸爸,为了抱紧大腿,不顾各路美男的投怀送抱,毅然决然断了个干净。她乖乖表忠心:“老公,我对你的心皎洁如明月!”薄晏冷笑:“呵,信你有鬼。”岑欢:“……那我去找愿意信的人了。”薄晏咆哮:“你敢!!!”

《穿成首富他前妻》 第17章:又被帅到 免费试读

薄晏:“停车。”

岑欢:“?”

谢修文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还是停下了车:“怎么了?还没到地方呢。”

薄晏被岑欢蹭的心里麻麻的:“我知道,旁边有药店,我腿脚不便,你去买药,消除淤痕缓解疼痛的。”

谢修文:“……”

他真的要闹了!

“你让我一个副总去给这个小丫头片子当跑腿的?!”谢修文指着自己,脸都皱成一团的。

岑欢在心里开启小声逼逼模式。

副总了不起咩!

好吧,是挺了不起的,副总一个月工资肯定很多吧。

好羡慕,哭。

薄晏脾气一向不好,但惯会忍耐。

他压抑道:“副总和总裁哪个大。”

谢修文不情不愿道:“总裁大。”

“那让你去给总裁夫人买药,很委屈吗?”

岑欢:“!!!”

哇靠,这么久的努力,这个狗男人终于承认自己的身份了!

不容易不容易!

薄晏严肃起来的时候,整个人看起来,不怒自威。

谢修文知道薄晏有些生气了,他愤愤推门下车。

岑欢急忙撒开了抱着薄晏的手,也要下车。

薄晏身边的人因为原主不待见她,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好不容易因为上次的事情,谢修文对她的观感改善了些。

她可不想前功尽弃啊。

薄晏拉住她的手:“你干什么去。”

“我去买药啊,你和谢修文那么多年的好兄弟,不能因为我闹不愉快,得不偿失啊老公。”

岑欢一急,力气贼大,把薄晏手都甩开了。

她连忙追着谢修文的步伐。

没想到,她跑,男人也跑。

岑欢跑的累死了,简直想骂娘。

他跑什么跑啊,自己还能吃了他吗?!

“谢修文!你等等我!”岑欢喊道。

车离药店不远,这里的情况,薄晏那里都能看得见。

为了薄晏,谢修文忍了,非常不爽的停下了脚步。

他不明白,岑欢到底哪点好,能值得薄晏为了她给自己摆脸子。

得,兄弟不如女人呗。

岑欢终于到了谢修文跟前:“你跑什么啊,我追都追不上。”

谢修文冷嗤:“自己腿短了,怪谁?”

岑欢:“……”

恶毒!

杀人诛心!

两人一起往药店里去,岑欢知道谢修文不高兴,却不知道怎么哄人。

在哄人这一项上,岑欢是真的总出差错。

“你别生气,你要习惯,夫妻是要过一辈子的人,就像你以后也会遇见——”

谢修文奓毛了:“你什么意思?你在嘲讽我?还是你在向我***?你才嫁给薄晏几天?你知道我和阿晏认识多少年了吗?!”

岑欢:“……”

都知道自己不会哄人了,干嘛还要哄。

每次都是哄的对面越来越气。

偏偏自己还觉得自己是在**理。

岑欢沉默了。

谢修文更气了,这低头什么意思?搞得像自己欺负了她似的。

谢修文眼神凶恶:“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岑欢已经知道错了,她再也不哄人了!

她疯狂摇头。

谢修文继续凶道:“你不觉得你应该说点什么吗?”

岑欢思前想后,绞尽脑汁,非常笔挺的给他鞠了一个90度的躬,声音亮如洪钟:“对不起!”

药店里的人都看了过来,已经有人开始指指点点了。

“怎么有这种男人,这么欺负一个小姑娘!”

“是啊,不依不饶的!”

“一点男人的风度都没有!”

“……”

谢修文脸都黑了,飞快的给岑欢买了药,药店老板摇了摇头:“小伙子,对小姑娘要大度啊。”

谢修文狠狠的瞪了岑欢一眼。

岑欢连忙给他解释:“是我有错在先,不是他,你们别骂他别骂他。”

这一幕落在谢修文眼里,像极了白莲花。

他把药丢在岑欢手里,冷哼:“装什么装。”

岑欢:“……”

这人的脑子是木鱼吗?

还能不能正常交流了。

两人一前一后回了车里,薄晏打开塑料袋,拿出药膏细心的给岑欢上药。

力度很轻柔,眼神专注,像是生怕刺疼岑欢一样。

这一幕落在谢修文眼里,非常的刺眼。

他觉得岑欢配不上薄晏。

阿晏什么时候对人这么温柔过!

他发誓他一定要找一个配得上阿晏的人。

岑欢咝了一声,薄晏放下手,询问:“疼吗?”

“不是,”岑欢笑了笑,“好痒。”

薄晏手上沾着药膏,有些无奈:“别动。”

“好。”岑欢亮晶晶的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薄晏黑湛湛的眸子。

真好看。

等她有钱了!她要包-养10个!

擦完药,也到了地方了。

谢修文率先下车,走到一边抽烟。

薄晏皱眉,岑欢怕加重误会,推着轮椅转移话题:“老公挑的礼服一定很好看。”

薄晏嗤道:“还没见到你怎么知道好看。”

女人嘴里,黑的都能说成白的。

岑欢面不改色:“老公的眼光自然是好的!”

没人不喜欢被拍马屁,哪怕是薄晏。

谢修文抽了根烟,还是跟了上来,店里有台阶,光靠岑欢一个人,推不动的。

岑欢发现,谢修文和薄晏不愧是发小,别扭和傲娇的时候,都是一模一样。

两人刚进来,一个打扮的时髦的女人就走了过来,客套道:“二爷,您来了,我可等您好久了呢。”

薄晏神色淡漠:“嗯,带我夫人去试衣服。”

女人瞥了岑欢一眼,明显是带着敌意:“走吧。”

岑欢面色如常的跟着她的脚步,一旁却突然传来厉喝:“岑欢!”

岑欢茫然的偏头,就瞧见顾淮安西装革履冲了过来,他身边还站着一个相貌端丽的女人。

岑欢身子不由自主的僵硬,她死死摁着自己想掐死顾淮安的手,原主的恨意实在是太浓烈了。

她都有些控制不住身体了!

可见原主在跟着顾淮安那段时间,受了多少苦。

岑欢本以为自己会被顾淮安扑倒,因为她的脚动都不能动,仿佛和脚下的地捍在了一起。

千钧一发之际。

谢修文长腿一挥,一脚把顾淮安踹到地上,冷冷道:“谁准备碰我嫂子的。”

岑欢震惊了:“……!”

有被帅到。

不对,重点是!

谢修文在维护自己?

岑欢懵逼了。

这人不是很厌恶自己吗?

“看什么?”谢修文回头望着花痴的女人,别扭道,“回你老公那里去。”

他虽然不喜欢岑欢,可外面是外面,阿晏承认了她,他便也会护着她。

岑欢连忙跑到薄晏跟前。

她瞧着男人皱眉不虞的脸色,连忙解释:“我和他真的没有联系,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在这!”

顾淮安在地上听见这话,吼道:“岑欢,你这个不要脸的***,当初你爬老子——啊——”

谢修文一脚踹在他的下巴上,狠厉道:“你再乱说一个字,我现在就弄死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