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天庭之正牌大主播目录 林炎谭静

2021-09-28 15:00

天庭之正牌大主播

推荐指数:10分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天庭之正牌大主播》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大王旗写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这本小说的免费章节内容:我叫林炎,现在幸福生活在天界。如今,回想很多年以前,我还在写网络文学,混迹在工作室被暗恋的人出卖的时候,我觉得那时候的自己很可笑。为了一些注定不可能的人和事而努力。后来,我才明白人生可以为亲人、友人竭尽全力,但千万不能为了可能会背叛你的人……

《天庭之正牌大主播》 第17章 王霞的秘密 免费试读

看到林炎救了自己和女儿,王霞本来就十分感激,既然林炎这么说道,她也坦诚相待了:“林炎谢谢你救了我和女儿,刚刚那两个是青龙帮来要债的。”

王霞一提到青龙帮就哽咽了一下,抱女儿的手也不由的收紧了些。

继续说着:“这事说来话长。”王霞起身看了看窗外,左右看了几遍,确认没人了后,继续讲着:“本来我前夫是本市有名的商人,贩卖海鲜本来就是靠天吃饭的行业。后来我前夫就和我们村里几家合伙经营,当时大家都有利图,有钱赚。而且在前夫不懈努力下,很快就挂牌上市了。我还记得上市那天他特意叫我穿了一身红衣,说这样好看吉利。”说完,王霞默默流下了眼泪。

林炎听到这里有点不相信,毕竟现在王霞所在的院子实在跟钱这个词不搭嘎。

林炎替仙人们问道:“那是怎么到今天这般地步?”因为林炎知道仙人们深居浅出,从自己以来,就不曾真的与凡人有所接触,这也是自己能当上主播的很大助推力。

王霞习以为常的说道:“这要从三年前青龙帮的人找上我们说起。我还记得那年夏天非常热,青龙帮帮主派了几个人来我家,那时我前夫正好不在家,他和其他几个合伙人正在商讨拓宽事业。青龙帮几个人一来我家,起先对我态度友好,说着想和我前夫谈生意。我也没怀疑,就留着他们在我家里等着前夫回来。”

林炎觉得很奇怪:“这黑社会的人怎么会这么客气呢?”

王霞愤怒的说道:“他们其实就是想抓我做人质,逼我前夫跟他们签合同,以几乎无偿的价格买我前夫的股份。”

林炎一听很恼火,这不是明摆着抢劫吗。

南天门外,仙人们很好奇,什么是上市什么是股票,这些词他们还是第一次听说。

李悦就问了:“林炎什么是无偿买股份?”

林炎挠挠头,这些仙人还真是对人间一无所知啊,解释道:“青龙帮就是绑架王霞,来威胁她前夫。以很低的价钱买走他的公司,因为他是创始人,所以他的股份也是最大的,也就是说,青龙帮可以控制他的公司,而他只能实业走人。”

李悦一听,十分生气:“这凡人没一个好东西。”

林炎也没在意,他知道李悦的意思,只是李悦自己不知道自己的意思。

“大姐你别哭了,继续说,我一直听着呢。没准我能帮到你”林炎变得很同情王霞。

王霞抹了抹眼泪,边抽泣边说:“那时我前夫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青龙帮是本市最大的黑社会,黑道白道狼狈为奸,我们当时真的走投无路啊。后来我前夫跑去找其他几个合伙人帮忙,希望他们能出手。”

林炎看到王霞已经哭的越来越伤心,十分不忍心的:“大姐,你别着急啊,慢慢讲吧。”

王霞早已泪流满面,缓缓地说道:“那帮合伙人,有钱赚的时候称兄道弟,可是一到这种时候,不但不帮我前夫,还落井下石。只有一个人肯帮主我前夫,但是前提是。。。”王霞哭得不成人形。

虽然林炎很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他已经不忍心看着王霞继续哭了。

林炎安慰道:“大姐,别担心了,事情都过去了。”

王霞女儿看到自己妈妈在哭,拼命安慰王霞:“妈妈,妈妈乖,不哭哦。”

才三岁的小孩,就经历了太多了。

王霞哽咽的说不出话来,看到女儿这么安慰自己,心里更加难过:“好的毛毛,妈妈不哭。”说完王霞抹完自己的眼泪,抽泣了几下,继续补充道:“那人的前提是我前夫离开本市。”

“啊?”林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同样不知所措的还有南天门直播间的众仙们,听到这里,大家更是一头雾水。

王霞继续说道:“其实青龙帮是我前夫几个合伙人们叫来的,我们家的地址也是他们给的。他们出卖了我前夫。他们合伙想把我前夫挤出公司。”

林炎似乎有点明白了,但还是有些不解:“为什么,明明大家都能赚钱。”

王霞回答道:“后来前夫告诉我,几次股东大会的时候,他们几个提出想要用人工饲料养的海鲜,当做野生的来买。不仅如此,还提议与另一家水产公司合伙,垄断本市海鲜市场。我前夫平时待人友好,这种犯法的事情他是绝对不会答应的。所以几次股东大会,我前夫都否决了他们的提议。然后就上演了来我家绑架我的剧情。”

林炎听完感慨万分:“人心叵测啊,前脚还是合作伙伴,背后就捅你一刀。可是王大姐,他们既然已经抢了你们的股份,为什么还找你来要债?”

王霞说道这里不愿再说下去;“本来我实在不愿这件事让外人知道的,可是今天你救了我女儿,等于是救了我的命根子。那我就告诉你。”

林炎看着王霞眼里满是后怕,觉得事情对她的影响还在持续。

王霞谈到这里,脸色变得很难看,眉头紧锁,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那件事对我前夫打击太大了,昔日他最相信的合作伙伴,之所以他敢一而再,再而三的在股东大会上投反对票,正说明他对合伙人的信任。可正是这帮人,联合外人,把自己出卖了。我前夫一夜之间头发白了很多,我从未见他如此难过。”

王霞细思极恐:“那天之后的几周,青龙帮天天派人来我家抢东西。我们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突然有一天,我前夫失踪了。”

王霞女儿一听到失踪二词,突然哭着喊着:“爸爸。”

王霞边安抚女儿,边解释道:“三年来,我从未再听过他的消息,有人说在那座山上见到过他,我就去找,可是无论我怎么呼喊,就是没人回应。也有人说看到他一个人在火车站做乞丐,甚至还有人说看到他***。”

说完,王霞又印制不住感情,哭了起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