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慕仪君北珩小说章节目录 慕仪君北珩第3章

2021-09-29 09:00

神医王妃:三娶为后

推荐指数:10分

慕仪君北珩是著名作者暖罗衾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小说文笔对于细节的描写令人惊叹,相对于暖罗衾之前的作品进步确实提升了很多。咱们接着往下看侯府嫡女,与尊贵的九殿下有着一纸婚约,奉天朝最让人羡慕的女人,过着比庶女还不如的生活!不公平!嫡女地位她自己夺,嫁妆她自己收,未婚夫,你们想抢,没门!家里白莲两朵,外面白莲朵朵,抱歉,遇到她,你们长不起来!重来这一世,努力成为最精致的女人,清理恶妇,清理假爹,助弟成才,自然莫名地招惹了奉天朝尊贵女人的象征物——九殿下。“九殿下,你是不是对我有一些意思。”“哼,我对你的意思,何止一些。”第一次,成婚失败。“今年,奉天朝禁止娶亲!”第二次,成婚失败。“我成不了亲,让那个人一辈子光棍。”第三次,成婚成功。“牵紧了王妃,跑不掉的。”

《神医王妃:三娶为后》 第3章 免费试读

慕仪平静地收针,却发现君北珩盯着她看,脸上神色轻缓,已经没有刚才那股骇人的杀气,他从白锦衣袍中掏出了一瓶药,扔过来给慕仪。

慕仪伸手接住,打开盖子嗅了嗅,有一种清凉的味道。

“不用闻了,这个是上好的金疮药。”君北珩难得主动开口解释。

难得他主动提供药,她空间里的药可不是取之不尽的,用完就没了,能省则省。

同时用他的药也能省得他生疑。

慕仪将药倒了一些伤口表面,用绷带帮他帮好伤口。

处理完伤口,慕仪都觉得自己蹲得有点久了,她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你的外伤我处理完了。”慕仪收拾了那些残留的物品,防止被别人捡到就不太好了。“你看看能不能暂时坚持着单腿跟我走。”

“扶我。”君北珩不拒绝也不客气。

慕仪没好气地扶起君北珩,只是他倒是全副重量压在慕仪肩上,惹得慕仪抱小声地咕哝:“怎么这么沉!”

君北珩难得嘴角微微地勾了一勾,像是恶作剧,无形加重了一点重量,更加放松地压在慕仪的肩膀。

慕仪发现肩上的重量更沉了。

她将君北珩拖了到了一个比较隐秘的树丛里,耳听着那些刺客打斗声渐远,只要君北珩躺倒不出声,刺客一时半会应该发现不了他。

她擦了擦汗,抬头看着半空的一轮明月,在西北方半挂,糟了,要在宵禁前回去。

“好了,伤也包扎完,地方也迁移完,现在就当是还你刚才那份人情,两不相欠。”

君北珩的耳根却隐隐红了一下,还轻薄他的人情?。

“给我站住。”

君北珩看着眼前这个小丫头,她正拔腿就跑,随手从地上捡了一根树枝,手上一使劲砸到慕仪前面,挡了她下一步。

慕仪反应敏捷地闪了开去,“怎么?嫌不够?我只是亲了一次,我帮你包扎外伤了,还背了你那么久,别太记仇。”

这话说得君北珩脸上神色僵了僵,片刻松开紧皱的眉头,选了个不太主动的说法,“不留名字?”

眼前这丫头虽不说她是不是真的不知道他,但是她这一次露出来的医术,却是让他不得不提了几分要收人才的意思。

毕竟,这手医术落到其他势力手里,对他可是一个阻力。

“留名字做什么,等着你上门寻仇?”慕仪扯了扯嘴角。

“我可是好心要报答你!”君北珩呵得轻叹,赫然一笑。“你就这样觉得我会上门寻仇?”

可是在慕仪的眼里眼前这位刚才还凶她,现在这种状况,非奸即盗。

“说不定,就算你不上门寻仇,你身后全什么朝的女人,我也可招架不住。你的好意心领了。”慕仪摊手说道,这个阴晴不定的男人,能不做敌人就不做敌人,当然朋友也是不做为妙。

君北珩微眯了眯眼,也不以为然,反正总有机会会遇到,不急一时。

他挪了挪身子,“那你总得帮我收拾一下吧。”

君北珩张开双臂,露出那被慕仪扯开扎针的胸膛还残留几根针,此时因为扎着不宜穿衣,他衣衫大开。

更让人血脉膨胀的是,他肩上也扎了一阵,香肩外露,真是无边春色。

慕仪失魂了片刻,生出一种玩味的心思,笑吟吟,“抱歉,我这人呢不喜欢伺候人。”

君北珩见她转身就走,微眯的凤眸有点邪沉,“那你刚才。”

“刚才是刚才,我是为了还那个吻,现在两清。”慕仪挑眉浅笑“对了,在没找到人帮你拔针之前,你最好别动,否则出什么状况别赖我身上。”

慕仪双眼咕噜噜,如同狐狸般的灵活神色。

君北珩不自觉地添了评语。“狡黠。”

“小气。”慕仪回应道。

慕仪头也不回,朝着树林外走,背后君北珩关切提醒,只不过语气依然是那么高傲地让人讨厌。

“南边出去虽然远些,但是安全。

慕仪顿了顿,听这若有若无的提醒。

看着慕仪远离的背影,君北珩闭上双眼,等他亲兵来救。

不过,这个丫头,还真不舍得她被刺客乱剑杀死。

慕仪离开了半个时辰后,听着四周的混战声弱了下来,半空中是他亲兵接应的鸣萧。君北珩才放出鸣萧回应,不久一支杀出重围的亲兵好不容易找到了君北珩,只是他们平时清冷绝尘的殿下,如今正衣衫不整地躺在草丛里。

衣衫不整,扎着几根细针,腿上也被绷带给绑好,只是这幅模样看着不像被治病,倒像被轻薄。

君北珩眼神一扫,无人敢直视。

绝风跟了殿下十几年,一直以为殿下清淡寡心,没想到也有这么七情六欲的时候。

只是传说白泽临世的殿下,究竟是被哪个恶贼给轻薄了!不,是被医治了!

“殿下,臣等救驾来晚。”

绝风一如既往地认罪道,他武功高强,从君北珩年幼便守在他身边保护着君北珩,是君北珩的心腹之一。

绝风半蹲着身,朝着眼前的尊贵的男人俯首称臣。

脸上不动声色,内心却有点惊讶,他从来没有见过殿下这么狼狈的一面,不由低了头,知道多看几眼,倒是候殿下怕是要将他们眼睛都给戳瞎。

瞬间为了身后兄弟眼睛的安好,绝风打了个响指做提醒。

“来得真晚。”君北珩也没有斥责的意味,只是语气还是严肃地让人生寒,“再来晚些,我怕是要被豺狼虎豹吃得连渣都不剩。”

“是,臣回去自去讨罚。”绝风很直率,不拖泥带水地应道,内心却忿忿不平。本来还有点怀疑,直视听殿下这话,他觉得殿下肯定是被人轻薄了。

天杀的,是哪个敢轻薄殿下!

照殿下的处事节奏,估计下个任务应该是要查那个轻薄了殿下的人。

果真,

“绝风,帮我去查一个女人。”

不时眼角余光扫过慕仪,在君北珩看来,慕仪缝得很有耐心,而且针针均密,整齐得让人看起来很舒适。

她绣花应该挺好。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