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北宋第一人小说 花子虚李瓶儿小说叫什么

2021-09-29 09:01

《北宋第一人》 小说介绍

主角叫花子虚李瓶儿的小说叫《北宋第一人》,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汉庭风月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花府。花子虚和武大郎落座时间不久,李瓶儿就拎着酒菜回来了。她先给二人沏了茶,便忙活着,将酒菜摆上桌。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个沙哑而中略带沧桑的声音:“贵府酒肉飘香,不知老道是否可为坐上之宾?”听到这...

《北宋第一人》 第9章 大郎兄弟,这首歌送给你! 免费试读

花府。

花子虚和武大郎落座时间不久,李瓶儿就拎着酒菜回来了。

她先给二人沏了茶,便忙活着,将酒菜摆上桌。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个沙哑而中略带沧桑的声音:

“贵府酒肉飘香,不知老道是否可为坐上之宾?”

听到这个声音,花子虚顿时微微皱了皱眉。

倒不是心中不悦,只是有些疑惑。

过去几年当中,原来的花子虚一直跟西门庆混在一起,在清河县的名声自然可想而知;

老实说,就算有人要饭,一般也不会要到他的府门前来。

可今天这是怎么了?

李瓶儿见他的表情不对,赶紧开口说道:

“相公别生气,奴家这就出去把人打发走。”

花子虚起身拦住李瓶儿笑着说道:

“算了,还是我出去看看吧,如果真是只想讨些吃喝,让他进来一起吃也无妨。”

说完他又转向武大郎:

“兄弟,你说呢?”

武大郎憨厚的一笑:

“花公子说的对,这世道,生存不易,如果只是想吃顿饱饭,就让他进来也无妨。”

说着,他也站起身,扶着花子虚一起来到大门口。

大门外,站着一个40多岁、打扮的有些不伦不类的道人。

穿着一身破旧的道袍,脚上却蹬着一双女人的绣花鞋,头上稀疏的头发挽着一个单抓髻,上面插着一根嵌着珍珠的鎏金发钗。

最奇怪的是,他身上背着一只当时只有医生出诊才随身带的药箱。

一时间,花子虚还不知道应该怎么称呼他。

见到花子虚,那人并没有按照道家的礼数打揖手,而是双手抱拳,笑着说道:

“公子,老道三日来粒米未进,已是饥肠辘辘,不知公子可否请我进去饱餐一顿?”

花子虚盯着那老道上下打量半晌,也没有看出半点儿世外高人的意思。

想想也对,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的世外高人?

不就是吃顿饭嘛,反正他现在也没有什么朋友,多个人也多一份热闹。

心里这样想着,花子虚笑着朝老道拱了拱手:

“来者就是客,既然老先生不嫌弃,那就快请进吧。”

那老道倒也不客气,哈哈大笑着迈步就往里走。

府内,李瓶儿已经摆好了酒菜,见花子虚带着人回来,赶紧添了副碗筷,招呼着老道坐下。

待三人落座,李瓶儿这才走到花子虚面前,低声说道:

“相公,酒菜都已备好,奴家就先出去了;如果有什么需要,相公再喊我就是。”

说完转身欲走,却被花子虚一把给拉住了。

他指了指自己身边的椅子,对李瓶儿说道:

“早上你就喝了一碗粥,现在肯定也饿了,来,坐下一起吃。”

李瓶儿慌忙摇了摇头:

“相公,这如何使得?家中来了客人,奴家怎敢同座?厨房还有吃食,奴家去那儿吃就好。”

花子虚也不废话,直接不由分说的拉着李瓶儿在自己身边坐下。

见状,武大郎脸上的神情多少有些紧张,可一旁的老道却不以为然,哈哈大笑着说:

“公子果然与众不同,行事全凭喜好,实乃性情中人,老道佩服,佩服!”

花子虚笑着摆手,起身给武大郎和老道倒满酒,举杯说道:

“今日有幸与二位共同饮酒,乃是在下之荣幸,这杯酒,我敬二位。”

说完,便一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武大郎和老道紧随其后,也将杯中酒仰头干了。

说起来,这酒还真是个好东西,它似乎有种魔力,能让原本的陌生人迅速变得熟络起来。

酒过三巡,花子虚嘴里说出来的话就有些变了味道。

他作为一个现代人,对于那种文绉绉的说话方式本就不太适应,现在又喝了酒,言语间自然不能像之前那般刻意。

这一次,他给自己倒满酒之后便站起身,举着杯对武大郎和老道说道:

“今儿,咱仨有缘能坐在一张桌子上喝酒,那就是朋友,这杯酒**了,你们随意!”

武大郎被花子虚这种怪异的语言方式,弄得一愣,老道却举起杯笑着说道:

“小兄弟性格洒脱,老道很是喜欢,今日承蒙小兄弟厚待,老道想一醉方休!”

已经有了几分醉意的花子虚哈哈大笑,可一见老道放下的酒杯,眉头顿时皱了起来,指着那酒杯说道:

“你这老哥,喝酒太不实在,杯里还剩那么多酒,咋的?养鱼呢?”

这下老道也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随即顿足大笑道:

“小哥儿,没想到你也是个妙人儿,今日算是让老道我开了眼界。”

说完重新端起酒杯,将杯中所剩的那一点儿白酒一滴不剩地倒入口中,之后将酒杯杯口朝向花子虚笑道:

“这次,你总不能再说老道养鱼了吧?”

一旁的武大郎也有样学样,甚至喝完之后还用舌头在酒杯里涮了一圈儿,再举到花子虚面前。

氛围彻底打开,妥妥的宾主尽欢。

这顿饭,从正午一直吃到日落,从桌子上喝到桌子底下,三个人真正做到了一醉方休。

李瓶儿尽管担心花子虚的身体,却也不敢出言阻拦,只好小心翼翼的在一旁照顾着。

按照惯例,酒喝到位了,情绪也就到位了;而情绪到位之后,那就该转场了。

花子虚现在的情绪就很到位。

按照他穿越到这个世界之前的习惯,喝完酒之后必须要唱歌,唱完歌之后必须要洗澡,洗完澡之后再按个脚,这场酒局才算是完美收官。

可这是在北宋,没有KTV。

不过,本着有困难要唱、没有困难创造困难也要唱的原则,情绪非常到位的花子虚晃晃悠悠的从地上爬起来,抓起一只酒壶当麦克,还凑到嘴边试试音:

“喂、喂、喂……今儿高兴哈,哥儿几个喝的都非常到位,下面我给大家唱一首,我的好兄弟,愿咱们兄弟的感情天长地久!”

跟着他就喷着满嘴的酒气说道:

“愣着干啥?点歌啊!”

可不等被他拍得一愣,随即羞红了脸的李瓶儿回过神来,他便开始自己哼起了前奏:

“哒哒哒哒蹬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蹬哒哒哒哒哒哒……

在你辉煌的时刻,让我为你唱首歌;

我的好兄弟,心里有苦你对我说;

前方的路一起走,哪怕是河也一起过;

苦点儿累点儿,又能算什么……”

一首歌唱完看着三脸懵逼的武大郎老道和李瓶儿,花子虚兴致丝毫不减,上前搂住老道的肩膀:

“老哥,刚刚这首歌是我专门唱给你听的,下面这首歌,我要送给大郎兄弟!”

跟着就转身,搂住武大郎的肩膀,眯着眼睛说道:

“大郎兄弟,接下来这首歌,名字叫做兄弟抱一下;

现在,我把这首歌送给你,来,兄弟,抱一下!”

说着,就真的给了武大郎一个男人的拥抱,同时开唱:

“兄弟你瘦了,看着疲惫啊;

一路风尘盖不住,岁月的脸颊;

兄弟你变了,变得沉默了;

说说吧,那些放在心里的话;

兄弟我们的青春,就是长在那心底,

经过风吹雨打,才会开的花!

兄弟你说了,以后就不拼了,

只想**情的傻瓜,只想安稳有个家;

是啊我们都变了,变的现实了,

不再去说那些年少热血的话;

兄弟我们都像是,山坡滚落的石子,

都在颠簸之中磨掉了尖牙!

兄弟抱一下,说说你心里话;

说尽这些年你的委屈,和沧桑变化!

兄弟抱一下,有泪你就流吧,

流尽这些年深埋的,辛酸和苦辣……”

作为曾经的夜店小王子,花子君的这首歌唱的可谓是堪称完美……

小说《北宋第一人》 第9章 大郎兄弟,这首歌送给你! 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