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阅读)沈秋秋陆纵是什么小说 沈秋秋陆纵全本

2021-10-05 18:00

我靠种田买下全京城

推荐指数:10分

这本古代佳作主要讲述的是沈秋秋陆纵的故事,这篇古代类小说可以说非常好看了,作者花样作妖真是写古代小说的好手,看得出来想的很多。

《我靠种田买下全京城》 第1章 私通浸猪笼 免费试读

冰冷刺骨的河水蔓延在她的四肢百骸上。

河水中的女人猛的睁开眼睛,用力撕扯开猪笼上的麻绳,挣扎着从水中游上了岸。

沈秋秋趴在河边的石头上,剧烈的咳嗽,努力想将肺里的水咳出来,心底却满是疑惑:她不是在去参加营养师答案的路上,被车撞死了吗?怎么会在河里?

“天呐!这女人竟然还敢爬上岸!”

“荒唐,从未见过这么厚颜无耻不要脸的女人!与人私通,浸猪笼还敢挣扎!”

“把她抓住,重新沉河!”

村民们在村长李言的指使下,气势汹汹的向沈秋秋走来。

她本能的想站起来躲开,哪知,一起身头脑却一阵眩晕。

原主的记忆,瞬间涌入脑海,让她疼的呲牙咧嘴。

河面倒映着一张肥胖扭曲的面容,一个二百多斤的丑女轮廓,渐渐映入眼帘。

她本是镇上县令与小妾生下的女儿,生母死后,大夫人恶意骄纵,将她养成了不知礼节的胖丫头。

后来县令升迁,走远上任,不想带着她丢人,便用十两银子的嫁妆,将她搪塞给了村中最贫困的猎户——陆纵。

这平日里,陆纵勤勤恳恳,却为人冷清木讷,丝毫没有情趣。

沈秋秋又好吃懒做,心比天高,一心以为父亲还能接她去做千金小姐。

所以两人虽有夫妻之名,却无夫妻之实。

前些日子,那村中游手好闲的王二狗答应带她去寻父,让她从家中偷出所有的银两。想不到,这厮拿了钱,转头就污蔑她私通。

这才有了今日这一幕,村民们义愤填膺要将她沉河。

“慢着!”

沈秋秋缓缓起身,河水从发梢滴落,表情也不似之前慌张畏惧。

她如今已经搞清楚了面前的形势,当务之急是先活下来再说。

“各位乡亲,大家的心情我能理解,我们村一向民风淳朴,私通的女人就应该罪该万死,道德败坏!”

众人闻言停下脚步,面面相窥不明白这女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要是往常早就杀猪似的嚎叫,怎么现在还主动认罪了?

“既然你明白自己做的丢人事儿,那就干脆利落的自行了断吧!”村长摸了摸脸上的胡须,一张老脸如同皱巴巴的核桃,表情迂腐又刻板。

沈秋秋摇摇头,一步步向岸边走去,字字铿锵:“如果我真的与人私通,那自然死有余辜。但若我是冤枉的,你们便是谋害官眷,按照我朝律法,应当流放千里!你们滥用私刑,要是闹大了,谁也不好收场!”

村中人大多没什么学问,虽然知晓她是县令家的女儿,但平日她也没有一点官家小姐的作风,且又不受宠,过的更是连他们都不如,因此,根本没将她放在眼中。

如今突然说出一个谋害官眷的罪名来,不少人都在心里打了退堂鼓。

“她在狡辩!大家别上当!砸死这个不守妇道的女人!”

人群中,不知是谁先开口,随后辱骂声夹杂着从河岸边捡来的石头,一下下的向她砸来,根本不给她解释的机会。

沈秋秋吓得连连用手抵挡,可投来的石头密集,眼看着就要砸在头上,她下意识闭上双眼。

然而,想象中的疼痛却并未传来,面前反而传来石头砸在肉上的闷哼声。

竟是有人挡在她的身前,替她护下了这些石头。

沈秋秋小心翼翼睁开眼,只见陌生又熟悉的男人,正咬牙站在她身前,石头一下下砸在他的后背上,可他表情却平淡,连一声疼都没叫。

这人,正是她那少言寡语,不解风情的夫君——陆纵。

她不知怎么的,鼻头竟然一酸。

想来是原主的在天之灵也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居然他还会站住来护着自己。

一股无名火直冲天灵盖,她弯下腰,从河中摸出一块巨大的石头,双手抱起,砸在了岸边的水中。

飞溅起的巨大水花泼了周围村民一身,在此起彼伏的尖叫声中,扔石块的村民才停下了手,慌忙后退着躲避。

沈秋秋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刚刚扔出去的大石头。

那少说也有八十斤!

竟然那么轻松就扔出去了?

看来胖也不都是坏处……

她从陆纵身后站出来,冷声呵斥:“我父亲曾是七品县令,如今升迁为六品州同,你们这样私设刑罚,是犯了律法的!”

说着,还想站在陆纵的身前,证明自己不需要他保护。

然而却没看到那男人眼中的一抹厌烦,正是对着她的。

沈秋秋的性格他知晓,如果他再不站出来,这女人真的会将事情闹大,于他隐藏身份无益。

“你虽为官眷,但犯了村规,就要听从村长处置。况且你私通时人证物证具在,是抵赖不得的,何来诬陷一说?”村中稍有学问的孙秀才文绉绉,打心眼瞧不起这个所谓的‘官眷’。

“既然你说人证物证具在,那就拿出来瞧瞧,与我对峙!”

沈秋秋挺直了腰板,原主虽然矫情刁蛮有公主病,但正是因为心高气傲,连面容俊秀的陆纵都看不惯,更不可能和这些歪瓜裂枣私通了。

陆纵闻言,脸色阴沉,目光冷凝的瞥了她一眼,压低声音道:“够了,你还不嫌丢人么!”

沈秋秋被凶的一愣,难道,这男人也以为她私通了?还是根本不在乎她有没有私通,只想快些解决罢了。

那为何刚刚还要护着她?

“陆纵!”村长幽幽开口,“我本想在你回来之前,将这女人处置了,既然你现在出面保她,那就按村里的规矩来。想要她活命,就交出你所有的田产地契,带着她,今晚就离开村子,你愿意吗?”

村民们都是不愿意得罪陆纵的、

他向来独来独往,虽然贫寒,但好似总带着拒人千里之外的气势,让人亲近不得,反而还生出一种惧意,就连村长也是一样。

“愿意。”

“我不愿意!”

陆纵的话,被沈秋秋赫然打断。

男人表情有些惊诧,似乎没想到沈秋秋会有这么硬气的腰板,与他所预想的胆小哭闹竟是截然不同,也没想到,她会这般牙尖嘴利。

她掐着腰,咬紧牙关:“我没有与人私通,说一万遍也是没有!将那证据和人证都带过来,若是我没办法证明自己的清白,就自己沉河!”

村长冷笑一声:“我本顾念陆纵的情分,想饶你一命,既然你自己不想活,那就成全你。”

说罢,便让人押着一个贼眉鼠眼,黢黑瘦猴似的男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王二狗,你且说说,你们二人是如何私通的。”孙秀才从怀中掏出一叠按着手印的证词,显然他们已经审讯过一遍。

王二狗眼睛到处乱飘,最终,落在了沈秋秋的身上。

“她月余前,趁着陆纵去镇上卖柴,说自己深夜寂寞,觉得我为人风趣幽默,邀我去她家中过夜。随后我们便多次相会,但都是她主动,我也是一时没有招架住,就做了糊涂事儿……”

他的话还没说完,水中的沈秋秋,便爆发出一阵剧烈的爆笑,似乎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