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苏缈苏昊免费完结版 将门庶女:相爷重口味苏缈苏昊小说阅读

2021-10-11 18:00

将门庶女:相爷重口味

推荐指数:10分

将门庶女:相爷重口味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苏缈苏昊,是作者卋遗倾情著作的一部古言小说,目前正在快看连载。全文讲述了夜深人静,相爷看着依旧阑珊的灯火在门外徘徊。本该是个佳人,怎料掀开盖头却是个不堪入目的丑女,这东西从哪来的?她才刚刚感叹自己一代枭雄,竟然流血过多而死,后一秒就感觉自己整个人被倒吊着,一睁眼就差点被两个男子欺辱了,谁曾想不等动手对方却被吓死了。新婚之夜,她看着在外面徘徊踌躇的相爷十分愧疚,自己这份尊容确实过分了,她刚犹豫着揣着吃的准备离开,一开门两个人皆是一脸尴尬。“对不住了。”说着,她抱着吃的就准备离开。“不,不客气。”相爷蹙着眉头,看着她那扭曲的身影渐渐消失在深夜之中。

《将门庶女:相爷重口味》 第2章 免费试读

苏缈这身体原是将军府庶出二小姐,两个人的生辰相同,许是如此她才会在此地重生,一整个晚上,苏缈都在林子里乱窜,她先是将两个尸体掩埋了,这才向着相反的路往回走。一路上,脑海中不断的闪现出总前的画面,只是多数都是被人欺负的,并没有什么重要信息,脑海中最后的画面,竟是自己被人绑了,脑袋撞在门框上死了,这种死法对她这个一等一的高手而言,当真是讽刺。

苏缈靠着自己被绑时的记忆,在林子里走了许久才走出去,此时天色已经蒙蒙亮,她回望了一眼,没想到这林子如此之大,更没想到的是,自己面对眼前的官道脑海中一片迷茫,对于一个从不出门的人,该如何找到回去的路。

就在苏缈郁闷的坐在地上时,不远处传来马车的声音,苏缈本能的藏了起来,这个时候经过这里的人,很明显是刻意而为之,许是那两个人没有准时回去,对方再一次派出来的杀手,这身体的主人到底是得罪了什么人,难道就因为长得丑人人得而诛之?

苏缈躲在树上,只看见一辆奢华的马车停了下来,接着从官道的两侧匆匆而来两队暗士,将马车围住,这些人十分恭敬的候在一旁,时刻警惕。从这些人的行动来看,训练有素十分严谨,这一切都暗示着马车上的人身份不简单。

想到这苏缈不禁伸长脖子注意着动静,只见为首的人见四下安全,这才恭敬的说道:“相爷。”

话音刚落,马车上的琉璃珠帘被人一把掀开,只见一身穿华服的男子正懒洋洋的靠在车上,这人的头发高高束起,一对眉毛极宽,带着些许英气和正气,眼神锐利虽算不上十分英俊的模样,倒也耐看。

苏缈淡然一笑,这种看似是正人君子的人她见多了,果然这人也不例外,自己派出去的人没回去就这么快找过来,看来这人是非要致自己于死地了。只是堂堂相爷,和她这个将军府的庶女怎么扯上关系的。

那男子见手下摇了摇头,眉头紧蹙,最终视线落在眼前的林子里,苏缈对上他的视线差点从树上掉下来,从他看过来的角度,她还以为自己已经暴露了,幸亏现在树上的叶子茂盛,遮挡她这副身躯还是绰绰有余的。

“此地,离将军府最近,官道四通八达,若是对方真的想逃,千里驹也追不上。”话音刚落,他手下的暗士立刻会意,一行人悉数闯进林子,苏缈只能静静的待在树上,她回头看了一眼那马车上的相爷,心里感到莫名的恐慌。

这样敏锐的直觉当真是丞相?凭着自己的直觉苏缈知道,眼前这个人自己得罪不起,于是一个人躲在树上呆了许久,等对方的人撤退了自己才尾随在后,就这样跟着马车一路回到了城里。

一进城,苏缈就引起所有人的围观,周围的百姓见了她纷纷避让,她突然回想起之前的日子,自己生前是暗杀组织内的高手,从自己走了这条路的那天起,首领就曾经说过,他们这些人都是见不得光的。

从此以后,苏缈再也没有听见别人叫自己的名字,只有一个代号一直伴随她一生,而自己最害怕的就是现在周围人看自己的眼神,那种被人审视怀疑和害怕的眼神,时刻都在提醒着她,自己是个没有未来的活死人。

“小姐!”就在苏缈不知往哪走的时候,只听见身后一个女子大喊了一声,自己一回头就看见一身穿灰色麻衣,头上插着一根竹钗的女子向自己跑了过来。

这女子生的娇小,模样虽然并不出众可是看着还算顺眼,她的脸红肿的明显,从她的噙着泪水向苏缈跑过来的时候,她就认出了这女子是谁。正是跟在自己身边多年的红莲,苏缈见到她立刻喜极而泣,两个人在大街上相拥,哭的痛心疾首。

红莲被苏缈这么一抱有些难为情,她虽是奴仆可是姑娘家在街上哭的,可是苏缈趴在她的肩上哭的十分委屈,红莲只好任由她这般发泄,毕竟人消失了一个晚上,发生什么事情都是有可能的。

她哪里知道,现在的苏缈已经不是从前的小姐了,之所以这般委屈,那是因为在苏缈的回忆中红莲是唯一记得最清楚的,好不容易见到一个不嫌弃自己的人,苏缈自然会抱着不放。

过了一会,苏缈终于停止啜泣,红莲将面纱给她戴上小心地问道:“小姐,你到底去哪了?今儿个将军知道你不在府中,十分动怒,但是又怕事情闹大,这才派了奴婢出来寻你。”

苏缈听后冷笑了一声,只是隔着面纱红莲并没有看见她脸上的轻蔑,她那个父亲都没见过她几回,终日将她关在别院里,不就是为了不让外人知道有她这么个丑女,怕丢了将军的颜面,现在自己丢了又怎会大张旗鼓的去找。

苏缈并未理会她,视线落在一旁的小贩摊上,顺手拿起一面铜镜,当她撤下面纱看见镜子里的自己时,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真的是太过分了!”镜子里的女人,一对丹凤眼,眼角向下垂着,十足一个哭丧脸,脸上的疙瘩一个个看着触目惊心,难怪昨天夜里的两个男子将她当成了鬼,现在想想,苏缈竟第一次有些后悔杀了人。

“小姐?”红莲见苏缈举止怪异,刚要询问几句,这时那琉璃马车向这边行驶过来,苏缈一把捂住了红莲的嘴,将人带进了胡同里,等那马车走过之后才松开她。

早在前一个时辰她还在为自己抱不平,可是现在看见了自己的这副尊荣,就是人人喊打也不为过了,尽管如此,好死不如赖活着,她躲过了林子里的一劫可不想在这就被他抓了去。

“小姐这是做甚?”红莲不解的问道,苏缈轻轻摇了摇头,记忆中这个红莲心思单纯,哪里能明白人心险恶,若不是这次重生成这副尊荣,她也不会相信一个如此丑陋之人竟会惹了一身的麻烦。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