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穿越小农女:种田养包子首发小说 陈念然陈子通

2021-10-12 09:00

穿越小农女:种田养包子

推荐指数:10分

人气小说《穿越小农女:种田养包子》是来自仙泉小语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陈念然陈子通,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农大学生一朝穿越,成了大户人家的通房丫头。幸好,一完成任务她就被赶出了府。现在好了,钱有了,人自由了,美好的种田生活她来了!只是这种田日子也不安宁,好不容易赶走了想把她再卖一次的亲爹娘,这男人怎么又出现了,随之而来的,是她逐渐变大的肚子!行吧,养娃就养娃,她这个未来的农场主难不成还养不起一张嘴吗?只不过娃他爹就没那么简单收下了……

《穿越小农女:种田养包子》 第004章 :泪流不止 免费试读

一说到伤心处,老人家就泪流不止。 一边的伯娘也跟着抹起眼泪来。 说来,她这么多的侄女儿,最疼爱的,却数这四丫头。 从小到大,四丫头活泼招人怜爱。 那人也聪慧本份的,模样儿着实是长的俊俏,就因了这些原因,是以她和婆婆都是极疼爱这四丫头的。 还本想着为她找个好人家,哪曾想人还才长开一点儿呢,就被老么家给贱卖到陈家去了。 事后她也和老大想要去陈家赎人,但人家只丢下一句话,契约过了,那就由不得反悔。陈家的势大,他们哪能去计较,且,四丫头确实是被自己家么弟同行贱卖的。有文字契约,就算她这当伯娘的心里难受,也只能徒叹奈何。 现在好了,四丫头又回来了,只可惜,不再是完璧之身。 陈念然的眼泪象断线的珠子往外喷涌,脑袋蹭在嬷嬷胸前,嗅着属于嬷嬷的温情的味道,她一声声的唤着“祖母” “嗯……嗯……”老太太则不断的答应着。直到伯娘在一边看不过去,这才笑着打岔,“娘,四丫头归来就好,再这样哭下去,那喜事儿都哭成不好的事儿了。” 话完,她诚挚的拉着陈念然的手,“四丫头啊,虽然说我们家是分了家的。但好歹说,伯娘也能为你做主几分。以后再有啥不对的,你跟伯娘说啊。伯娘就算是豁出去,也得护着你周全的。” 陈念然听这话心思一动,要知道,自己现在面临的可是二卖的局面啊。若是有这伯娘和嬷嬷撑腰,她…… 打量着面前的伯娘,看她一脸的慈爱,那五官也还周正。不象那长的邪门歪道的妇人,尤其是一双眼睛,更是涣散出泼辣劲儿。 想来,家里这位伯娘,确实是个能干的人儿。想到这,她噗的跪下,用力的磕头,“伯娘,你可得救四丫啊……” 大伯娘一听,脸色当场就变了。 嬷嬷赶紧把她往怀里拽,“有啥话和嬷嬷说,这一次不管怎么着也不能任由老么胡来。丫头啊,别怕,你还有嬷嬷和你伯娘呢。” 陈念然内心感概不已。为前身,也为了自己。没想到,亲生爹娘不行,这伯娘和嬷嬷还有点亲情。 她抹了抹泪,这才哀哀的把这次从府里出来的事情说了出来。 “伯娘,嬷嬷,事情是这样的。我们从来后,娘拉着我去了弄堂里面。那里有个叫七婆的……” 陈关氏一听到七婆这个名字,当场就气的一巴掌拍在床上。“这对孽障啊……四丫头你也别说了,那七婆是做什么营生的,我是最清楚不过。” 恰在这时,外面有小孩来叫陈念然归家。 伯娘吸了口气,安慰的拍拍陈念然的手背,“四丫头你暂且家去,这件事情伯娘省得了。会替你做主的,你放心,但凡有伯娘在,这一切由不得那孽障做主。” 陈念然知道,这件事情有了伯娘撑腰,只怕要容易得多。当下有礼貌的和嬷嬷、伯娘辞别,和外面来唤自己的小儿一起归家去。 那来唤她的小丫头是她的五妹,十一岁的孩子,可看起来,却比同龄的略矮小一些。面色也是萎黄不已。那把头发,更是看着象堆稻草一般。 小丫头看见她时,到也怯怯地叫了声姐。 等到俩人往家去时,五丫头的手怯怯地伸来拽住她手,“姐,你这次不走了罢?我还是希望姐你在家里,这样我和六妹就不能挨饿。” 握着的小手,瘦小的让人怀疑就是一把纤细的骨头,那手心的茧子,令陈念然的鼻子泛酸。这就是穷困人家的孩子啊。 “嗯,姐这次家来,不走了。就照顾着妹子们。” 五丫头一听,当场就欣喜的拽紧了她手,“真的吗?姐,这可真的太好了。有一个在,我们怎么也能喝上一点糊糊。嘻嘻,姐姐真好。” 小丫头说着就蹭了过来。从孩子的嘴里,陈念然也大致的了解了前身在家里的一些事情。 原来,这前身虽然是生在穷困人家的,可长的却是懂事识礼。对于父母的做为,也很是不赞同。是以在私下里,便会在外面做工后悄悄地藏下一些铜钱儿。 偶尔的也给家里的妹妹们买串糖解谗,虽然那种时候极少,但在妹妹们的心里,她这当姐姐的就是极伟大的了。 至于说吃食,若是实在没得吃的,这前身还会想办法弄出一些野菜馍,或者是野味汤之类的。总之有她在家的日子,她那膝下的俩个妹子,到也不曾饿死。 得到这一信息后,陈念然再次抚额,好象,她的负担又增加了俩个妹子啊。 姐妹俩到家陈念然一看满屋子营养不良的人,内心巨汗不已。 没想到这一家子这么多人啊!那老大老 二是结婚了的。大儿媳还怀了孕,挺着个大肚子张扬的站在陈宁氏身边。那高高耸起的颧骨,还有吊梢的眼尾,让陈念然感觉这女人,多半和陈宁氏是差不多类型的势利眼。 “唉呀,小四家来了呢,开饭,开饭了。”陈宁氏热情的上前拉着她手,不断的招呼着开饭。 另外几个到是和她妹妹长姐姐短的说了会儿话。不得不说,这一大家子上下十多口人,也就是俩个妹子看着顺眼一点。 其中一位穿着周正,长的略肥胖的几岁小儿,让陈念然着实的开了盘眼界。 那小子自她家来后,只是眼睛斜斜一扫,再抬头端坐到了堂屋首位。 汗,人家一大家子吃饭,那首位的地方都是一家之主座的。可这一家子,却是一个八岁小儿上 位首座!! 农家小户的,还能长的如此的白胖,穿着也干净整洁。由此可以想象,这小子在家里的待遇得有多好。 一个妇人快速的把一盆饭端上来,陈念然看着最小的六妹为众人舀饭。 桌上就一碗没有油水的炒白菜,还有几根咸菜,再就是一大盆的清水野菜粥。这粥看的出来,就是一些糙的梗米,加上一点野菜味儿煮出来的。 清粥都能照见人,这样的饭吃了能顶饿??陈念然终于理解,为什么俩个妹子会如此的面黄肌瘦! 陈念然没动筷子,就看着一大家人呼噗呼噗的喝汤。而对面的那个小儿,和她一样的没吃。 此时小儿正抬高了下巴,一脸嫌弃的打量着她。直到陈宁氏把一碗白米饭端上桌,上面还盖着二片肥瘦均匀的肉片儿时,陈念然彻底的明白了,为什么这一大家子全动气色不佳,而对面这个上首的小儿,却会长的一身白胖…… 陈宁氏见陈念然的眼神看着小儿,当场就尴尬的一笑,“四丫头啊,你么弟被先生说头大,是个聪明的娃子。所以咱全家都咬牙供他读书呢。这不,从四岁进学堂,一直得到秀才先生的夸奖呢!” 那陈念祖听到这儿,当场就下巴一扬,“昨天先生还夸奖我,说我书念的好,字也不错的。” 陈念然很是纳闷,就凭这小儿待人的样子,他真的能写出个好字?不过,这疑问只是揣在心里,并没有问出来。 陈宁氏看小儿这样,当场就乐颠颠的捅一下他,“么儿,赶紧背给你姐听听,让她知道你读书可是读的好的哩。” 那小儿嘴里嚼着一大片肉,油抹的满嘴都是。 另外一大桌的人,尤其是陈念然的俩个妹子,更是看着他嘴角的油沫儿,喉咙不断的滚动着…… “咕噜……”小儿把饭和肉咽下去了,这才得意的一扫全桌的人,“人之初,性本善……” 陈念然一听,这读了几年的书,怎么还在念诵三字经啊。 算下来,小儿四岁上学,现在八 九岁的样子,怎么着也读了有四年了吧。按理说,这会儿咋都应该念点高深的啊。 “这是三字经,你给念点别的呗,论语会不?”陈念然不喝了口汤,这汤,真它娘滴涩嘴啊。看看那大、嫂二嫂,都眼巴巴的看着么弟碗里那片肉呢。 尤其是怀 孕的大、嫂,更是抚着肚子,不断的咽着口水。 “论语?不会,先生没教呢。”小儿一听,先是一愣,旋即便大怒,斜睨着陈念然,“你懂什么,这三字经先生说了,要学好,写好,要是写不好,后面的也不能学的。” 这一说,陈念然默然,感情,学了四年,还在学这最基本的启蒙学三字经啊。难怪说在一帮小屁孩子里面是写的好,念的好的了。四年下来,怎么着也学会了一些吧。 其实,写的怎么样,估计这还真不好说。毕竟这一家子都不会念书,更不懂识字写字。好与不好,还不是这小子说了做数。 认定了这小子是个草包二货,陈念然内心对陈宁氏更加失望。 不再提问,老实的把饭喝下去。 因为家里太穷,人口也多,是以当天晚上陈念然便跟俩个妹子睡在一起的。 说实话,看着那满床都有草和泥的铺,她还真的有些躺不下去。奈何,家里的条件就这样,总不能去屋外地上睡一夜吧。 “姐,你上来,这被子给你盖。”五岁的小六妹到是快活的很,把那床烂的都透风的被子不断往她身上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