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温念席一澄免费大结局 少奶奶制霸九零年代完结小说

2021-11-10 09:00

少奶奶制霸九零年代

推荐指数:10分

少奶奶制霸九零年代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温念席一澄,是作者米唐最新创作,已上架快看。全书主要讲述上辈子温念被亲生父母花式吸血。家里盖新房子需要她出钱,哥哥结婚需要她出钱,弟弟找工作需要她在婆家卖脸讨好帮忙。就连每月丈夫给的家用,父母那边都要想法设法的借走。娘家不争气,婆家自然也瞧不起她,丈夫......受够了窝囊气!这辈子,温念重生回到了九六年。这一年,她二十六岁,有个一岁半的儿子。及时止损,为时不晚。她拒绝被娘家人压榨,拒绝当只会伸手要钱的家庭主妇。她开始干餐饮,开连锁,用超强第六感做投资,步步高升,名利双收!某纺织界的大佬含泪,捧着小本本记录:今天是老婆不稀罕用我钱的第一千零一天......嘤嘤。

《少奶奶制霸九零年代》 第2章 免费试读

赵倩之被她的一惊一乍弄得跟着回头看过去。

等了半天也不见门口有什么动静,忍无可忍:“温念我跟你说话你没听见是不是?中午那一觉莫不是真把脑袋睡傻了吧!”

温念目不转睛的看着门口,平静的道:“席景回来了。”

“???”

赵倩之觉得莫名其妙,不过还是看了眼墙上的钟表。

瞧着时针指向的位置,她拧眉道:“你别想用阿景来敷衍我!阿景最近工作一直很忙,晚上九点前能回来就不错......”

“咔哒。”

门开了,席景拎着包走进屋。

男人相貌出众,面容冷峻,一双眼深邃如墨。

看人的时候,总带着若有若无的疏离。

“阿......阿景......”赵倩之迎上前,不可思议的道:“你还真回来了,不是,你怎么回来这么早?”

“工厂那边价格谈妥了,对方老板家里有事,饭局延后,我就回来了。”席景松了松领带,走到餐桌前,看到一桌子美味佳肴,他的反应跟赵倩之一样,看着温念,疑惑道:“今天家里有什么大喜事吗?”

温念:“......”

上辈子,她是克扣了这对母子的多少口粮?

吃顿肉,至于吗?

“你最近工作辛苦了。”温念没向先前一样起身给男人拉凳子,盛饭拿筷子的伺候,态度不温不火:“去洗手,吃饭。”

话罢,她又夹了块红烧肉自己吃了起来。

赵倩之帮席景挂完衣服后,回来看到这幕,耳朵呼呼的往外冒火气。

哪有丈夫和婆婆不动筷子,儿媳妇在饭桌上大吃大喝的?

像话吗?!

席家是做纺织生意的,席景是席家唯一的儿子。

他十二岁的时候被送出国留学,二十三岁完成学业回国,接管起了家里生意。

这一年,他去了南华村看工厂。

南华村不过是个小村子,很多人家都是指着席景家的这个纺织工厂养家糊口。

席景前来,很受村长的重视,当晚大摆筵席,全村的人都把自家的好东拿了出来。

温念的母亲钱姝,也拿出了好东西。

不过不是吃食,是自己出落漂亮的女儿。

钱姝撺掇着从来没碰过酒的温念去给席景敬酒,之后醉的不省人事的温念,一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和席景睡在了一起。

当时钱姝带着村民撞门,场面一度混乱。

温念那时天真懵懂,不知道这一切是自己母亲策划的,以为是席景起了色心轻薄于她,还扇了席景一巴掌。

后来,温念嫁给席景好几年后回头一想,才想明白其中的蹊跷。

人家席景从小锦衣玉食,又是海归。

大城市还有国外什么漂亮的女人没有?至于轻薄她一个土里土气的村丫头?

只是,当温念哭着打电话质问钱姝的时候,钱姝丝毫不觉得自己做错了,还沾沾自喜,反讽温念要不是她的助力,她能过上今日的好生活?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温念越发觉得对不起席景,是她,是她家里占了席景的大便宜。

故而她尽心尽责的操持家务,为他生儿育女,受了什么委屈都是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席景看着坐姿端正,仪容整洁捧着饭碗,细嚼慢咽吃着饭妻子,有片刻失神。

结婚前,温念是个长得特别灵动的小姑娘。

她的皮肤比大城市里长大的姑娘还白,太阳一晒,从内而外透着淡淡的粉,像抹了胭脂,颇为醉人。

可嫁给他后,她明明是从夏热冬冷四处漏风的土房搬进了冬暖夏凉的楼房,理应该更娇气些,不料反而更粗糙了。

尤其生了澄澄后。

她有时候连脸都不洗,身上的衣服都穿出味道也不换一件,头发乱糟糟的,趿拉着拖鞋,眼角还挂着眼屎的抱着哇哇大叫的孩子满屋子走。

说实话,他这一年半是越发不想回家了。

一天在外工作应酬本就很累,回家还要看到乱糟糟的温念乱糟糟的家里,以及一桌子清汤白水的蔬菜,真的很窒息。

不过今天......

他的妻子好像变了。

换上了漂亮裙子,化了妆,还舍得花钱吃肉了。

她的吃相也有了市里人的优雅。

席景看着看着,目光就不自觉的落在了温念的修长的天鹅颈上。

兴许是有半年多他没和温念亲热发泄的缘故,看久了,身体居然生出了欲念。

温念敏锐的抬眸:“怎么了?”

女人涂了唇蜜,唇色***还水嘟嘟的。

席景眸色深了几分,扯掉领带的时候顺手解开了两颗衬衫扣子:“没事,我去洗手。”走了两步,想到什么,“澄澄呢?”

以前温念做好饭自己不吃,都是要先喂席一澄之后再胡乱扒两口冷饭冷菜。

早前席景会劝温念先自己吃再喂孩子,就算先喂孩子,过后自己也要把饭热一下,总吃冷的对胃不好。

由于温念多次把他的话当成耳旁风,席景索性也不劝了。

其实谁不想先吃饭?吃热乎的?

说的轻松先自己吃,孩子那么小,放在一旁,没有个人看着能行吗?饿的哇哇大叫,当听不见吗?

热菜热饭需要时间等。温念喂完孩子把孩子哄睡,一桌子待收拾的碗筷不得她整理吗?通常那个时候,她都饿的恨不得啃碗了。

重生回来,温念对于哄孩子这事不再是新手上路,而是很有技巧的完美胜任。

她道:“澄澄在里屋睡着了,你要是去看,动作轻点别吵醒他。”

不等席景说话,赵倩之紧忙道:“澄澄这孩子最能闹了,觉还轻,好不容易吃顿消停饭可别去吵他!”

席景本来也没打算去,他就好奇一问。

朝着赵倩之点头应声:“嗯。”便去洗手间了。

太长时间没吃的如此丰盛,加之温念的厨艺有质的飞跃,赵倩之吃了三碗米饭,席景也吃了三碗。

一大桌子的菜,所剩无几。

饭后,赵倩之摸着圆鼓鼓的肚子难受的直哼哼。

看了眼躺在沙发上的饭饱发困席景,她转了转眼珠子,探头往厨房瞧了眼后,走过去,推了推席景肩膀。

席景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嗯?妈,怎么了?”

赵倩之做了个噤声动作,低声问:“这都八月份了,温念没跟你提他弟弟工作的事情吧?”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