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完结)免费试读主角夏晗傅琛小说

2021-11-10 21:01

《傅少的暖婚新娘》 小说介绍

主角叫夏晗傅琛的书名叫《傅少的暖婚新娘》,本小说的作者是禾风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夏晗定了定心神,长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不去想那些混乱的过去。她想往前走...

《傅少的暖婚新娘》 第8章 第8章 你小点声 免费试读

夏晗定了定心神,长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不去想那些混乱的过去。

她想往前走,起码,现在不能回头看。

她会崩溃的。

“那我的工作……”

回应她的只有汽车尾气。

风很大,夏晗裹紧了身上的衣服,却没有朝快捷酒店走去。

她都要穷死了,她住不起。

这些天一直都是在那种二三十块钱的小旅馆里度过的。黑黢黢的走廊,充满霉味的房间,以及破烂不堪的门庭。

太过不堪,如果被傅琛看到,那比杀了她还难受。

走到小旅馆门口,却见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

是安宥谦。

他脸上依然挂着淡淡的笑容,脚边放着几件女装手提袋。

面对他,夏晗一直都是放松的,她加快步子走过去:“你怎么知道我住这里?”

安宥谦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脑袋:“笨蛋,我想在青津城查一个人还不容易吗?”

“也是。”夏晗指指楼上,“上面又脏又乱,我们出去到附近走走吧,请你吃夜宵。”

“不用了,我家里还有事。”安宥谦把手提袋塞到她手里,现在这种情况下逗留的时间长了,他怕夏晗难堪,“我今天看你身上的衣服有点旧了,买了几套新的送过来。”

本来是不想接的,但想到傅建国让买衣服的嘱咐,夏晗就接了过来。

安宥谦又在无意中帮了大忙。

等工作正常了,自己再买几件送他便是。

目的达到,安宥谦没再停留,很快就驱车离开了。

不仅是衣服,夏晗更感激安宥谦没有戳破她现在在傅家的尴尬地位,以他这样身份的人,肯定是第一次走进这种脏乱的地区,但他什么都没说。

有时候,沉默就是最好的保护。

夏晗提着袋子上楼,脸上扬起一抹淡淡的笑。

全然没有注意到,在这家小旅馆的拐角处,还停着一辆黑色的迈巴赫。

像是黑夜中的一只鸟,静静地蛰伏在角落里。

傅琛已经抽完了第三支烟,他向来克制,一天不会超过一支烟,但今天……他看了眼车子后座没有送出去的女装手提袋,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昭示着主人的心情不佳。

小旅馆的走廊极窄,灯泡明明灭灭,脚边到处是被人吃剩的垃圾,散发出一股难闻的酸臭味。

傅琛不想再往前走一步。

“嗯?”已经换上新衣服,端着盆子打算去公关厕所洗衣服的夏晗,一开门就见到了脸色发臭,僵在原地的傅琛。

他穿着一身意大利高定西服,精致的手工皮鞋踩在脏兮兮的地上,眼底皆是嘲讽。

“这么迫不及待穿上别的男人送的衣服?”

一句话让夏晗哑然:“我只是……”她攥紧了盆,算了,她一套衣服穿再多天,他也不会看到。

他不是从前那个可以让自己随便撒娇耍赖的二哥了。

长长的睫毛遮住了眼底翻涌的情绪,她改了口:“你怎么来了?”

“为什么要住在这里?这么脏,就不怕出门被人闻见味儿吗?也不怕失了身份。”

“你小点声!”夏晗飞速走过去,白了他一眼,“被人听到会挨骂的!”

傅琛看了看密集的住户,也意识到不妥,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处境,他无意冒犯别人,但就是见不得夏晗在这儿住。

如果被人拍到,他又要去处理这些烂事儿。

走廊里的味道几乎令他窒息,身上也跟着发痒。

他向来有洁癖,头次到这种地方,身心都是折磨。

他一把打掉她手里的劣质塑料盆,嫌恶地看了眼她身上的衣服,“赶快跟我走!”

夏晗不解:“去哪儿?”

“回家。”

她的声音一下子低了下来,闷闷道:“我没有家。”她看着散落在地上的衣物,心里好像也乱成了一团。

他为什么会上来?为什么要说回家?

家……多么奢侈的词汇。

十岁之前她没有家,二十二岁时,自以为的家被最敬重的人亲手打碎。

傅琛气极:“什么叫你没有家?还是说你住这里是想方便和安宥谦见面?!”他胳膊上已经起了红疹子,他极力克制去挠它的冲动,直接拉住她的胳膊,“我还不想戴个绿帽子,再次成为全城笑柄!”

途径小旅馆收钱的窗口,老板娘看傅琛的穿着气质,想拦又不敢拦,就这么看着夏晗被拽了出去,扔进了她想都不敢想的豪车里。

夏晗被塞进副驾驶,低头看看他一直攥住她胳膊的手,不自然地往后缩了缩。

傅琛眼底一片幽深,也不知是不是故意,偏偏又往手上挪了几分,二人的皮肤相触,竟有炙人的烫。

她听到他的呼吸,几乎不敢抬眸。

安全带系的急,打了个结,傅琛去解,一点点捋顺了。双手不经意间蹭到她的脖子,夏晗惊恐地抬头,看着他和傅连城相似的眉眼,突然发疯一般将他狠狠推开。

“不要碰我!”

傅琛气极:“发什么神经!”

砰地一声,车门被关上。

傅琛松了松领带,解开袖口,看红疹依然在蔓延,他心烦意乱地点了支烟,不经意往车里一瞥,发现夏晗竟然在哭。

车窗没彻底关死,正好留了一条缝,她的眼泪似乎就顺着那条缝流进了他心里。

这是大哥去世后,他第一次见到她哭。

从前,她掉泪是很常见的事儿,就连家里养的宠物生病她都要哇哇痛哭,然后大哥就会手足无措地打电话给他,同他商讨哄小女孩开心的诀窍,最后往往都是大哥为主,他为辅,他们哥俩轮流哄人。

他不像大哥那样和善,往往都是往她面前一站,严肃地说一句不许哭。

她便哭的更凶。

大哥谴责的眼神看过来,傅琛便会别扭地给夏晗擦去眼泪,但哄人的话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

等他窘迫的时候,夏晗就会咯咯地笑了。

原来那些时光,竟是那么鲜活。

但却是她,亲手毁了那一切!

一个能眼睁睁看着养育自己的恩人去死的女人,该是多么蛇蝎心肠!

他的心情很久没有这般大起大落过,身上的疹子痒的人难受,傅琛灭掉烟,坐进驾驶座:“假惺惺哭给谁看?觉得自己很可怜吗?大哥都去世这么多天了,你是在为谁哭?”

他本以为夏晗会一如既往地沉默不语,没想到她居然哑声道:“反正不会为他哭!”

就在刚刚傅琛的手蹭到她脖子时,那种被最信任、最敬重的人背叛的感觉又一次袭来,眼泪就成了宣泄口。

下一秒,只听她喃喃说道:“我说什么你都不会信,所以你不要问,我也不会说。”

傅琛眼底划过一抹愧色,看了眼车匣子,那里面有他最近收到的一张匿名照片,他到底该站在什么角度去揣摩那场车祸?难道他真的做错了吗?

他清了清嗓子,“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真的只是因为她任性跑出傅家,导致大哥出了车祸,而她又见死不救吗?

小说《傅少的暖婚新娘》 第8章 第8章 你小点声 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