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秦战宋星眠免费完结版 花都特战狂龙秦战宋星眠小说阅读

2020-02-13 12:06

花都特战狂龙

推荐指数:10分

人气小说《花都特战狂龙》是来自狮子歌歌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文中主角是秦战宋星眠,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龙入海,虎归山,一代龙王回归都市,本想安安静静的过日子,可美女们一个个找上门来,高冷女总裁,人气女主播,性感小模特……帮她们解决麻烦,可最后,她们却成为了男主的麻烦……哎,老子只想做个安静的美男子,可实力,真的不允许啊!

《花都特战狂龙》 第8章 叫声老婆听听 免费试读

“你……”

这个秦战,果然绝对不能爱上。

他不仅不行,还是个钢铁直男。

虽然这个直男,不是个贬义词,但是这种不解风情的男人,有时候真的会把人气吐血。

就现在,宋星眠感觉自己让秦战气的,可能真的血压有点高。

她凶巴巴的瞪了秦战一眼,心道,算了,又不是真结婚,眼前这个男人也不真的是自己的老公,干嘛那么较真。

不过,这么说话真的很气人好不好。

宋星眠撅着嘴巴,转身去了浴室,“砰”地一下拴上了门。

秦战有了片刻的茫然。

他有哪里惹到这女人了吗?她怎么看起来好像有点生气的样子?

关心一下她的身体,还有错了不成。

秦战好笑了摇了摇头,站起身,来回徘徊,开始参观起宋星眠的小窝来。

可以看得出,这是个很喜欢浪漫的女人,几个阳台和大露台上,都种满了花儿,窗台上还摆着几个可爱的多肉植物。

过道有一面墙,挂满了宋星眠的照片,从小到大的都有。

“哟,还挺多才多艺。”

其中有一张芭蕾舞台照,宋星眠站在C位,露出匀称而修长的腿,一脸高冷。

还有一张弹钢琴的侧影……

还有很多捧着奖杯的照片,秦战都懒得细看,他被最角落里一张宋星眠和别人的合影吸引住了。

他看清照片上的人脸时,顿时愣住。

照片上的宋星眠还是个十七八的小姑娘,而旁边,站着两个大老爷们儿,其中那个穿军装的男人,他认识。

是已故首长。

照片下面还有一行小字——12年3月1日,与父亲,与李伯伯。

听着浴室里哗哗的水声,秦战五味杂陈。

宋星眠应该至今都不知道,那个李伯伯其实才是她的生父。

“我洗好啦,你来吧。”

秦战在房间里又溜达了两圈后,浴室的门开了,宋星眠站在门口。

秦战回头一看,鼻血差点喷出来。

谁能想到,照片上那个稚嫩的小丫头片子,如今竟生的这般好看?

——滴答,滴答……

女孩儿刚洗完头发,长发还在滴水,散在肩膀上,遮住了大半***的肩头,她身上只有一件白色浴巾,盖不住膝盖,再往下看,就是圆润而晶莹的脚趾……宋星眠轻咳了一声,将浴巾往下拉了拉,后来又想起秦战某方面不行,也就释然了,大大方方的从秦战身旁走过:“我回屋睡觉啦,你快去洗澡,家里没来得及准备男士洗漱用品,沐浴露什么的用我的就好,明天下班我再带你去超市买一套。”

香气飘过,秦战很没出戏的别过头,看向窗外:“我能不洗吗?”

“不行!”宋星眠凶巴巴的看着秦战,“今天小蕊给你换衣服的时候,我都闻到臭味了!”

“咳咳!好吧。”秦战摸了摸鼻子,感觉有点尴尬,奔波了这些天,他确实很久没有洗澡了,之前和兄弟们在一块,都是臭男人,谁也不嫌弃谁,有次条件特别艰苦,由于水源紧缺,兄弟几个连脚臭味儿都融为一体,分不出谁是谁的来,差点熏晕队里养了三年的一条军犬。

没想到换了个环境,竟然被嫌弃了。

浴室里湿漉漉的,还有股若有若无的香气。

秦战心猿意马,差点没把持住。

冷水冲刷在满是疤痕的脊背上,他看着置物架上一堆花花绿绿的洗漱用品,头疼不已:“到底哪个是洗澡用的?哪个是洗头用的?没有肥皂吗?”

他鼓捣了大半天,也没分出个好歹来,最后随便挑了一瓶用,草草洗完就回屋睡觉。

粉红色的床单,一看就是女孩子用过的,

睡过雨林,睡过沙漠,在各种艰苦条件下都能安然入睡的秦战,躺在柔软的床上,竟然失眠了。

直至凌晨,他才沉沉睡去。

“啊——!”

清晨,女孩儿的尖叫声响起。

秦战即使在睡梦中也能保持时刻警惕,听到尖叫声,他“噌”的一下从床上爬起来。

眼中没有刚刚睡醒的茫然,而是磅礴的杀意。

身侧没有摸到枪。

他打开门,悄无声息的接近声音发出的地点。

看清楚眼前的一切时,他所有的警惕都变作了无奈。

“小姑奶奶,你大清早的叫什么?”

谁料宋星眠一脸愤恨的盯着秦战,就像是盯着杀父仇人一般。

她指着置物架上瓶瓶罐罐的其中之一,用十分危险的语气道:“能不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她清早起床,准备洗脸刷牙化妆,结果看到自己平时那一堆宝贝疙瘩一片狼藉。

“……你说那个沐浴露?”秦战茫然,“我就用了一下啊,你不是说让我暂时先用你的吗?就是不太好用,还没两块钱的香皂好使,滑溜溜的半天冲不干净,也不起沫,不过倒是挺香的……”

宋星眠让气的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你疯了!那是我的海蓝之谜啊!你洗个澡竟然给我用了半瓶,你这个澡洗得成本是不是有点儿高?”

秦战更茫然了:“有多高?”

宋星眠小脸一垮,感觉快哭出来了:“也就是一两千……钱也不是关键,关键是这一套很难买的,我托人排了两三天的队……”

秦战心虚了:“这么贵?假的吧?其实我觉得大宝也挺好,便宜又好用……”

宋星眠眨眨眼,气的撅起小嘴:“我不管,我要从你的工资里扣!”

“好好好,你随便扣……”秦战无奈道。

两人生活习惯总是有很多不同,比如宋星眠早上从来不叠被子,而是等着钟点工阿姨去给收拾,看着秦战房间里叠的整整齐齐的豆腐块,还有一个皱褶都没有的被单,她无语的很。

出门前,宋星眠嘱咐道:“在公司,记得叫我老婆。”

“呃……”秦战有点叫不出口,“要不然你先叫声老公听听?”

“你先叫!”宋星眠昂了昂头,表面镇定,内心却十分紧张,好似小鹿在乱撞。

“你先!”

“你……算了,老公!行了吧!”宋星眠气呼呼道。

这人!让他叫声老婆,难道很吃亏?

“哎,老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