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时倾霍其堔最新篇章 霍少的天价娇妻全本

2021-11-12 18:00

霍少的天价娇妻

推荐指数:10分

男女主角是时倾霍其堔的名称为《霍少的天价娇妻》,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沅兮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情节设定引人入胜,真的超好看。下面是小说介绍:时倾这一生,最幸运的是八岁那年遇见了霍其堔,最不幸的是二十岁那年奋不顾身的嫁给了他。许可柔死了,他认定她就是凶手。所以他将她送进监狱,将她踩进烂泥,又亲手把她推上手术台。在她面前,他说的最多的就是:时倾你该死!直到那天,她爬上最高的天台,背朝大海,笑得癫狂无状。霍其堔,你不是最爱这张脸吗?那我就毁给你看。一刀又一刀,她亲手将自己的脸划得面目全非,而后决然转身,纵身一跃!时倾死了,霍其堔却疯了!他日日夜夜守着她的尸体,伤痕交错的脸上是她从不曾见过的深情——阿倾,从今往后,再也没有人能把我们分开。

《霍少的天价娇妻》 第5章 免费试读

那个一天前还高傲得不可一世,说宁愿跪死在这里也绝不认罪的时家大小姐,那个即便得知时家的百年基业即将毁于一旦,也咬紧牙关拒不低头的时倾,却在看到那只断手时,彻底崩溃。

她就那样折断了自己一身的傲骨,卑贱得如同蝼蚁一般跪在他的脚边,哭喊着说她认罪。

而她的骄傲她的自尊连同她此生所有的信仰,都在那一刻,通通被他无情的踩进了烂泥里。

从此以后,穷途末路,万劫不复!

你看,那个人她好像一条狗啊。

霍其堔漠然转身,如雕刻品一样完美的五官没有一丝动容,薄唇开启,发出的声音也只剩一片刺骨的冷,“你刚刚说什么?我没有听清。”

匍匐在他脚边,时倾哭到不能自已,“我认罪!是我杀了她,我罪该万死!求你放过小澈,放过我妈,放过时家,我认,我全都认了。”

她是那样的绝望心碎,她每说出口的一个字,都像是往她自己的胸口上插了一把刀,密密麻麻,直到再也没有一块完整的地方。

“我认了,我全都认了!阿堔,求你不要伤害他们,求求你,都是我的错,你砍我的手吧。”

她一边哀求着,一边给他磕头,光洁的额头砸在冰冷又坚硬的青石板上,一下又一下,很快便血肉模糊一片,“求求你,阿堔,求求你......”

声音渐渐小了。

刚刚才冒出头的太阳不知何时又悄悄躲进了云层,霎时间,天昏地暗,万物萧瑟。

不多时,警车呼啸而至,有人拽着她的胳膊将她从地上拎起来,冰冷坚硬的手铐套进她的手腕,她被推搡着,赤着脚跄跄踉踉的往前走。

行至车旁,时倾下意识抬头,就在她仰头的那一瞬间,漫天雪花,飘然而至。

毫无生机的惨白小脸突然被染上一道异样的光芒,她蓦然转身,状若癫狂,声嘶力竭:

“下雪了!霍其堔,你看到了吗?不雪城下雪了!我没有杀人!我是冤枉的!我没有罪!”

她将手铐挣得哐当作响,但很快就被身边穿制服的警察按住肩膀塞进了警车,“老实点!”

“霍其堔!你会后悔的!如果有天你得知真相,知道今日冤枉了我——”

如果有天你得知真相,知道今日冤枉了我......车门被重重关上,也隔断了她剩下未说完的话。

鹅毛大雪飘飘洒洒,很快凝成白茫茫一片。

算起来,江城已经有将近百年没下过雪了。

据说是因为百年前这里曾冤死过一个女人,那日也是狂风呼啸,飞雪漫天,大雪下了整整七天七夜才停,而从那以后,这里便再没下过雪。

大家都说江城是被诅咒了,永远都不会下雪,久而久之,不雪城的称号也就这么传开了。

不雪城......呵!

男人迈开修长的腿,踩着皑皑白雪来到警车旁,车窗被摇下,露出那张疯狂到扭曲的脸。

“霍其堔!你会后悔的!若有天你得知真相,知道今日冤枉了我,你一定会后悔霍其堔!”

车里的女人拼命挣扎,想挣脱手上的牵制,可她所做的一切,都只不过是徒劳无功。

霍其琛看着她,满眼冷漠,“你还不明白吗,时倾?事到如今,是不是你害死小柔,已经不重要了。”

漫天飞舞的大雪中,他站在车旁,隔着半开的车窗,一字一句的说,“我只要你死!时倾,我只要你心甘情愿背负一身骂名,去给她陪葬!”

挣扎和吵闹戛然而止,女人抬起头,清亮的眸子在那一瞬被蒙上一层灰,“你说......什么?”

“你别忘了,时蔓芝和时澈还在我手上。”男人冷冷的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的答非所问,“所以时倾,到了警察局,你最好乖一点。”

所以时倾,你最好乖一点。

事到如今,你还不明白吗?

是不是你害死小柔,已经不重要了。

我只要你死!

我要你心甘情愿背负一身骂名,去给她陪葬!

“去给她陪葬......”

她哭着,也笑着,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下来,砸在她那没有任何知觉的手背上,却足以让她痛到撕心肺裂,肝肠寸断。

事到如今,你还不明白吗?

你还不......明白吗?

身体里最后一次力气也被抽离干净,抬到半空中的手终于无力的垂下,她突然就没有了再闹下去的勇气。

闭上眼,声音飘忽不定,“是我错了......”

错在十五年前不顾一切的爱上他,错在三年前不顾所有人反对,一意孤行的嫁给他。

“霍其堔,你真狠啊......”

这么多年,她这一腔深情,终究是错付了!

车窗被摇上去,警车从漫天大雪中呼啸而过。

雪,越下越大,落在他的头顶,肩上,很快铺满厚厚一层,而他就那样站在那漫天风月中,目送警车远去,胸口却莫名痛到发麻。

她刚刚说什么?

哦,她说,霍其堔,你真狠。

这就狠了吗?

霍其堔抬起头,望着那漫天纷飞的大雪,凉薄的唇,最终勾出一抹残忍至极的笑,“可是时倾......游戏,才刚刚开始呢......”

忽而之间,狂风大作,卷起地上的雪花,在空中飞舞盘旋,渐渐让人迷失了双眼。

时倾的判决书下得很快。

故意杀人罪,教唆他人罪,证据确凿充分,情节恶劣数罪并罚,被判处***,三天后执行。

听到这个消息,她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因为对于此刻的她来说,死,反而是种解脱。

只是可怜了小澈,他还那么年轻,又那么爱弹琴......就因为她那愚蠢至极的坚持,因为她可悲又可笑的自尊心,他却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被人......活生生砍掉一只手!

小澈,那时候......你一定很疼吧?

时倾费力的抬起头,看着高墙上那个小的不能再小的通风口,那是她唯一能看见光的地方。

她就那样静静的看着那里的光亮了又灭,灭了又亮......直到那束光再一次熄灭,世界也彻底陷入一片漫无边际的黑暗。

干涸的嘴唇动了动,她知道,那个地方,永远也不会再有光照进来了。

因为明天,就是她行刑的日子。

对不起啊小澈,对不起啊妈妈......是我害了你们,若有来生,我一定当牛做马,来弥补自己所犯下的罪过。若无来生......若无来生......

“吱呀”一声,紧闭的铁门突然被人打开,狱警扯着嗓子喊,“1219!有人要见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