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苏念伏星洲目录 苏念伏星洲小说全文

2021-11-12 21:00

娇妻归来:慕少追妻套路深

推荐指数:10分

苏念伏星洲是作者若唯儿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相比同类小说更有知识性,更有真实性。全文更多的是对未来客观的猜想,很有理论性。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老公......我,我疼......”苏念脸上沁出几滴细汗,咬唇忍耐。“疼才长记性,谁让你又乱吃冷饮。”伏星洲单膝跪在床边,不为所动地为她按摩足底,清冷禁欲的面庞下,眼底却是丝丝温柔。前夫出轨,孩子被夺,两年监禁,苏念从白富美变豪门下堂妻,还嫁了个外人眼里的“普通”医生。全北城曾嫉妒苏念的人,都准备着嘲笑她的落魄。可是,直到苏念光芒万丈地站在那个尊贵优雅的男人身边,她们甚至连在她面前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娇妻归来:慕少追妻套路深》 第2章 免费试读

八点钟的时候,苏念起了床,她看了一眼时间去洗澡。

下楼的时候,顾艺已经将早餐摆好了。

她拉开椅子说道,“太太,慕总已经出门了。”

苏念面色没什么变化,她坐了下去,淡淡点了点头,“嗯。”

比起很多个夜晚的捉奸在场,不在一起吃早餐已经不算什么了。

吃完早餐,苏念上楼回了房间。

她没有工作。

作为北城音大毕业的学生,她应该站在舞台上一展歌喉。

但慕如风不许,他不想听到她唱歌。

索性便在家中数着时间。

十点的时候,老宅的钟管家把慕安送了回来。

慕安不要顾艺抱,自己摇摇晃晃的朝楼梯走,奶声奶气的喊着,“妈妈......”

钟匡担忧的看着慕安摇晃的身子,见着顾艺快步跟过去护着,皱着的眉头才松开,问了一句,“太太呢?”

张琴耸耸肩,“在楼上。”

成天就呆在房间里,也不知道有什么好呆的。

她要是能嫁进这种豪门,又不用工作,巴不得天天出去玩。

钟匡看了楼上一眼,点了点头,嘱咐了一句照顾好少爷就走了。

张琴关好了门,看着顾艺走下楼。

问道,“送进去了?”

“嗯。”顾艺点了下头。

-

慕安坐在苏念腿上,肉白的小手抓着苏念的衣服,“妈妈......”

“嗯?”苏念抬了眉梢看他。

两岁的孩子,一双大眼睛澄澈的如星河湖泊。

只甜甜的看着你,都让你觉得心化了。

苏念伸手抱了他进怀里,在他脸上重重亲了一口。

“安安。”她吸着慕安身上的奶香气,仿佛心都沉寂了下来。

苏念喜静,慕安也不闹。

自己玩会玩具,让她抱抱,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

清早去公司的慕如风又让慕氏的员工们胆颤心惊了起来。

怕他们哪里一个不小心,就撞上枪口了。

刘宇航进去汇报工作前,还深吸了一口气才敲门。

慕如风在低头看文件,他摸不准他的心情,试探的将手里的文件递了过去,“慕总,这是龙潭湾那边最终的规划图。”

“放。”慕如风没抬头。

刘宇航小心的将文件放到了一旁。

等着吩咐。

慕如风将手里的文件看完,签了字,没有拿规划图,他合上了钢笔,靠在了椅背上,锐利的眸子看着刘宇航,“她有闹吗?”

刘宇航是特别助理,等同慕如风的公私事他都管。

昨天董婉婉的事儿他当然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但后来苏念去金樽的事情他是今早才知道的。

他摇摇头,“联系过了媒体,太太没有跟他们联系,也没有出门。”

慕如风微微点了点头。

“你出去吧。”他站了起来。

“是。”刘宇航退了出去。

慕如风走到了窗边,俯瞰着楼下的一切。

抬眼是苍天白云。

苏念其实没有那么不堪。

他想。

除了当初趁他醉酒爬上了他的床以外,结婚这两年也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儿。

她生了个慕安那么乖巧的儿子,对于他外面的花边新闻,那些送上门的女人,她也从来不和他闹,她找的是那些女人的麻烦。

要是她早一些出现的话......

似是想到了什么人,慕如风的脸色蓦然冷了。他关上了窗,拿起了那份规划图。

脸上再不见半分温和。

-

董婉婉也是忐忑的等了一天,才和经纪人确定苏念不会闹了。

但她又有些不甘心了,因为苏念那么一闹,她和慕如风也没有进展了,下一次这种机会不知道要等多久了。

天寒,日子一天天逼近年末,时间似乎都变得快了起来。

17号的这天,慕如风的手机上破天荒的显示了苏念两个字。

他盯着那两个字看了一会,才接了电话。

“如风。”听筒里传来她一贯的称呼。

慕如风的没有开口。

苏念知道他在听就好,她继续道,“今天下班如果没别的事话能早点回家吗?”

“为什么?”他终于开了口,一如往常的冷漠。

苏念那边却沉默了,她望着自己无名指上的戒指却不知要怎么开口。

“因为......”她想不好理由,怕长久的沉默慕如风会挂电话,语气有些慌张。

慕如风的眉梢不自觉的缓和了,“我知道了。”他说完这几个字就挂了电话。

留下苏念拿着手机***。

她像是有些不确定。

刚才是她没说出理由,而慕如风却答应了吗?

这幸福突然的让她觉得有些不真实。

她坐在床上缓了很久,才换了衣服,难得的开了车出去。

-

乔川也觉得不真实。

他靠在沙发上,挑着眉头看着慕如风,“刚才那个电话,应该不是我想的那个人打的吧?”

“怎么?”

慕如风这么一反问,乔川瞪大眼睛坐直了身子盯着慕如风,“我是错过什么吗?你们突然就变成这样了?”

慕如风低头将面前的几分文件收了起来,语气透了抹妥协,“以后如果就是她,也不算太差。”

“那季橙......”乔川及时止住了嘴。

但慕如风的脸色还是变了。

乔川拿起咖啡喝了一口,为难写在了脸上。

慕如风抬起头盯着他,“你想说什么?”

乔川拖着下巴,像是在组织语音,“我觉得吧,我现在说这个可能不太合适,我可能要先问一下,你是打算和她就这么过下去吗?”

和苏念过下去?

他没有想过,但似乎也不是什么难办到的事情。

但他是了解乔川的,十多年的兄弟,他板起了脸,又问了一遍,“你到底想说什么?”

“季橙橙回来了。”乔川咬了舌头,痛的他捂住了嘴,从指缝里看慕如风变幻莫测的脸色。

-

“噹——”

昂贵厚重的落地钟发出沉闷的响声。

苏念缓缓回头看了一眼。

十点。

长桌上精雕玉琢的蜡烛燃了一半,烛火暗了下来。她下午出门精挑细选的鲜花开始蔫软,那些礼物似乎都落了灰。

她重新闭上了眼。

厨房里的张琴收回了头,往旁边挪了几步,用胳膊捅了捅低头看手机的顾艺。

眼里都是看好戏的意味,“哎哎......慕总还没回来。”

顾艺抬头扫了她一眼,低下了头,“慕总公司忙吧,你别多事。”

“什么叫我多事,平时慕总八点就回来了,今天结婚纪念日,十点了都没回来,这不是躲着能是什么?看来太太这一下午算是白忙活了。”张琴说话快,说着说着声音也就大了起来,等她察觉到的时候,客厅里已经传来了杯子碎落的声音。

张琴看了顾艺一眼,连忙冲了出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