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许知远黎安沉 许知远黎安沉目录

2021-11-16 18:00

开局就成败家子

推荐指数:10分

许知远黎安沉是作者雨神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书中剧情紧凑精彩,没有勾心斗角,轻虐深恋,完美的恰到好处。那么许知远黎安沉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一朝重生,竟变成了大地主家的傻儿子。没有搞错吧?许知远接手许家家业,建立许氏商会,本想好好当个大豪商,没料到隐藏身份暴露,被卷进朝局。一夜之间变成李朝的小皇孙,开超市、收地产、建工厂、造蒸汽机......汽车机械,馋哭邻国,军机重器,威慑四方,许知远一手江山美人,一手商业帝国,掌握了天下财富。“少爷,接下来我们做什么生意?”“军火。”“可您已经富可敌国了呀?”“你懂个屁,老子可是个败家子,没钱怎么继续败家?”

《开局就成败家子》 第2章 免费试读

“那许家小子竟然敢这样公然侮辱郡主,我这就带人去切了这个杂碎!”

薛副将刚巡营回来,就听说郡主和世子被人当街羞辱了,立时愤愤难当,说什么也要去给郡主讨公道。

黎安沉虽然从小娇生惯养,性子却稳当多了,一听薛副将这样冲动,立马上前将他拦了下来。

“算了,薛伯伯。”黎安沉一边说一边回头看了眼父亲,淡淡说道:“在大街上时哥哥已经替我出气了。”

坐在正中央的黎将军,脸色阴沉,慢悠悠开口说道:“给他们一个下马威,也好。”

这话一出,黎安沉和黎世青兄妹俩皆是一惊。

“可是,爹不是说来了凛州,行事要万分低调不可张扬吗?”

黎将军觑了黎世青一眼,沉着嗓子,“你们在余山县最热闹的街市上闹了这么一出,何谈低调。”

“反正皇上也没收回我将军的头衔......跟许家的这出闹剧,正好当个幌子。”

薛副将心领神会,将军还在喝茶的功夫就已经钓了四方的武都头,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将许家围了个严严实实。

那时丫鬟青棠正在给床上的许知远换药,见外面忽然乱起来,问道:“怎么回事,你出去看看。”

青棠刚打开门正要出去,此时一队穿着素甲,军人模样的人忽然闯了进来。

“你就是许知远?”

许知远一看他们的装束,立马猜到这些人就是将军府的人。

“你们干什么?你们将我儿子打成这样,还想害他!”

许夫人不知道从哪里得到消息,跌跌撞撞赶过来,挡在许知远面前,整对着这些人的剑口。

不多时,平日里不着家的许洪许老爷也来了。

武都头见到这两位主事的,态度好了许多,撇撇嘴说道:“你们小少爷当中侮辱我们家小姐,这事儿可不是你们容易过去的。”

许知远皱了皱眉头,脑海中浮现出来的是往日欺男霸女的记忆。

这身子的原主平日太荒唐,这次是终于惹上了一个不好说话的。

唉!他也怪倒霉的,年纪轻轻就挂了。

想到这里,许知远轻声说道:“昨日在大街上是我不所行不轨在先,理应当面给黎郡主致歉。”

许洪恍惚了一阵,这......这话确实是从他那腌臜儿子嘴里说出来的?

几个都头见这家人这么好说话,反倒是有些不知所措了。

来到将军府,许知远从善如流地开口:“当日确实是在下行为轻浮冒犯了黎郡主,世子虽然敲打了我一顿,但是总归还是欠着郡主一个正式的道歉。”

话一落地,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黎安沉身上。

“你......算了,我原谅你了。”

“下次,可不准再这样了。”黎郡主强撑起郡主的气势,但是声音软软糯糯的,一点威慑力都没有。

这郡主看起来还只是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原主仗着人多势众去欺负人家着实是不应该。

许知远给黎将军和黎郡主各自敬了一杯茶,并说了不少软话。

他爹也是个圆滑世道的商人,借着机会跟将军攀谈了几句,很快就将此事给了结了。

黎将军不过是想给他们一个下马威而已,看他们已经顺服了,也就不计较了。

日落西沉,许洪和许知远离开了将军府。

黎世青心满意足地跨坐在椅子上,笑意吟吟地说道:“还以为这个小混混多厉害,原来也不过是个毛头小子蒜头青。”

“他看起来,跟昨天那个好像不是一个人。”

黎安沉冷幽幽地说了一句话,正厅上的众人顿时安静下来了。

薛副将摸着脑袋说道:“这就是许知远啊。”

“我是说......”黎安沉顿了顿,脑海中还在细细回想当日遇到许知远的情形,“总之这个许知远跟那天的许知远完全不一样。”

“妹妹,你别吓我。”黎世青调整好站姿,猜测:“难道许知远有个双胞胎兄弟长得一模一样?”

黎安沉还是摇着头:“他身上的伤口是没有办法造假的,你昨天打了他的那个部位,我看得一清二楚。”

“我就是觉得,这个许知远虽然身体还是一样的,但是他的眼神,给我的感觉就完全是另一个人的感觉。”

听着黎安沉越说越离谱,黎将军摆摆手打断了这几个人的胡思乱想,“不管怎么样,许家这个钉子我们已经碰了。”

“日后行事还是需要万般小心。”

他们来到凛州,是带着皇上的任务来的,所谓被贬,不过是个由头,方便将他们顺理成章地调到凛州罢了。

这还不够,黎将军舒了一下身子,说道:“世青,你去把皇上的圣旨请出来。”

黎世青恍惚问了一句:“要圣旨做什么?”

“我们在凛州落府,还没有正式跟府台大人打过招呼。”

名义上,黎将军一家是被贬谪离开京城,来到边境凛州驻守,这相当于就是体面地流放了。

不过黎将军的头衔还在,手上的兵权虽然收到了诸多限制,但是正经的实权还是有的。

余山县令这六品小官,从黎世青的手里拿到圣旨,咂摸了下纸上的文字:

着黎博均赴凛州任个清闲将军,百官万民,不得搅扰。

这......县令大人虽然不知道这京城中的风云事迹,但是瞧着这纸上的意味,丝毫看不出来黎将军是被贬离京的呀。

先前几个同僚确实是商量着,这将军是被贬之人,不宜登门相迎,他们还想着先晾一晾,没想到将军这么等不得,这就上门敲打他们来了。

“将军一行人来得匆忙,下官......下官还未来得及上门拜会,竟然还劳烦世子亲自跑这一趟,真是该罚。”

黎世青就是愣头小子,也不跟他客气,直接看门见山说道:“我爹的意思呢,很简单,我们在凛州要做什么事情,你们就不要插手了。”

收回圣旨,黎世青手里多了一本册子,凛州富商花名册。

其中首当其冲的就是许家。

回来的路上黎世青正巧路过许家大宅,见里面灯火通明,他提了提缰绳,顿足看着紧关着的大门。

就在这深宅里,许知远正端详着镜子里的自己,心想:

“瞧黎将军家那姑娘小心翼翼的神情,不会是看出什么来了吧?”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