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秦殇陈之虞最后结局 秦殇陈之虞完结版

2021-11-18 06:00

爱你我没错

推荐指数:10分

秦殇陈之虞是著名作者cance经典小说中的主角,书中秦殇陈之虞的情节表达的淋淋尽致,总裁类的小说还写的如此之好,超棒!内容主要讲述在秦殇的二十八年人生中,她唯一的一次恋爱经历是她十二岁的时候,最终她的爱情小嫩芽却因为距离而终止,此后她再也没有谈过恋爱。成年后步入工作的她,将所有的心思全部放在工作上,她本以为此生注定孤身一人,可谁知一场意外相遇,她与高富帅陈之虞之间擦出了不一样的火花……

《爱你我没错》 第一章 初遇 免费试读

每个人都有一段自己不愿意回忆的情感,像一部电影,你明明已经看过了一次,已经知道了结局,但是你还是要不停地回放、回放,一次次地让那些片段闪在你的脑海。

秦殇今年已经28岁,唯一谈过的恋爱,是在12岁那年,同桌的他。是不是很俗套?但是这个是事实。那年青涩的她,心中涌起的那颗小嫩芽,却终止在距离上。是的,同桌的他转学了,那个时候并不了解金钱的重要,只是听说,他去了国外,因为他的外婆在国外过世了,把所有的财产都给了他,48亿美金。这个数字是当年她的最好朋友狐狐告诉她的,现在她们在同一家公司上班。缘分真的是件很奇妙的事情吧,秦殇想。没有想到分隔了那么多年,还是能遇见狐狐。

最近狐狐吵闹得有些厉害,之所以想起这些事情,是因为狐狐又离婚了!秦殇摇摇头,心中不以为然的想法更加强烈了,你说,为什么要结婚呢?结婚了之后又要离婚,这么麻烦的事情,为什么狐狐要一做再做,还离了三次婚,这纯属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吧。

喂喂,秦殇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你专心点好不好!狐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吵吵的!秦殇不自觉地捂住了耳朵,把头转向狐狐,露出一个假笑,标准的八颗牙!狐狐受不了了,伸手过去掰开秦殇捂住耳朵的手。

哎哎哎,你这样是不对的知道吗?作为我朋友,你就得做好时刻听我诉苦的准备!掰开秦殇捂住耳朵的手之后,把秦殇的手放到自己的胸前,说道:“你说,这个理由也太牵强了吧,说是因为我胸大所以要离婚!这个是把婚姻当儿戏的意思吗?

秦殇立刻伸出手来,捂住狐狐的嘴巴,大姐,这可是在酒吧,公共场合,你胸大胸大的,说那么大声,还给不给我活路了呀!说着转头看了下周围。旁边已经有好几个人用一种特别猥琐的眼光看着她们了,甚至还有人在向她们扬起酒杯举杯!被捂住嘴巴的狐狐摇摇头,暗示秦殇拿开她的手,秦殇压低声音,我放开手你可不要再说些,咳,不适合在公共场合说的话了啊!狐狐点头,秦殇立刻放开狐狐,狐狐摆摆手,小声说道,你怕个什么劲儿啊,这的人咱们又不认识,到外面还要这样小心翼翼,真没劲儿!说着端起酒杯,一下子把酒全部灌进嘴里,斜斜的酒顺势顺着嘴角流进了狐狐的脖子里。微微有些红的像条小溪水一样,染着狐狐白皙的脖子,把狐狐的脖子印的格外好看。秦殇看着狐狐的脖子,不知不觉又出神了!狐狐一拍秦殇,回神了,这不好玩了,我就是找你出来诉诉苦的,哎,看你样子让我更加郁闷,我们回去吧!

刚说完,秦殇立刻拿起包,站直了身,往外走!狐狐在身后叫着,哎,秦殇你等等我啊,你真的是,怎么老这样啊,每次叫你出来你都这样!边说着边跟在秦殇后面。忽然秦殇停下来,狐狐一个刹不住车,鼻子撞到了秦殇的背上,狐狐摸着鼻子,刚想说什么,秦殇转身。那是因为你每次约我出来都是在酒吧,这么吵吵的环境,是谈心的好环境吗?带着微微的怒气,秦殇不自觉地上扬了声调!

狐狐诧异极了,这,今天秦殇是怎么了,难得的生气?难道是发生了什么?狐狐不摸鼻子了,看着秦殇。要说秦殇这个人有什么不好,那就是什么都会写在脸上,生气开心难过,嘿嘿,居然生气,那肯定是发生了什么!狐狐立刻包住秦殇,快说,最近发生了什么,居然让你这样生气!哈哈哈哈,这个大事啊,大事!啧,一有好玩的事情,狐狐就完全忘记了自己刚刚离婚的事情!

秦殇想挣扎开狐狐抱着自己的手,可是狐狐抱得太紧了!还在耳边吵渣渣的,实在受不了了,秦殇说,张狐狐,我们再不离开这个酒吧,我就一辈子也不会告诉你发生了什么,还有,你这样抱着我,我敢保证你下次来这个酒吧就再也不会有人向你搭讪!相信我,我保证肯定会,你转头看!狐狐微微撇头回去,啊,居然有好几个人在看着她们窃窃私语!狐狐像被烫了手一样,松开抱着秦殇的手,改为拉着,一边拖着秦殇往外走一边说,走走走,我们走,找个地儿再说!秦殇任由狐狐拉着,却依旧不自主地发起呆来。看着秦殇这个样子,狐狐恨不得想知道秦殇发生了什么!

找到了一个小咖啡吧,秦殇找了个位置坐下,狐狐迫不及待,吸着刚点的柠檬茶,咬着吸管,一边急急地要秦殇说发生了什么事情。秦殇看着狐狐的眼睛,推推脸上的紫色框眼镜,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

我一周前把自己的第一次奉献出去了。

正在喝着柠檬茶的狐狐一下子被呛到,咳咳咳咳咳,自己用手拍着自己的胸口,秦殇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我怕我听错了,你说什么说什么!

秦殇低下头,再说了一次,我把我的第一次奉献出去了!

狐狐目瞪口呆,秦殇你吃啥了吧!什么叫奉献出去!你什么意思!难道,你是被你们老板……秦殇小声说道,不是啦,和我们老板没有关系,是我自己自愿的!

狐狐把柠檬茶推到一边,看着秦殇,严肃地问秦殇,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狐狐的咄咄逼问,让秦殇心里有点小小的不舒服,可是她也知道狐狐是因为关心自己。秦殇把头低得更低了些,她想拿起桌子上的拿铁,想吸一口再和狐狐说。这时,狐狐也推开秦殇手边的拿铁,摆明了你不说我就不给你喝的态度!秦殇瞪着狐狐,但是狐狐毫不让步!没有办法,秦殇把身子往后一倒,把身子埋进咖啡吧的沙发里,闭着眼睛,想着要怎么和狐狐说。狐狐这时倒不急了,她用眼睛看着秦殇。

静谧了2分钟,秦殇开口了。

那天,天气很好,阳光很灿烂,阳光照射下大树的影子倒在我的眼里。我想想那天是什么日子呢?10月18号,我的生日,我的30岁生日。我的心情很好,很好很好,真的很好,因为我平安地过了30年。我感恩。刚去到公司,老板就叫我去送文件。你说奇怪不奇怪,平时送文件都是小钟去的,今天就叫我去,老板说,是因为这个客户是新客户,大客户!所以让我这个产品总监去!我抱着文件,找到了新西里路30号,居然是酒店!我问了前台,有没有叫,咳咳,陈之虞的,前台查询了一下,然后告诉我说在1530号房间。我抱着文件,上去到了,我正准备按门铃呢,突然门就开了!原来是没有锁住的!我觉得很奇怪,我推开了门,小心地问了声,请问陈之虞陈先生在吗?我人还站在门口,里面太黑了,我不敢进去!我正打算叫服务员的时候,里面传出了一个声音。

我是陈之虞,你是谁?有人就好,我小心走进去,顺手打开了灯。慢慢小心翼翼地走进去,看到了他!有着微微上翘的嘴角,面容微红,闭着眼睛,看着35岁左右,穿着宝蓝色的衬衫。一眼过去,真心帅!但是,却是坐在地上!我刚走进去,门就自动关上了!我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向他弯下腰,你好,我是国悦广告公司的,这个是我们公司给您的文件,我们老板说已经和您沟通过了,我……我正说着,突然他就张开了眼睛!我看着他的眼睛,手里的文件一下子就掉了下去!那是一双凤眼!却充满着血一样的韵!看着他看我的眼睛,我一下子就感觉到了危险!这是猎人看自己食物的眼睛!我很想拔腿就跑!但是看着他看我的眼睛,我就像是被定住了一样,怎么都挪动不了。我看着他慢慢走向我,我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放!当他站在我的面前,离我只有一厘米的时候,我压抑不住,大声尖叫!这时,他反而用那种腻得深情的眼光看着我,不要拒绝我,不要,不要拒绝我……看着他那坚毅的脸庞,那有磁性的声音,我就,我就没有,推开他,然后我们就……秦殇说着,脸倒是忍不住红了起来,狐狐在边上,依旧吸着柠檬茶,用炯炯的眼神看秦殇,暗示地让秦殇说下去!

秦殇这下子不干了,她拉着狐狐的手。

狐狐,我说完了,真的,就是这样了,那急切的小眼神,真的是让人想怜爱啊。

狐狐贼贼地笑着,我知道你已经说完了,我也没有打算要往下听你的那些细节,我比较好奇的是,那个男人真的长得这么好看?人家一说不要拒绝,你就真的任由他来啊,啧啧,看来我早就该让张少峰这样来对你,哈哈哈哈哈哈,那他就不用一直等你等到有个美女献身怀孕了不得不娶她!哈哈哈哈哈哈。

狐狐忍不住笑起来。

秦殇摆手,别说他,一说他我全身都不舒服,你知道的,我真心不喜欢那样的男人,虽然说长得也还行,但是,就是不来电我也没有办法的!还好结婚了,不再缠着我,要不然我真对不起人家爸妈。30好几了不结婚等着我,这不是个事情。

话说开了,秦殇也不再害羞了,狐狐这边却问了起来。

秦殇,说实话,你后来,咳,那啥完了之后,就没有下文了吗?我想,既然是你送文件的话,那个男的,叫什么来着,哦,陈之虞,他不会不知道是你啊,你们老板还摆在那呢,都过去了这么久了,不会真的不记得你了吧?哇,那你的这个第一次,好有言情小说的味道哦!狐狐窃窃地笑着,推了一下秦殇,秦殇你说实话,这感觉怎么样啊?我的太久了都不记得了呢,嘿嘿嘿。

秦殇往上看着头顶的灯光,他没有找过我,我也不想找他,我是说认真的。虽然这个事情发生了确实是出乎我的意料,但是发生就发生了,我也不是那么计较的人。我们,嗯,老板肯定是不知道啊的啊,这个是属于员工的私人事情吧,他怎么会过问啊,拜托!我还庆幸我们老板不知道,不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还有,那个,当时不拒绝,大概就想着,自己的第一次,怎么也得让我心甘情愿地献出去啊,刚好这人长得也还行,所以,也就这样了吧。万一要是怀孕什么的,额,到时再说吧,哈哈哈哈……说完自己先不由自主笑起来,忽然觉得好长远的事情啊,真的是属于吃饱撑着没事干的类型啊!

当被问起此次经历的具体生理感受时,秦殇把拿铁喷到狐狐的脸上。

你再问我这样的问题我就一杯子过去给你,让你的漂亮衣服全部脏掉!

狐狐从秦殇的眼镜中看着自己满是拿铁的脸!大叫道,秦殇你不想活了是不是,我一会就把你的事情发我们群里面,让大家都知道!

秦殇仰笑着,用手指指着狐狐,哈哈哈哈哈哈,你先顾着自己先吧,满脸的拿铁你腻不腻啊……狐狐拿起包就往厕所跑,看着狐狐的背影,秦殇心里想到,其实,不结婚也挺好的,至少人生现在没有缺憾,也不会是一辈子的老处女了!想着,脸上却浮现出了陈之虞的脸,嗯,真的是好帅!不亏!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