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神医狂妃:王爷他又在作妖了 主角寒绫纱萧云烬小说

2021-11-19 18:02

神医狂妃:王爷他又在作妖了

推荐指数:10分

人气小说《神医狂妃:王爷他又在作妖了》由著名作者挥墨写意著作的古言风格的小说,书中的主角是寒绫纱萧云烬,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楚国将军之妹寒绫纱嚣张一世,却在第一美男‘闺蜜’抢亲现场被雷劈中!魂穿敌国烬王正妃身上,开局被虐这她能忍?侧妃不断找事,便让她知道什么叫烂泥终扶不上墙!娘家全是败类,便让他们知道风水轮流转,今日就转到她寒绫纱!一时间,京中盛传烬王妃中了邪,惹不得。就算换了个芯子,寒绫纱依旧潇洒惬意。鬼医是她师父,神算子是她拜把子兄弟,皇商是她‘闺蜜’!然而,众星捧月的她却独独栽在了萧云烬手里。当那个叱咤战场的冷面王爷甘愿为她洗手作汤羹......“王妃,你的唇极美,却只适合说爱我......”这谁扛得住?寒绫纱栽得心甘情愿!

《神医狂妃:王爷他又在作妖了》 第3章 免费试读

“放肆,王妃身上有伤,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双儿气愤地挡在寒绫纱面前。

侍卫首领冷冷的道:“侧妃中毒,危在旦夕,王妃还是先想好如何与王爷交代吧。”

玉璃中毒了?

寒绫纱唇角一勾,笑意却未升到眼底。

她从容的扶着双儿的手,轻哼道:“走。”

她倒是要看看,玉璃还要玩什么花样。

一柱香后,寒绫纱再度见到了那个寡情冷漠的烬王。

萧云烬仍是云淡风轻的坐在主位上,脸上看不出任何悲喜。

只是这屋子里丫鬟嬷嬷跪了一地,另有四个府医形色匆匆,眼底脸上写满了紧张与担忧。

这阵仗足以表现出烬王对侧妃的重视,与方才对寒绫纱的不管不问形成了鲜明对比。

“王爷有何事?”无视屋内紧绷的气氛,寒绫纱淡淡的问。

萧云烬幽深的黑瞳在她身上一扫而过,唤道,“杏儿。”

先前那个抢了紫砂壶的小丫鬟跪在厅内,哭哭啼啼道:“王爷,侧妃娘娘今日受到了惊吓,王爷还特意赐了补药,谁想到奴婢去药房给娘娘拿药,竟然被王妃的婢女抢走了炖药的砂壶!”

“奴婢气不过,就到逸竹轩和双儿理论,没成想王妃竟借题发挥,任由双儿欺辱奴婢!”

“虽说王妃把砂壶还给了奴婢,但侧妃娘娘喝下了砂壶炖的补药后,就中毒吐血晕过去了!”

“你胡说!”双儿气愤道:“王妃之前也喝过砂壶内的伤药,怎么我们王妃就没有中毒!”

烬王冷眸微微一瞥,“既如此,那王妃就把砂壶里剩下的补药也喝了吧。”

寒绫纱当即一声嗤笑。

这萧云烬还真是对她厌恶至极,这心都偏到国境线了,这是不放过任何机会要弄死她么。

“王爷若当真想处死臣妾,犯不着用这么拙劣的借口。”

寒绫纱勾着唇角轻笑,“任由一个婢女来编排臣妾,王爷就不怕传出去贻笑大方,让人嘲笑烬王府草菅人命,宠妾灭妻不分是非么?”

屋内的气氛瞬间一窒,萧云烬的眼底迸出了阴鸷的冷光。

满屋子的婢女侍卫吓得跪了一地,唯独寒绫纱静静的立在原地,神色并未有任何畏惧。

“王爷......”

两相僵持下,寒绫纱又听到玉璃的声音传来,只是那声音里带了几分虚弱和委屈。

两个丫鬟扶着玉璃从卧室内走出,她身后还跟着四个战战兢兢的府医。

玉璃惨白着一张脸说:“此事尚有蹊跷,不好怪在姐姐头上,姐姐向来宅心仁厚,怎么可能毒害臣妾呢。”

“对啊。”寒绫纱温婉的对玉璃一笑,“姐姐一直把玉璃当成自己的亲妹妹一样,既然玉璃相信姐姐,姐姐就安心了。”

说完,她一脸无辜的看向烬王,“既然误会解开,臣妾这便回逸竹轩了。”

“你——”玉璃嘴色一抽,似是没想到寒绫纱会是这副反应。

这女人愚蠢又自负,痴恋烬王几近疯魔。

以往只需她挑拨两句,她就会失态发疯,恨不得撕了自己。

如今怎么性情大变,知道以退为进装姐妹情深了?

玉璃一口气哽在心口,娇软的身子颤抖了两下,侧头一口血就喷了出来,无力的软倒在椅子上。

府医一声惊呼上前,屋子里顿时乱成了一团。

萧云烬面无表情的看着寒绫纱,冷然下令:“把汤药给王妃灌下去。”

寒绫纱指尖一顿,狠狠的掐入了掌心。

这混账男人是铁了心要为玉璃撑腰。

什么大齐皇储人中之龙,不过是个为美色不分青红皂白的人渣。

“王爷当真要草菅人命?”寒绫纱问。

萧云烬漫不经心的抬眸,“药罐出自逸竹轩。”

“呵......”寒绫纱怒从心起,“那我若是能找出真凶,侧妃就给我磕头认错如何?”

“这......”玉璃白着脸看向萧云烬,却见萧云烬神色晦暗,对寒绫纱的说法不置可否,不由得咬牙道:“好,若是姐姐当真能揪出真凶,妹妹定然给姐姐磕头赔礼。”

寒绫纱闻言嘴角一勾,扭头就朝玉璃的卧房走去。

她在神医手下磨砺三年,各种毒草的味道一闻便知。

不过是刚刚踏入芳华院,她就嗅到了浓郁的霜兰草的味道。

这种草药的确有毒,却并不致命,只会令气血浮动气息紊乱,看上去奄奄一息,却没什么实质的伤害。

玉璃用这种法子监守自盗,她就彻底扒下她一层狐狸皮!

寒绫纱精准的从玉璃的卧房中寻到了一盆兰草,淡然的放到了萧云烬面前。

满屋子的鲜花竞相开放,唯独这盆兰草,枝叶萎靡,焉哒哒的垂着。

寒绫纱扒下发簪,搅动了两下:“同样的法子,用两次就没意思了。”

寒绫纱望着泥土中的药渣,冷笑:“分明就是侧妃自编自演,自己喝下霜兰草嫁祸本妃。”

“刚好几个府医在此,不如去验一验这些药渣,看看本妃是不是诬赖了侧妃!”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