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阅读)顾末嫣厉景楠什么小说 顾末嫣厉景楠

2021-11-25 12:00

愿你万事胜意

推荐指数:10分

顾末嫣厉景楠是著名作者佚名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文笔情丝顺着、笔尖流淌,酣畅淋漓,感觉身在其中。咱们接着往下看顾末嫣顶着厉太太的头衔,在圈子里很出名。她一直觉得自己很幸福,某人待她温柔又体贴,这样的婚姻和爱情,是她想要的,哪怕,厉景楠从未对她流露过半点爱意。爱情是盲目的,顾末嫣活在厉景楠为她编织的梦境里,甘之如饴。直到有一天,一个跟她长得非常相似的女人出现,她的梦境彻底破碎……

《愿你万事胜意》 第1章 交易 免费试读

清茗阁内,茶香沁人。

门被轻叩了两声。

“进。”厉景楠一人坐在包厢内。

侍者换茶,手法娴熟,葱白的手指捏着檀木茶杯,赏心悦目。

厉景楠循着手指向上看,侍者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

换完茶,侍者不见离开,厉景楠眉峰紧蹙。

顾末嫣坐到厉景楠对面,手指轻点着桌面,横刀直入:“厉boss,我这里有戚风的消息。”

话落,厉景楠捏着茶杯的手指紧了紧。

戚风是国际上有名的犯罪团伙,但国际警察却拿他们毫无办法,戚风时常神出鬼没,国际警察数次抵达他们的老窝,却总是落人一步。

这个犯罪团伙近月数次扰乱华国边境,让华国军方很是恼火,将戚风团伙就地正法,是他退役前的最后一个任务。

清茗阁防守严密,是厉家名下产业,她一个小姑娘能悄无声息的进入他厉景楠的包厢,并知道戚风这个犯罪团伙,就足以证明顾末嫣不简单。

厉景楠放下茶杯,冷眸看向顾末嫣,声音有些暗哑,“条件?”

“竹颜和厉家的支持。”顾末嫣对上厉景楠的眼睛,面色清冷,丝毫不畏惧。

竹颜是保卫处特有的一味中药,无论是市面还是地下,概不流通。

“这么肯定我会答应?”厉景楠嘴角微勾,手指把玩着茶杯。

“当然不是,厉boss的能力我们民众有目共睹,拿下戚风只不过是时间问题。”顾末嫣笑了笑继续道,“我只是想与boss做一个交易。”

上面命令厉景楠一个月内拿下戚风,可以过去了半月,与国际警察一样,数次被戚风团伙戏耍,一点线索都没有!

看了顾末嫣一眼,起身道:“今天擅自闯入我的包厢,饶你一次。”

厉景楠慢步走下楼梯,看到门口已经停着他的专车。

“查查顾末嫣。”厉景楠坐在车内,对坐在副驾驶上的副手说道。

顾末嫣趴在窗户边上,看着男人的专车扬长而去,给自己倒了杯茶,茶水有些微凉,收拾好心情,准备回家。

“哟,这是谁回来了!”顾末嫣坐在客厅里,楼上的沈枝听到客厅响动便扭着腰下楼。

沈枝是顾利安也就是顾末嫣的父亲娶的续弦。

顾末嫣生母早逝,母亲离世还没有一年,父亲便娶了他的初恋情人回来,还带回了与她差不多大的女儿!

顾利安原本对顾末嫣有些愧疚,但经过沈枝的床头风,对顾末嫣只剩不喜,还好顾老爷子明事理,将顾末嫣带大。

沈枝最见不得顾末嫣这幅清冷样子,站在顾末嫣面前居高临下道:“你父亲已经给你安排了一桩婚事,是城北张氏集团董事长的续弦,他承诺,只要你嫁给他,铭城集团就会得到张氏的支持,你爷爷我也会厚葬!”

“呵!”顾末嫣冷笑,“你是做续弦做上瘾了?”

沈枝一愣,立马恼羞成怒,挥手想给顾末嫣一巴掌。

顾末嫣顺势捏着她的手腕,将沈枝推倒在地。

紧紧攥着沈枝的手腕,顾末嫣一字一句的说道:“首先,爷爷不要你厚葬,我已经找到了救他的办法。第二,铭城集团不是你想接手就能接手的,即便你有了张氏的支持,你觉得,董事会就会支持你?第三,这桩婚事还是给你的沈敏言留着吧,我相信,她会很喜欢做张氏董事长的续弦的,毕竟,您喜欢。”

这是顾末嫣第一次对沈枝说这么多话,平时顾末嫣在家少言寡语,沈枝处处针对,她也默不吭声。

沈枝瘫坐在沙发上,直到顾末嫣上了两节楼梯,才反应过来,破口大骂:“明天张董事长就亲自来顾家接你!你不嫁也得嫁!”

“砰——”顾末嫣房间的关门声吓了沈枝一跳。

“死丫头片子,手劲真不小!真是爹不疼娘不爱,活该!”沈枝揉着手腕上的一圈红印骂道。

“顾末嫣今年21岁,在华都医科大学上学,十六岁那年走失,直到二十岁才被找回,顾家老爷子病危,需要竹颜这一味中药,顾家二房顾利安与大房争夺继承权,顾利安的续弦沈枝将顾末嫣卖给了张氏董事长,以此来获得张氏的支持。”副手厉姜翻着几页A4纸,总结道。

“没了?”厉景楠眉头突然皱起来。

“再有都是些顾利安的风流韵事,还有顾末嫣自小学习不好常常垫底,性格开朗,但自从被顾家找回来,性子就变得清冷,不善与人接近。”厉姜说道,“像是变了个人。”

变了个人……

厉景楠垂眸深思,上面又在催戚风的任务,还有半月……

若是随便一个人说他有戚风的线索他都不屑理会,但顾末嫣……她能不被人察觉混入清茗阁,这点就不容小觑。

“去顾家。”

顾家,沈枝早早起床,电话铃声响起,是沈敏言。

“妈,顾末嫣的事情怎么样了?”沈敏言正从学校赶回家。

“一切顺利,只是这死丫头死活不从。”顾末嫣从昨天到今天早上,在房间里一直没有出门,急的沈枝跳脚。

沈敏言捋了捋刚做好的头发,轻笑,“呵,下点药,由不得她不从!”

“叩叩——”房门轻敲,顾末嫣没有理会。

半响,“大小姐,是我啊。”

顾末嫣犹豫片刻,打开房门,“张管家,怎么了?”

顾老爷子一直待张管家不薄,自沈枝登堂入室后,张管家在暗处一直维护她。

“小姐,从昨天晚上您就没吃饭,我熬了一碗粥,您垫垫肚子。”张管家说着,把托盘上的白粥递到顾末嫣手里。

“老爷子也不愿看到您这样,您还是多少吃一些,晚一些,我会找时机带您出去。”张管家叹了口气,走出房间。

顾末嫣拿着勺子在碗里搅了两下,喝了下去。

“怎么样,喝下去没有?”沈枝坐在沙发上。

“喝下去了。”张管家恭顺的站在一旁。

“很好,你孙女上学的事我很快就给办妥。”沈枝端起桌上的茶,细细品尝。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