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陈茜茜傅司寒小说叫什么 陈茜茜傅司寒小说

2021-11-25 21:00

十个败家子也挡不住我暴富

推荐指数:10分

陈茜茜傅司寒是著名作者风中幽兰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这本小说以巧思支撑的短篇小说,内容很是有趣,简练生动,极富韵味。那么陈茜茜傅司寒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陈茜茜穿书了,但没穿到正经书里。在这本书中,原男女主一口气生下十一个孩子,随后便撒手人寰。无良舅舅把他自家小孩送到她家,随后消失得无影无踪。原主家人给她早早定下的婚约,现在男方天天上门退婚。就连家里的老管家,也不是正常人,是她家祖传系统。陈茜茜崩溃了,十个哥哥又怎样,她做不了团宠,不如做团坑!

《十个败家子也挡不住我暴富》 第3章 呵,女人 免费试读

谁来告诉我,这真的是我那娇小可人的妹妹么?在线等,挺急的!

陈维建和陈维康兄弟两个人此刻都慌得一逼,将锄头把***泥巴地里并不可怕,但这隔着五六米甩过来还能***地里,这得是什么气力才能做到?

陈维康靠在三哥陈维建身上想溜,他先前就和对方商量好了,一个人装受伤,一个人撒泼,两个人配合起来对陈茜茜打一波组合,只要她心一软下来,就伺机开口要钱。

这办法他们过去屡试不爽,自己家这傻妹妹每次都上当,见他受伤、生病就会痛快的给钱、给首饰,让他俩去快看大夫。

尤其这一次他是真的受伤了啊,而且还是陈茜茜亲手用锄头敲的,半边脸都还肿着呢!

只是他们怎么都没想到的是,傻白甜的妹妹怎么忽然变得这么彪了,那凶狠的眼神,他们只在母亲活着的时候见到过。

“你们来做什么?”陈茜茜冷冷道,面无表情的目光扫过二人,因为这两个家伙一起不知道败掉了多少家产。

“没……没事,哥哥就是路过……”陈维建看了眼脚边的锄头,忽然感觉自己和老四是不是有些草率了。

倒是靠在他身上头铁的陈维康,半眯着眼珠子打量了陈茜茜几眼后,目光就被她发髻的一抹白点吸引,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是娘留的那支珍珠鎏金钗!

要知道在古代社会,黄金都不一定比珍珠金贵,尤其陈茜茜发髻上的这枚钗子他还知道价格,曾经家里做成皮毛生意后,爹送给娘的第一个礼物,二十两银子!

“老四,我们走?”陈维建细声说道,虽然是兄弟,但他们两兄弟之前从来不那么客气。

“走……”陈维康摇了摇头,看了眼对面的陈茜茜没别的动静后,他低声道:“老三,你看见小妹那支钗子没?是娘留下的,现在至少能卖七八两银子让我们翻本!”

“七八两?!”陈维建眼睛当时就冒起了精光,一下子也看到陈茜茜发髻上的珍珠鎏金钗。

两兄弟只是扭头对了一个眼神,瞬间就懂了彼此内心中的想法。

陈茜茜站在原地,他们俩并不知道的是,当服下大力丸之后,陈茜茜的感官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他每一个动作和悄悄话,都被她发现了。

呵,跑自己这儿来碰瓷了!

陈茜茜心理冷笑着,她是那种看上去就很好骗的傻白甜么?

就见靠在陈维建身上的陈维康,一下子缩到了地上去,嘴里发出病痛的***,“哎呦,三哥,我头痛!”

“四弟,你怎么了四弟!”陈维建连忙把他扶住。

“可,可能是刚才被小妹用锄头敲了一下,被打坏了……”陈维康有气无力的哼唧。

“四弟不能有事啊四弟,”陈维建眼泪水一下就流了出来,痛心疾首:“娘临终前要我们兄妹十一人相亲相爱,如今大哥不认我们,你可千万不能再出事了,否则你就是对不起爹娘!”

“三,三哥,我不行了,”陈维康眼睛半眯,仿佛随时都会断气一样,“以,以后小妹就交给你了,我,我最不放心的就是她……”说着,他软弱无力的抬起一条胳膊往陈茜茜那边招手:“小,小妹……”

“福伯!”陈茜茜轻唤了一声,旁边福伯马上走了过来,她道:“去给我三哥搭把手,把我四哥抬走!”

“小姐,是要把四少爷抬进你的屋么?”福伯问道。

陈茜茜摇了摇头:“抬门口去,挖个坑埋了!”

陈维建:???

陈维康:???

陈福:???

“算了,我自己来。”陈茜茜眼看三个人都楞在原地,她直接走过去把锄头拔了出来,对着院子里的泥地就开

挖了起来,几锄头下去就翻出个深半米,能躺半个人的坑。

陈维康都有些震惊了,自己这还没死,小妹就急着帮他挖坑了?

他不得不慢慢撑起身子:“水,小妹,我想喝口水……”

呵呵,陈茜茜冷笑一声,蹲下来抓起一把地上的泥巴:“没有水,口渴就吃口泥巴填填,也不至于让你做个饿死鬼!”

此时就连站在一旁的陈维建都惊呆了,什么时候开始,自家小妹变得这么无情了?受伤想要进屋喝口水都这么难?

他忙过去把陈维康半个身子抱了起来,败坏的瞪向陈茜茜:“小妹,你四哥平日里真是白疼你了,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白眼狼!”

“但是他脑袋上的伤是被你打的吧?所以你给钱让我带他去看大夫,没钱你就用你头上的钗子来抵,从今往后我们兄妹各走各的。”

陈维建心想这丫头恐怕是有些疯了,听说疯掉的人力气很大,所以自己要什么就明着和她说好了,她或许能听得懂。

然而他话刚说完,就看到陈茜茜脸色变冷,手里的锄头瞬间就举过了肩头……

陈维建和陈维康当时都惊悚了,但是在旁边的陈福忽然凑到她耳朵边说了几句什么后,自己的妹妹的脸上忽然间,出现了过往才看到甜美笑容:“你们想要娘留给我的钗子?”

陈维康瞬间嗅到了一种似曾相似的味道,但他还没有反应,陈维建就忙不迭点头:“不错,那钗子还值点钱,可以拿去给你四哥看大夫。”

“好,不过,”陈茜茜话说着脸上忽然就恢复了平静,双眸如深渊一样看着两人,直把他们看得发毛后,才开口道:“但是我记得看大夫的花费,就一两银子不到……反到是娘给我的钗子起码要值七八两,所以你们拿去换钱看病抓药后,至少还剩五两,这钱你们得给我带回来!”

“带回来?”陈维康和陈维建都是一楞。

反应快的陈维建,马上就跟着表示只要还有剩余一定会拿回来还给陈茜茜。

陈茜茜却摇了摇头,道:“口说无凭,你们得立个字据,就写收了娘留给我的钗子,欠我五两,我就把钗子给你们。”

一听这话,两个人心理都忍不住好笑,东西到他们手里,还有拿回来的?看来小妹还是和以前一样傻乎乎的啊!

对视一眼,陈维建拍着胸脯看向陈福:“福伯,去拿纸和笔来!”立字据就立字据,到时候钱花光了,陈茜茜还能吃了他们不成?

可是福伯你那是什么眼神?

陈福长叹了一声,转身就去屋子里取来纸币,陈维建和陈维康他们俩个虽然败家,但文采还是不错的,尤其前者更是写了一手秀娟的小楷,字体端正好看。

“本人陈文建今收妹妹陈茜茜珍珠金钗一枚,欠妹妹五两银子,待四弟病愈回家时归还。”陈茜茜冷笑着读完这张有漏洞的欠条。

但她没有在意,伸手就从发髻上将钗子取了下来递给陈文建,“给你!”

“走,”陈文建扶起陈维康就转身走,但却被陈茜茜叫住了,她道:“钗子给了你们,难道不说声谢谢么?”

“呵,那就谢谢小妹救济了。”陈文建和陈维康一起仰着下巴道,钗子到手,他俩也懒得再继续演戏了。

谁知道他俩的话刚一讲完,陈茜茜一步就追到了他们跟前,伸手就将珍珠金钗抢了回去,这时候在后方的福伯一脸唉声叹气的走了过来,将一张牛皮纸页递给陈茜茜:“恭喜小姐完成任务,将珍珠金钗给三哥和四哥,并得到对方的谢谢。”

“小妹你把钗子还给我……”陈维建瞪起眼睛。

陈茜茜一拳就将近十公分厚的大门门板打穿,眯起眼睛看着他们:“把什么还你们?”

陈维建和陈维康两个人满脸不服,也跟着用拳头去打门板,两个人来回连踹带打的都没能撼动那门板丝毫,反而还震得手痛。他们终于发现,自己两个人好像加起来都惹不起眼前的妹妹啊……

而陈茜茜则指着门板上被打穿的位子,平静的看着二人,道:“把我门打坏了,请你们修好再离开!”

“小妹,你不要欺人太甚,这大门明明是……”

陈茜茜抬手就将锄头架在他们的脖子上,沉吟了两秒道:“看着我的眼睛,重新给你们一次组织语言的机会。”

嘶!

陈维建和陈维康当时就连抽了几口冷气,咋滴,道理讲不通就要用武力来解决事情了吗?

呵,女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