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左天千雪 我是赶尸人章节试读

2021-11-27 06:00

我是赶尸人

推荐指数:10分

经典美文《我是赶尸人》由著名作者魏某人最新创作的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左天千雪,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意外闯入龙家阴楼,被龙家欲尸种下尸俑,我的人生轨迹,因此而被改变......

《我是赶尸人》 第2章 免费试读

别看胖子身材臃肿,身手还很灵活的。

他扶着桌子站起,一剑将身边的娘娘捅了个对穿,冲冷艳女子喊道:“雪姐,这边有个活人......”

被叫做雪姐的冷艳女子头也不回:“这里交给我,把他带回义庄!”

说着,飞起一脚,将其中一人的脑袋给踢掉了。

看到这一幕,我有些蒙圈,感觉如在梦中。

我扇了自己一巴掌,疼得直抽凉气,这特么的根本不是梦好不好!

我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

只见雪姐一脚踢飞了一颗人头,动作行云流水跟玩似的,而眼前的胖子,看上去人畜无害,竟然也要扬剑杀人?

就算人家悔婚,也不至如此吧!

这时候,那被捅腹的娘娘跌跌撞撞向我而来,我赶紧扶住她,关切地问道:“娘娘,你要不要紧,我送你去医院吧......”

话音未落,我突然感觉手上一空,抬眼看时,娘娘的手臂被我抓在手里,而她都身子却已经滚倒在我的脚下,一脸愧疚地看向我道:“姑爷,对不起,我真是该死,我弄脏了你的衣服......”

肚子被捅穿,手臂被斩下,而娘娘关心的竟然是弄脏了我的衣服!

苗人待客之道,可见一斑!我感觉胸口有热气往上涌。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我拦下冲杀上来的胖子,吼道“死胖子,你也太残忍了吧,六十多岁的娘娘,你也下得了手?”

“喂!”胖子用木剑抵住我的胸口,指了指我抓在手里的手臂道:“你看清楚了,我在救你!”

我与阁下无怨无仇,阁下为何要拿我当傻子!

我这么想时,忽然感觉手里沾沾乎乎的,抬眼一看,被我握在手里的断手早已发黑腐烂,尸液连着蛆虫滴滴答答地落在地板上。

还有几只蛆虫爬到了我的手背上。

好好的一只手,怎么突然就腐烂了?

“还不松手,等着拿回去做烧烤吗?新郎官!”胖子冲我吼。

我下意识地松开手,断手落在地上,附在其上的尸块被震碎,散落一地。

我倒吸一口凉气,再看满室之中,哪里还有刚才的微笑与热情?

他们人人表情僵硬,目如寒冰,机械地向盛装女子和雪姐围了上去。

“这,这是怎么回事啊?”我颤声问。

“没时间解释了!”胖子一把抓住我的手道:“跟我走,我能带你出去,明白吗?”

我懵然点头。

胖子的体型在这时候发挥了巨大的优势,如同一辆坦克一样,在混乱的人群中撞出一条路来。

我跟在胖子身后,回头看了一眼,发现雪姐已经被密不透风的人群裹得死死的,而盛装女子,就站在人群之中,幽冷的目光似有深意地扫了我一眼。

“还愣着干嘛啊?走吧!”胖子将我拖了出来。

“那......”我愣愣地问道:“雪姐怎么办啊?”

“放心吧!”胖子道:“能要雪姐性命的人,还没有生出来!”

听了这话,我才放心下来,和胖子一起冲出大堂。

刚一到此,我都傻眼了,赫然见到院子里密密麻麻地都是人。

“不行了,这样下去咱们谁也别想活!”胖子声音低沉,将木剑塞到我手里:“等一下你往左冲,我往右冲,见人就砍,绝对不能心软,知道吗?冲出去之后就一直往前跑,等到天亮,你就安全了!”

我茫然点头,心说胖子还是挺照顾我的,右边的人多,左边的人少,可即使是这样,我能冲出去吗?

我看向胖子:“你把剑给了我,你用什么?”

胖子不知道从哪里扯出一条墨线道:“我用这个!”

后来我才知道,胖子撵在手里的墨线,是赶尸匠除了桃木剑之外,最重要的法器——墨斗线。

但是相比桃木剑来说,还是寒酸太多。

胖子见我没动静,纵身越入人群之中,墨线缠住其中一人的脖子,用力一勒,一颗头颅就从肩膀上滚了下来。

与此同时,围住胖子的男女,都张开了一口黑牙的大嘴!

“走啊!”胖子如一枚大铁锤一般,一边左右撞击,一边冲我吼道:“再不走就走不了了!”

我紧咬牙关,心中一横,挥舞着木剑就往前冲。

那一刻,我脑中一片空白,对眼前纷纷掉落的手臂与头颅完全无感,只知道往前冲,什么也不要管!

我冲出人群,一路狂奔,不知跑了多久,直到看到太阳从东边升起,这才停下来。

长时间的剧烈运动让我十分难受,蹲在地上呕吐不止,可吐出来的,却是黄绿色的胆汁。

我擦了擦嘴角,回忆着刚刚发生的一切,就像是一场恶梦。

但是我知道,那绝不是梦,我身上的伤就是明证!

虽然侥幸逃了出来,可我总觉得事情还没结束,到底是哪儿出了问题,一时间也想不出来。

不管了,但愿胖子和雪姐也能平安无事吧。

连我这样的菜鸟都能逃出生天,他们肯定也能逃出来,我安慰自己,打算先回家休息。

一直走到中午,总算到了家。

老妈的面色不善:“左天你怎么回事啊,我让你走亲戚,你就这么来糊弄我,没去也就罢了,还在外头浪了一天一夜,这时候才回来......”

见到狼狈不堪的我,老妈软了下来:“怎么回事啊,搞成这样,还没吃饭的吧?”

此时的我,已经到了承受的极限,想要扶住门框,结果没有扶住,一跤跌倒在地。

“左天你怎么了?”老妈惊呼着抱住了我。

“我好困,我要睡觉!”我有气无力。

晚上的惊吓,长久的奔波,我疲累到了极点,身体一沾到床,就昏睡了过去。

等到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了。

食物的香味传来,我都不用看,就能猜出老妈做了八宝鸭,粮醋排骨,肉酿丸子,煎水豆腐......

老妈早就做好了菜,没敢叫我,都在锅里热着呢,我一醒来,菜就被一样一样地端上了桌。

原本我饿得已经感觉不到饿了,这时候被食物的香味一激,就像是肚子里生了手,要从我喉咙里伸出来抓东西吃一样。

“慢点,慢点!”老妈心疼地看着我道:“没人跟你抢,慢慢吃......”

“嗯嗯嗯”我一边答应着,手口齐动,不一会儿,一碗饭就已经祭了五脏庙。

老妈见我的情况好了许多,这才问道:“左天,昨天发生了什么?这柄木剑是怎么回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