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20010 骆修顾念小说

2021-11-27 15:01

20010

推荐指数:10分

男女主角是骆修顾念的小说叫做《20010》,是作者浅线创作的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了曾经说过要相守一生的男人,毫不犹豫的便提出了离婚。顾念不知道她与骆修之间的关系为什么会发展到如今这个样子,难道说不爱就不爱了吗?直到事实摆在眼前,顾念终于恍然大悟,原来这个男人娶她为妻不过是为了报复,报复她当年没能及时救下他的爱人!也罢,既然真情留不住,那么就让它随风飘散在记忆中……

《20010》 第3章挑衅 免费试读

医院妇科。

“骆修就是个混蛋!竟然在结婚纪念日与你离婚!顾念你出息了是吧!过了这么多天才告诉我,要不是我主动联系你你是不是就不打算告诉我,自己悄悄来医院了!”

叶小晚越想越气,恨不得把顾念敲醒,骆修那狗男人除了长得好看还有什么好的!

“真不知道你看上他什么了!”

我望着小晚明艳却因愤怒而有些扭曲的脸,不禁又是一阵苦涩,我只能扯开嘴角给她一个惨然的笑容。

那天过后我的精神便一直很糟糕,在床上躺了好几天才缓过神来。

最近更是任何事物都吃不下去,经常反胃,小腹时不时隐隐作痛。

我与叶小晚一起在孤儿院长大,两人情同姐妹,更是对方的知心闺蜜,听到我不舒服硬是拉着我过来检查。

消毒水的味道在我鼻腔中蔓延开来。

一阵头晕目眩,我差点不慎跌倒,幸好被小晚眼疾手快的扶住。

她坚决不让我排下去,硬是把我按坐在侯诊等待的长椅上,自己过去排队。

我嘲笑小晚太大题小作,却只得到她的白眼一枚。

在这万难的境地里,幸好还有她在旁支持。

想到这里,眼睛又忍不住湿润起来,我赶紧低下头。

正想的入神的时候,一双镶钻的黑色高跟鞋映入眼中。

我不禁抬头看向鞋子的主人。

这一看,却让我呼吸一窒。

眼前光鲜靓丽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夏千歌的亲妹妹夏雪儿。

我此生最不想见的人之一。

我呆呆的望着她的脸,一时忘了反应。

夏雪儿与她的姐姐长得很像,也难怪骆修那么看重她,甚至不惜败坏名声的与她传出绯闻。

可能是想把欠她姐姐的都弥补在她的身上吧。

想到这,我不禁自嘲一笑。

然而夏雪儿似乎以为我在嘲笑她,挑衅她。

一瞬间面目狰狞。

她红唇轻启口气不善又略带嘲讽的开口:“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你来妇科做什么?难道怀孕了?”

似乎想到什么,上下打量着我,伸出手指轻卷一缕发丝,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

“就你这样的,又出了那样的事,骆哥哥相比也不会碰你。该不会是染什么病吧?!”

说完便夏雪儿便掩嘴轻笑了起来。

她的话如同针一般扎入我的心中。

我蹭的一下站起来,眼睛血红的直直盯着她,夏雪儿被看得有些瑟缩。

我无力反驳,她说的是事实,骆修很少碰我,在出了那件事之后,他就更没有怎么碰过我。

可事实才是最伤人的啊……

看我不说话,她气焰上涨,挑衅般的开口:“听说你要离婚了?恭喜啊,像你这样的女人根本配不上骆哥哥。等他和你离婚后,我便能和骆哥哥结婚了,到时候,一定要来喝喜酒啊……”

望着她那仿佛胜利者般的笑容,我眼前一黑,跌坐到了长椅上。

无力感,只有深深的无力感。

小晚注意到这边情况不对,一下子冲过来把夏雪儿到一边,挡在了我的面前。

“夏雪儿你对顾念做什么?!我警告你滚远点!看你不爽!”

小晚的脾气我是十分清楚的,为了不让她俩产生冲突,我强撑着拉着小晚的手臂站了起来。

不漏痕迹的微微挡在小晚面前,我淡淡的向夏雪儿说道:“我来这里做什么不重要,倒是你,好好的来医院做什么?”

见我没有被她的话影响到,却被我反问,夏雪儿愣了几秒,却看着我不说话了,眼中别有深意。

我感觉不对,正想继续询问,却被她哦的一声“骆哥哥”打断了。

我清楚的感受到自己背部僵直。

骆修直径越过我从我身旁走过,站到了夏雪儿身边。

我的心里一片酸涩,我们已经好久没见了,但他却选择直接忽视我向别的女人走去。

我已干的眼眶再一次湿润起来。

“骆哥哥你下来啦,刚刚看到这边有个人很像顾念姐姐,我就过来了,没想到真的是她。”

夏雪儿撒娇般的说完便踩着高跟鞋走到了骆修的身后。

在骆修看不到的角度盯着我看,红唇勾起一抹晦暗不明的弧度。

从我的角度看,他们更像是一对夫妻……

身侧的手不自觉的攥紧在攥紧,直到指甲陷入皮肉里。

骆修终于皱着眉转头看向我,带着不耐烦开口:“你来医院做什么,哪里不舒服?”

一句简单的话,却差点让我落下泪来,他还知道关心我……

叶小晚忍不住了,看着眼前的景象,气急败坏的向骆修吼道:“姓骆的,顾念喜欢你,忍着你,我叶小晚可不管你。顾念好好的一个人放在你身边却成了什么样子?!你凭什么这么对她?!”

我心里一突,心想坏了。

果然下一秒骆修便冷冷的朝叶小晚开口:“你说我凭什么?!这是我和她的事。”

“还有你,少跟她来往。”

我看形势不对,连忙伸手扯了扯小晚,让小晚别说了,并向骆修投去乞求的目光。

骆修冷冷的看了我一眼,眼睛里却仿佛带着什么深意。

只可惜我那时并不知道那深意是什么。

再后来,明白后,便是痛彻心扉。

骆修最重仿佛答应我的请求一般,什么都没说转身便带着夏雪儿离开。

我望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心就像被撕扯开了,泛着疼,又无法愈合。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