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王爷嚣张妃小说-傲娇王爷嚣张妃小说阅读

2020-02-13 18:02

热血中文网提供《傲娇王爷嚣张妃》阅读,主角是慕灵汐祁贞的小说,傲娇王爷嚣张妃小说精彩节选:这个变故太猝不及防,慕灵汐赶紧一脸惊恐地举起双手,道:“是你要掐死我,神佛作证,我可什么都没做,你别碰瓷儿啊。

傲娇王爷嚣张妃
推荐指数:★★★★★
>>《傲娇王爷嚣张妃》在线阅读>>

《傲娇王爷嚣张妃》精选:

这个变故太猝不及防,慕灵汐赶紧一脸惊恐地举起双手,道:“是你要掐死我,神佛作证,我可什么都没做,你别碰瓷儿啊!”

祁衍毒发本就身体虚弱,刚刚又骤然用了内里,是以气血紊乱,精力不济。

他一手撑在慕灵汐身后的墙上才勉强站稳,将对方完全笼罩在自己身下。

慕灵汐自认为身高不算低,可站直身子也才到祁衍的胸口,这个身高差着实让人郁闷。

“喂,你行不行啊?”她伸出手指戳了戳祁衍的胸口,“下次装13之前先考虑一下自己的身体素质,别`出师未捷身先死`。”

千万别以为医生是个多么高冷的职业,总有一些嘴贱的不得了。

“放心,杀了你绰绰有余。”祁衍低头凉凉地扫了她一眼,好一会儿才站直身子。

“我知道我知道!”慕灵汐现在脖颈还隐隐作痛,看了眼对方的样子也好不到哪里去,便道:“要不我们去那边坐下聊?”

祁衍随着她坐到蒲团上,气质清冷出尘,恍若谪仙。

其实皇家的人颜值都差不到哪里去,就算祖先不太行,经过一代代筛选,现在的皇子们也都是容貌出众的。

只不过祁衍格外出众一些。

“没有事先和懿王打个招呼就把书烧了,实在抱歉。”慕灵汐打算缓和一下两人的关系。

祁衍冷嗤一声,显然不信她的鬼话。

慕灵汐脸皮厚,自顾自地道:“但书上的内容我全都记下了,即便那本书没有被毁,我相信懿王你也找不出第二个能看懂它的了。”

“所以呢?”祁衍终于垂眸看了她一眼,“如此大费周折,你想要什么?”

“请懿王帮个小忙。”慕灵汐笑起来本就好看,此刻在烛火辉映下,更是多了几分妩媚。

“懿王您就快回京都了,而我只能留在锦州。这要治病解毒嘛,需得时常观察试验,你我相隔甚远……”

“你想做懿王妃?”祁衍皱眉打断她。

“不不不!”慕灵汐赶紧摆手,“王爷您可别误会,小女子自知才德不行,配不上您。”

“也并非不可。”祁衍语气平平地道。

慕灵汐一惊,肃然道:“真不行!我……我还有婚约在身!”

祁衍眉宇间露出一点笑意,但也转瞬即逝,快的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我想进宫。”慕灵汐神色分外认真,“我会想办法让我父亲主动送我入宫,如果不成,还请王爷帮帮忙。”

“你为何要入宫?”祁衍之前隐约猜到了她的目的,却想不明白为何这样做。

慕灵汐淡然一笑,眉眼中带着些许哀伤。

“为了更好的活着,为了给娘亲和阿弟报仇!”

祁衍对她突然的坦荡有点意外,慕王嫡女不受宠他早有耳闻,否则这具壳子里也不会换了另外一个人。

“宫里的生活可不如你想象的轻松,父皇和慕王关系微妙,你入宫后地位会很尴尬。”

慕灵汐当然知道皇宫不好混,各种阴谋算计恐怕比戏文里还要更甚,但她还有别的选择吗?

见她不语,祁衍又道:“帮你入宫不难,但日后不要以为本王会是你的依仗。你的生死,本王一概不会插手。”

“多谢王爷!”慕灵汐郑重道,“日后无论身陷何种境地,绝不叨扰王爷!”

被勒令在外面等候的追影,半天也不见自家主子出来,忍不住推开大殿的门。

祁衍和慕灵汐并排坐着,两人均着素白的衣衫,身姿挺拔,远远望去,甚是养眼。

追影轻咳一声,走上前道:“王爷,夜深露重,属下扶你回房休息。”

祁衍起身,慕灵汐也跟着站起来。

追影这才发现祁衍身前有一大片血迹,嘴角也沾着血星,登时望向慕灵汐的眼神中带着狠戾。

“别误会,我可没胆子对你家王爷做什么!”慕灵汐赶紧澄清。她是见识过祁衍身边人的武力值的,这个追影作为贴身侍卫,那武力值肯定是顶尖的。

惹不起惹不起!

“走吧。”祁衍转身离开,追影赶紧跟上。

“王爷,你没事吧?”追影看他胸口衣衫上刺目的红,还是不放心。

“无妨。”祁衍紧了紧披风,嘴角若有若无地勾了一下,“这个慕灵汐倒是有趣。”

“她可是同王爷解释为何要烧书了?”

说话间,两人已到了客房。

祁衍摘下披风,追影赶紧递过来一个暖手炉。

“她想去京都。”祁衍苍白修长的手指泛起一点红润,脸色却依旧苍白。

追影脑海中浮现出刚刚两人并排而坐的画面,又自行将素白的衣衫换成了火红的喜服,表情有点一言难尽,犹豫道:“王爷,属下深以为这个慕小姐心机太重,并非良配。”

祁衍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样,“我说过要娶她吗?”

追影同样疑惑:“你……不对,她不是这个意思?”

祁衍一开始就知道慕灵汐不是这个意思,佛堂中不过是逗她两句。

由于慕王是异姓王,慕王的嫡女表面看来身份尊贵,其实到了京都就是一个质子的身份,随时都有可能丧命。

“那她找上王爷您,是想日后在宫中背靠大树好乘凉啊!”追影表情不善,太有心计的女孩就不可爱了。

祁衍面上淡淡,眸光却深远复杂:“我这样一个无权无势的皇子,能让她依靠什么?”

追影还想什么,祁衍摆摆手道:“本王累了,你也去睡吧。”

慕灵汐又跪在大殿中抄了会经文,手指便冻的有些不灵活了,索性收好纸笔,回房休息了。

躺在床上,她又想起昨晚脑海中出现的那本医书,今晚还会出现吗?

然而这一夜,她睡得香甜舒服,别说医书,连梦都没做一个。

会不会昨晚只是巧合啊?

慕灵汐坐在床上睡眼朦胧地挠了挠乱七八糟的头发,心塞地想:要是巧合就坏了,自己已经把《医经》烧掉了,现在灰都不剩了。

正当她郁闷地咬被角时,流光慌慌张张地推门冲了进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