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神医狂妃甜又娇秦偃月东方璃免费章节

2020-03-20 15:08

神医狂妃甜又娇

推荐指数:10分

高质量小说《神医狂妃甜又娇》是来自溪照影著作的穿越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秦偃月东方璃,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她是医学天才,穿越成东陆王朝又蠢又坏的秦家大小姐。世人辱她,欺她,毁她!她左手握毒丹,右手手术刀,虐得各路渣渣瑟瑟发抖。他是闻京城赫赫有名的七王爷,冷酷绝美如仙人,嗜血可怖如阎罗。“娘子,你治好了我的病,我就是你的人了。”“说好的和离呢?”秦偃月看着阴魂不散的男人,一脸黑线。“和离?本王刚去月老祠求来了红线,正好试试能不能拴得住娘子?”七王爷手持红线步步逼近。腹黑夫妇强强联合,在线虐渣。

《神医狂妃甜又娇》 第二章 人不是我杀的 免费试读

“呵,说曹操曹操到。”秦偃月冷着脸。

  原主记忆中的三王爷,可是个十足的渣男。

  她穿好衣裳,随意擦干头发。

  这具身体还很虚弱,就算用药浴驱寒,也暂时无法恢复。

  她将那大氅叠整齐,一并拿到外屋来。

  外屋的厅堂中,站着两个长相颇有些相似的男人,只是一个白衣,一个黑衣。

  秦偃月看到他们的第一眼,目光就被白衣男子吸引了去。

  在她生活的时代,有各种各样的美男子,早已经审美疲劳。

  然,眼前这个人给她的感觉,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他只是随意站在那里,发丝如墨,用一根墨玉簪子挽起,偶尔垂下的发丝随风飘动,肃肃如松风,面如水凝寒玉,身姿清逸若流云,身骨清绝若飞雪。

  他就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仙人,如轻云蔽月,不染尘埃,周围的一切也黯然失色。

  明明与黑衣的那个人长相相似,气质却是云泥之别。

  “七王妃是想盯着老七看多久?”黑衣男子的声音里带着嘲讽。

  秦偃月一愣,这才反应过来,她竟在无意间盯着白衣男子看走神了。

  按照这具身体的记忆,白衣飘逸如仙人的年轻男子,正是她的便宜夫君,排行老七的宁王东方璃。

  东方璃身边的冷峻黑衣男子,正是排行老三的吴王东方珞。

  原主本与三王爷有婚约,她也爱惨了那个男人,为了讨好三王爷,做下很多不可救药的蠢事。

  疯狂爱慕三王爷的原主却嫁给了七王东方璃,是源自一场精心设计的阴谋。

  记忆中,是原主听信了秦雪月的谎话,准备在中秋皇家宴上,给三王爷喝下掺了料的酒,和他生米煮成熟饭。

  秦雪月一方面诓骗她要将身心都交给三王爷才能彻底抓住他的心,一方面又添油加醋将这些阴谋提前告诉三王爷,三王爷大怒,在约定好的房间里扔了一个又丑又聋的老瘸子,准备让老瘸子污了秦偃月的清白,彻底毁掉她。

  谁也没想到的是,那晚,七王东方璃身体不适,来到了那个房间休息,还将瘸子清理出去。

  原主衣衫不整酒意熏熏地闯进了房间里,死命抱住了在床上休息的东方璃,就在这时,秦雪月与三王爷率领众人闯进来,将他们捉了个正着。

  这等丑事出来后,原本与她有婚约的三王爷强势退婚。

  原主知道后,玩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把戏,甚至蠢到以为是东方璃故意破坏了她与三王爷,闹得满城风雨。

  后来,七王爷东方璃上书请求娶她,皇帝想安抚秦家,就顺势将她嫁给东方璃,同时将妹妹秦雪月嫁给了三王爷。

  这段记忆涌上心头的时候,秦偃月下意识地皱了皱眉。

  陷入爱情的人到底有多蠢?

  原主搅和了这么一大摊子的事,被东方璃救了不自知,还恬不知耻地往三王爷身上靠?若不是秦家庇护,怕是早已经被浸猪笼了,这么蠢的人,能活这么大也是奇迹。

  “来人,带上来。”三王爷的声音打断了秦偃月的思绪,几个人抬着一具尸体到厅堂中央来。

  “老七,你的王妃做出这等事该如何惩罚,你给个准话吧?”三王爷冷声道,“闯进本王的府中大闹,还将本王的王妃踢到水中,杀死了王府里的丫鬟,真是岂有此理。”

  秦偃月看清楚抬进来的尸体,心中一凛。

  那个叫海棠的丫鬟死了?

  她虽重击了海棠的上星穴,那力道是绝对死不了人的,她也将她拽到了浅水区,更不会被淹死。

  她走后不久就有人赶过去救人,也不会被冻死,海棠怎么会死?

  “三皇兄想怎么惩罚?”东方璃淡淡地问。

  “王妃杀人,与庶民同罪,杀人偿命。”三王爷狭长的眸子里闪过阴鸷,“将七王妃交给府衙处置,昭告天下,老七觉得如何?”

  东方璃脸色微变。

  秦偃月毕竟是他的王妃,若是交给府衙,不仅连累他,连累秦家,连皇家的面子也会丢尽。

  先前中秋宴上她已经做出了令皇家蒙羞的事,为了皇家的颜面,也为了不让父皇为难,他主动上书求娶了她,费了好大劲才算将那件丑事平息下来。

  这才多久,这女人又犯下如此大错!

  他有些厌恶地看向秦偃月,声音冰冷,“你有什么可说的?”

  “我没有杀人。”秦偃月抬起头,眼神清澈坚毅。

  东方璃一愣,似是没想到她没有发疯尖叫而是用坚毅的声音来辩驳,略惊讶,“你没杀人?”

  “对,我没杀人。”她盯着东方璃的眼睛,“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但,我可以明确告诉你,我没有杀人。”

  “笑话。”三王爷将桌子拍得震天响,“本王已经将尸体抬来了,你竟还敢狡辩。”

  秦偃月瞥了一眼尸体,冷笑,“请问三王爷,海棠是怎么死的?”

  “溺水身亡。”

  “那三王爷可知道海棠的老家在海边,她自小会水且水性极好,而我却不会游泳,她溺水身亡与我何干?”秦偃月问。

  “这……”三王爷明显一愣,“是你按住她的头,活活将她在水中憋死的。”

  “哦?这说法不更可笑么?海棠人高马大,体格健壮,力气也极大,我本就比较瘦小,从小就有不足之症,如何能将她活活按死在水中?”秦偃月嘴角轻抿,“王爷不信,可请太医来为我把脉,一探脉便知我有没有说谎。”

  “哼!纯属狡辩。”三王爷怒道,“海棠死得蹊跷,你狡辩也没用!”

  东方璃审视着秦偃月。

  这个女人,真的是那个草包秦偃月?

  刚才那一串辩驳,合情合理,轻松将嫌疑撇清,也一针见血地将老三的话堵了回去。

  “三哥,既然如此,我们何不让太医来看看?”东方璃淡淡地说。

  三王爷脸上阴晴不定。

  东方璃不待他同意,招呼人去请太医。

  太医很快到来。

  他给秦偃月把脉良久,躬身道,“回七王爷,三王爷,七王妃的确有不足之症,她脉象虚弱,体虚无力,是先天不足之症,需要按时吃药才行。”

  “下去吧。”东方璃看向秦偃月的眼神里有些探究,“三哥,我觉得这丫鬟之死,有太多的可疑之处,不宜妄下结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