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少天天在求婚小说-叶少天天在求婚小说阅读

2020-03-20 18:02

热血中文网提供《叶少天天在求婚》阅读,主角是许琳叶凌寒的小说,叶少天天在求婚小说精彩节选:听了叶凌寒的话,安凝月心里忽然紧张了一下,随即想了一个理由搪塞道。

叶少天天在求婚
推荐指数:★★★★★
>>《叶少天天在求婚》在线阅读>>

《叶少天天在求婚》精选:

听了叶凌寒的话,安凝月心里忽然紧张了一下,随即想了一个理由搪塞道,“自从你给我买了新的项链之后,我就把它放起来了。那么重要的东西,当然要好好保管着。”

这话似乎也没有什么问题,叶凌寒便没有多想,甚至还为自己怀疑安凝月而有些自责。

可安凝月心里却有些不安,难道叶凌寒发现了什么吗?

得知许琳住院的消息后,贺致远放下手中的工作赶到了医院。

“琳琳,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你怎么都不给我打电话?要不是我给你打电话,杜宁接了我才知道你出了这么大的事儿。”贺致远看到憔悴不堪的许琳,很是心疼,纵然是责备的话,也多了几分温柔。

“致远哥,我没事儿。这不还有杜宁在么?”许琳勉强笑了笑。

“死丫头,你是在拿你自己的命赌!万一我反应慢了呢?万一我从厕所出来的晚了呢?”杜宁越想越后怕,想了想,杜宁对许琳说道,“那个,琳琳,你昏迷的时候,叶老爷子也打电话给你了,本来是安排人来接你去试婚纱的,我……”

“你告诉老爷子了?”许琳看杜宁吞吞吐吐的样子,便猜到了。

杜宁点了点头。

说曹操曹操到。伴随着一声“丫头”,叶昇霆大步走进了病房。

许琳怔了一下,淡淡笑着,“爷爷,您怎么还亲自来了?”

“凌寒那臭小子竟然把我的话当耳边风,我就亲自守着你,看他还敢对你怎样!”叶昇霆对许琳袒护的态度让贺致远和杜宁万分惊愕。

“老王,安排两个人,时时刻刻都待在丫头身边!”叶昇霆的话语充满威慑力。

王叔点了点头,出去安排了。

许琳正想开口劝叶昇霆不用这么小题大做,可还没开口,叶昇霆便笑盈盈的说道,“一会儿我让人把婚纱送过来,你自个儿慢慢挑。”

“爷爷,我已经把我的婚纱设计好了。”说着,许琳就四处找自己的手提包。

“你老实坐着吧,我给你拿。”杜宁说着,帮许琳从手提包里取出了设计稿,递给了叶昇霆,还不忘夸一夸许琳,“叶爷爷,您不知道吧,咱们家许琳还是个设计师呢,上大学那会儿,她的设计作品还得过奖呢。要不是她家里出了一些事儿,估计现在她已经赫赫有名了!”

说着,杜宁叹息了一声,既心疼又同情。

“嗯,不错!那我一会儿安排人过来给你量尺寸,好给你做。”

“爷爷,不用这么着急吧?”许琳竟然在这一瞬间有些害羞了。

“的确不用太着急!”叶凌寒的声音很突兀的打断了融洽的气氛,他的出现让众人随之一怔。

“你来的正好!我有没有警告过你,琳丫头是我认定的叶家孙媳妇儿,谁都不准动她!你听不懂是不是?”叶昇霆怒视着叶凌寒。

叶凌寒很好奇,许琳那天到底给自己的爷爷看了什么,让爷爷这么护着她!

没有回答叶昇霆的话,叶凌寒盯着躺在病床上的许琳,道,“你这个女人还真的是有手段,竟然把爷爷哄得这么维护你!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妥协娶你吗?痴心妄想!我真后悔遇见你!更后悔当初没有第一时间解决了你,否则就不会有后面这么多恶心的事儿!”

许琳看着叶凌寒眼眸中的怒火,她知道,如果不是因为叶昇霆在这儿,恐怕他已经对自己动手了!

许琳笑了,笑的有些绝望,连心脏都扯着痛,“叶凌寒,让你遇见我,就这么的不堪吗?你就真的这么厌恶我吗?”

说着,一滴泪滚落下来,滴在许琳的手背上,是那么的烫!

不知怎的,叶凌寒眼睛被什么东西刺痛了,看着许琳委屈的样子,他的火气竟然消减了许多,甚至有一种想要上前安慰的冲动。

“今天,我当着爷爷的面,最后一次警告你,把孩子拿掉!否则我让百盛不复存在!”叶凌寒平静的说着威胁的话。

“我看你敢!”叶昇霆震怒,甩手直接给了叶凌寒一巴掌。

这一巴掌,打蒙了所有的人,许琳万万没想到,叶昇霆竟然会为了她而动手打了叶凌寒!

“爷爷,您别生气!当心身子!”许琳最先反应过来,赶忙起身下床,走到叶昇霆身边,轻轻抚着他的背,帮他顺气。

“许琳,你少在这儿假惺惺的讨好爷爷!”叶凌寒被打,却也只能忍着。

“我假惺惺!那安凝月就不虚伪吗?叶凌寒,你真的以为安凝月是你想的那样单纯吗?你就算再怎么厌恶我,可孩子是无辜的!我敢保证,如果拿掉这个孩子,你会后悔的!”许琳淡漠的话语中,全是绝望,就连看着叶凌寒的眼眸中,也写满了失望。

叶凌寒不懂,许琳才认识自己多久,为什么会用失望的眼神看着自己?

可是安凝月是他的逆鳞,谁都不能伤害她!

“许琳,你没有资格评判凝月!”叶凌寒心里万分烦躁,撂下一句话,转身走了。

“丫头,安凝月你不用管,把自己照顾好!我累了,先回去了!”叶昇霆心里有了一番盘算,叮嘱了一番后,跟着王叔走了,留下了两个保镖守在许琳的病房外。

“琳琳,就算你想要嫁给叶凌寒,可是你也不能诋毁安凝月吧?而且你之前说过,你不会去……”

“致远哥,我劝你最好离安凝月远点儿吧,我没有那么多精力多对付一个人。更何况,有些东西本来就不属于她,她偏要去抢,终究是要还回来的。”许琳颓然的回到床上,打断了贺致远的话。

“琳琳,你这话什么意思?”贺致远有些不悦。

“我知道,在你心里,安凝月就是女神般的存在,可是致远哥,你难道没听过‘人不可貌相’这句话吗?再说了,我曾经给过安凝月机会,我想过去成全她跟叶凌寒,是她自己不珍惜,那就不要怪我动手抢回属于我的一切!”

“就是,她霸占了那么多年,也该知足了!”杜宁也附和着。

“你们俩这话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明白啊?”贺致远听得云里雾里。

就在这时,许琳的电话响了,刚一接通,白静焦急的声音便冲进许琳的耳朵里,“许总,你在哪儿呢?你没事儿吧?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