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康莫北白念夕 豪门权少专宠妻康莫北白念夕

2020-03-20 21:02

豪门权少专宠妻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主人公是康莫北白念夕的书名叫《豪门权少专宠妻》,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佚名所编写的都市类型的小说,小说中内容说的是:A市权势最滔天的财阀豪绅,便是康家掌门人——康莫北。听说他永远不苟言笑,目寒如冰,身上的杀意可隔空凌人。可白念夕偏偏被这样一个男人给缠了上,还是死缠烂打!“松不松?”“不松。”康莫北倾身压下,目光灼灼,“有本事,你就打我啊。”白念夕气急,一脚踢过去。……“既然你说到做到了,那就说明你真有本事。”康莫北握住白念夕的双脚,重新将她拖回身下,嘴角勾笑,“我就喜欢睡你这样有本事又气焰嚣张的女人。”

《豪门权少专宠妻》 第19章 撑腰 免费试读

快要被吻到窒息的时候,康莫北终于放开白念夕,白念夕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康莫北,你又要干什么?”

“干什么?”康莫北此时的心情好的很,嘴角笑的邪魅,“你就在我身下,你说***什么?”

拇指摩擦着白念夕的唇角,“不是吃醋吗?刚好,我喜欢争风吃醋的女人。”

康莫北简直快要失控,为什么听到她说吃醋,他竟然会这么高兴?

不管那么多了,尽数扒去白念夕身上的衣服,康莫北显然更加轻车熟路,相比起上次的强取豪夺,这次多了许多体贴和温存。

“康莫北,你……唔……”

至于白念夕的反抗,当然是无效的。

洛洛落寞的独自窝在自己的被子里,握着小拳拳泪流满面,为什么,为什么!妈咪明明是来陪他睡的,结果被爹地抢了过去,睡的次数比他还要多!

不公平!这不公平!

康莫北无休止的索取让白念夕完全受不住,直到第二天日上沉沉才醒了过来。

似乎听到门外有人说话的声音,是康莫北在打电话。

“要追究?可以,接下他们的律师函,告诉他们,我康莫北奉陪到底。”康莫北一副完全不在意的样子。

……

“道歉?”康莫北的背影微微晃了晃,转过身来,正好看到站在房门口的白念夕,顿了顿,说道:“我康莫北从不道歉,就这样。”

挂了电话,走到白念夕跟前,白念夕正穿着一个浅色睡衣,露出胸前绯红的吻痕,康莫北眼眸中带上邪佞的意味,“醒了?”

白念夕都没时间追究这个男人的再次侵犯,只是急切的问道:“刚才,是詹妮那边的电话?”

“嗯,无需在意。”

白念夕想了想,说道:“我想去医院。”

虽然知道有康莫北在,这件事便可以成为一件无需挂齿的小事,但是,如果可以和解的话,她还是想免去打官司的麻烦。

医院。

吴灵躺在病床上,听说腿部骨折严重,现在打着石膏,只能卧床休息,怕是好几个月都起不来。

白念夕让康莫北暂时等在病房外面,独自走了进去,站在床前,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的吴灵。

吴灵的眼中简直就要冒出火花来,冷冷一笑,“怎么,不是不愿意来么?怕打官司,来求我?”

皱了皱眉,白念夕道:“只是不想大动干戈而已,你我都知道,是你自己不小心摔下去的,跟我没有关系。”

“没有关系?”吴灵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我说是你就是你,白念夕,我警告你,你要是这种态度,我只能送你进监狱。”

“那你要怎样?”

吴灵哼了一声,“想让我放过你?好啊,医疗费和精神损失费,两百万。”

两百万?吴灵还真是狮子大开口。不等白念夕回答,吴灵又说道:“还有,康莫北儿子的老师,让詹妮做。”

后面的才是重要条件,是詹妮提出来的,要不是因为想趁机为难白念夕,报饭局上的仇,抢回康莫北儿子老师的位置,詹妮才不会这么好心帮她请律师,不停追究呢。

门外的康莫北终于再也忍不住,一脚踢开病房门,阔步走了进来,浑身的气势吓得吴灵浑身一震。

一把将白念夕拉回自己身后,偏过头,对着白念夕说道:“我不是说过,我不喜欢委曲求全的女人?”

康莫北走到床前,从上往下的看着吴灵,就像在看一个死人,那瞳孔里的蔑视渗透着无比强大的自信和高高在上,让人没来由的心慌。

在吴灵的堪堪注视下,将手放在吴灵断腿的石膏上,虽然此时没有感觉,但吴灵能清楚的感觉到那种被人把控在掌心的畏惧和无力。

“一条腿而已,就算买你几条命,我也买的起。一千万,我要你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做不做?”

吴灵颤抖着摇了摇头。

康莫北轻笑一声,“那你跟我谈条件?”

“可是,是……是她……推的我……”

“推你?”康莫北的目光猛然变得阴骘,一个眼色,保镖立刻抄起一旁的花瓶超吴灵打着石膏的腿部砸了过去,吴灵抱着腿,一声惨叫。

“现在你的腿是我砸的,证据确凿,我康莫北从不抵赖。”

康莫北眼眸漆黑,嘴角噙着阴寒笑意,“欢迎来告我。”

一手拉过白念夕走出病房,临走时回眸,“对了,麻烦转告詹妮小姐,请给你找一个好一点的律师团。”

一直被康莫北拉回车上,白念夕都没有回过神来。他刚刚,都做了些什么啊?

“你……”

“你什么?”康莫北挑着眉,神色中带着不耐,“不是说不是你推的?那你跟她谈什么条件?我不是说过让你不要活的这么低声下气?”

“我……”

“我什么?”康莫北怒气更甚,一把搂过白念夕的脖子,压向自己,一字一句的说道:“白念夕,请你记住,你的靠山,是我,康莫北。”

而且,至始至终,他相信她。

白念夕真的搞不懂康莫北是为什么生气,只是听到康莫北的话,心里流过一丝异样的感觉,康莫北的意思,是说要给她撑腰?

“拿着。”康莫北看着白念夕不说话,脸色稍微缓和了点,松开白念夕,从钱包里拿出一张黑卡,递给她。

“这是什么?”白念夕接过卡,仔细看了一下,是一张黑色的卡,卡边还镀着金,“黑卡?”

“嗯。”康莫北目光转向前方,轻描淡写道:“额度无限,密码是你的生日,明天开始你就是洛洛的老师,开始教他画画,这之前,带他去买点画画需要的东西。”

白念夕有些为难,当时是为了不让詹妮成为洛洛的老师,她才自告奋勇说要教洛洛画画的,没想到康莫北居然当真了?

“怎么?”看到白念夕的表情,康莫北又皱起了眉,“不愿意?你不是巴黎美院的?”

“可……”白念夕欲言又止,“我……没毕业。”

康莫北毫不在意,“无所谓。你就随便教。”

随便教?白念夕的额头上一条黑线,康莫北不要太双标好吧,给洛洛找的其他老师都必须是行业最优秀的,还因为一幅画看上了詹妮,特意来找詹妮拜师,怎么到她这里就随便教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