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以初辕祈夜做主角的小说-颜以初辕祈夜婚如烈酒总裁请放手阅读

2020-03-21 06:01

颜以初辕祈夜做主角的小说叫做《婚如烈酒总裁请放手》。颜以初辕祈夜婚如烈酒总裁请放手小说精彩节选:颜以初睁大眼睛看着辕祈夜,伸手想推开他,但终究没遂了自己的愿。不知吻了多久,辕祈夜才不舍的结束了这个吻。虽然看不见,但是辕祈夜知道。

婚如烈酒总裁请放手
推荐指数:★★★★★
>>《婚如烈酒总裁请放手》在线阅读>>

《婚如烈酒总裁请放手》精选:

颜以初睁大眼睛看着辕祈夜,伸手想推开他,但终究没遂了自己的愿。

不知吻了多久,辕祈夜才不舍的结束了这个吻。虽然看不见,但是辕祈夜知道,此时颜以初的脸必定通红。

“好了,时候也不早了,我们上去睡吧。”

“嗯?啊?哦……”一连发了几个短音颜以初才从刚才的吻里回过神来。

辕祈夜笑着刮了刮颜以初的鼻子,道:“嗯什么嗯啊什么啊,这是个小笨蛋!”

“哼,你才是小笨蛋!”颜以初本能地回嘴道。

“怎么?听你这语气,你还想和我打架吗?”辕祈夜调笑道。

“嘁,我才没有。”说着,扶着辕祈夜慢慢往楼上走。

走到房间后,颜以初帮辕祈夜铺好被子,拍拍手,道:“好了,你睡吧。”

辕祈夜听见后,将墨镜拿下,放在茶几上,转身向床走去。

颜以初见床角的被单有些皱,便弯身整了整,当她整好转身时,辕祈夜也恰巧走到她的这个位置,于是她便撞了个正着,身子不由向后倒去,辕祈夜似是感觉到她要摔去,一把将她抱住。

于是颜以初便对上了辕祈夜的眸子。虽然他的眼睛空洞、没有焦距,但是他的眸子真的很好看,是罕见的血红色,那样深邃,那样迷人。

“祈夜……你的眼睛……好美,好美,我……”好喜欢,好喜欢,怎么办?!

“是吗?那要我送给你吗?”辕祈夜在颜以初的耳边轻轻说道。

温热的气息在颜以初的耳边萦绕,使她不由得缩缩脖子,“你在说什么呢?啊!”

辕祈夜将颜以初压在床上,用自己富有磁性的嗓子说道:“怎么回事瞎说呢?只要我是你的,它,不也就是你的了吗?”

被辕祈夜这样一说,颜以初那张脸又红了起来,今天都不知道是第几遍了。

“你……你又在瞎说什么啊!快,快点去睡觉啦!真是的……”颜以初不敢看辕祈夜。

“以初。”辕祈夜认真的说:“你还记你下午说的吗?”

颜以初有些疑惑的看着辕祈夜,想了想,道:“我下午说过好多话,你说的是哪一句啊?”

“你说,你愿意做我的妻子,愿意好好照顾我。”

“咳咳!”颜以初尴尬的咳了咳,“是,是这么说没错,怎么了?”

“那夫妻,就应该一起睡觉,谁在同一张床上,枕一个枕头,盖同一床被子……”

“停停停!你是想让我跟你一起睡?”

辕祈夜点点头。

妈妈啊!这太突然了!我还没有准备好!怎么办(⊙o⊙)!

“你放心,我不会做什么,我只是想你陪着我一起睡,只是想抱抱你。”他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失落。

“祈夜……你怎么了?”

“没事。那……好吗?”

“好。”

关了灯,颜以初和辕祈夜一起躺在床上,辕祈夜抱着颜以初。颜以初不知为何,一点也不排斥辕祈夜的怀抱,在之前,她非常排斥异性的怀抱,连陆熙然也没有抱过几回。

“祈夜。”

“嗯?”

“你真的想好了吗?你……要我做你妻子?”

“怎么你反悔了?”

“不,不是的。我是想你再好好想想,我们一点都不熟悉彼此,连感情基础都没有,以后在一起……真的可以吗?”颜以初不确定的问。

辕祈夜用手轻抚着颜以初的头发,说:“我不是说过吗?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只要你愿意。”

“可是……我有些害怕……自己也不知道怕什么,就是莫名的生出这股害怕来……”

“乖,有我在,不要怕。以初,我对感情只有一个要求,不要抛弃。”

“嗯!只要你不抛弃我,我也不会抛弃你!我对感情也有一个要求,不要背叛!”

“卿不负我,”

“定不负卿!”说完,颜以初便伸手抱住辕祈夜,“你说我好不好笑,本来我是来给你家做女佣的,却不想,还没做一天,就要和你做夫妻了!呵呵,好戏剧啊!感觉都是假的,在做梦!”

“那……”辕祈夜轻咬了一下颜以初的耳垂,“现在呢?是不是在做梦?”

“你好坏!信不信我打你!”

“好了,别闹了,已经很晚了,我们睡吧!”

“嗯……”

第二天。阳光照在颜以初的脸上,使颜以初有些不舒服的将脸埋进“枕头”里动了动,然后抬起惺忪的睡眼,一看,便吓了一跳。

“啊!你是谁?你怎么在我的房间?”

“娘子,才一个晚上就忘了我是谁啊?”辕祈夜调笑道。

“你……谁你娘子?说话没正没经的。”

“那我也是只对娘子你一个人没正经。”

“我现在才发现你很……很……”

“很什么?”

“很像一个流氓!跟你的形象完全不符!你外表看着挺……君子的,没想到,咳咳……你懂的。”

本以为辕祈夜会生气,却不想他却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道:“既然娘子都说我像流氓了,那我不做点流氓该做的事情,是不是很对不起娘子呢?”

“你……你要干什么?!啊!哈哈哈!哈哈哈!你……你够了!别挠了!哈哈哈!”颜以初被辕祈夜挠的快喘不过气了。

“砰!”

“啊!”

由于颜以初想阻止辕祈夜对自己挠痒,双手双脚都动弹着,却不想,一脚把辕祈夜给踹下了床。当知道自己把辕祈夜踹下去后,颜以初赶忙做起来,“祈夜!”

颜以初从床上下来,“祈夜,你没事吧?有没有伤到哪儿?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会把你踹下,痛不痛啊?要我给揉揉吗?”

辕祈夜抱住颜以初,开玩笑道:“你可真狠心,哪天不会拿把刀杀我吧?”

不知道辕祈夜在开玩笑,颜以初眼圈红了,“不会的!就是拿刀架在我脖子上,我也不会拿刀杀你!”眼泪不自觉的掉下来。

辕祈夜感觉衣襟前一片湿热,安抚说:“笨蛋,我那是说笑的,有什么好哭的?嗯?只是玩笑而已,不要当真。”

“祈夜,以后不要开这个玩笑好不好?我……我会当真的……”

“好,你说什么我都依你,乖,不哭了。”辕祈夜亲吻着颜以初的头发。

以初,我也不会让别人拿刀架在你的脖子上的,我会好好护着你的。

洗漱完毕后,颜以初扶着辕祈夜慢慢走到楼下去。

下楼后便看见张妈在楼下候着。颜以初忽然想起什么,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钟表,哎呀,已经快七点了。张婶好像说过要在五点半起来,怎么办怎么办!

“以初,我昨天说过……”张妈刚想说什么,便看见辕祈夜受伤的脚,然后关心的问道:“大少爷,你的脚怎么受伤了?”

“没事,昨天晚上倒水的时候不小心把杯子砸了。“

张妈听后便有些生气,对着颜以初厉声道:“以初,你怎么可以让少爷一个人去倒水?你是雇来照顾少爷的,怎么可以这样不负责任?还有,现在都快七点了!你不要跟我讲你是在五点半起来哈,你有把这份工作放在心上吗?啊?”

颜以初忙回答道:“有!张妈我有!请您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好好做的!我下次绝对不会再犯了!我保证!”

“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了!你可以……”

“够了,张妈。”

“大少爷……”

“以后以初就是这个家的女主人,我的妻子,我的妻子想怎样就怎样,听明白了吗?”

推荐阅读: